萧爷,夫人被你宠坏了!

第8章 半夜潜入她房间

“……我学会了。”一整块牛排都切成了小块小块的,而唐鸢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板起脸过河拆桥的推走萧岂城。

他一走,唐鸢立刻叉起一块牛排放进嘴巴里。

一口咬下去,酱汁竟然在嘴巴里炸开,一瞬间味蕾的满足无法用语言形容!

好吃到唐鸢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形状,迫不及待的又吃了一块!手好像有自己的想法了, 都控制不住的往嘴巴里送!

萧岂城看着她欢喜沉迷的神情,一开始觉得有些可爱,但是渐渐地琢磨出来点不对劲。

她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因为和牛的昂贵而觉得美味,而是仅仅因为吃到了东西。

越是知道这块牛排价格多高的人,越会仔细慎重的品味。但唐鸢不尽然,她大口大口的吃着,吃的倒是很香,就是多少有点折损这等上好食材了。

萧岂城先前的诡异感觉再度涌上心头,这次倒是问了一句:“你这吃法多少有点夸张,倒像是几辈子没吃过东西。”

唐鸢瞬间惊醒。

她当然是没吃过正经东西,但是原主肯定不。想想若是原主,恐怕还会在萧岂城面前装一装大家闺秀端庄柔弱的样子。

低垂下眼帘,唐鸢轻声说道:“的确是没吃过。你不是知道我自小长在乡下吗,这种好东西我怎么可能接触过?而且,在唐家的时候我就点了,可惜——也没吃到。”

“是吗?”对于她的解释,萧岂城的反应不过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而后就平静的让徐管家继续上菜了。

唐鸢想要打量一番他的神情,可惜隔得有些远,萧岂城又是擅长掩饰伪装的人,一时间唐鸢也不能分辨出他到底怎么想的。

既然如此,自己纠结也没什么意义。

唐鸢转头就盯上了她亲点的大蓝龙!

这东西书上只说到鲜美无匹,从没吃过海鲜的唐鸢真的很难凭借自己想象出是什么味道!

她迫不及待的眼神让徐管家切分的动作更快了点,也头一次破了规矩,竟然把第一份先端到了唐鸢面前。

等到收回手,徐管家这才惊慌的看了萧岂城一眼。

好在,少爷也在盯着唐鸢看,估计没看到他的失误。

唐鸢已经美滋滋的咬了一大口雪白的虾肉,又嫩又鲜的感觉,她突然明白了书上那句“在舌尖上跳舞”是何种感觉。

“……你这幅样子,该不会是要好吃哭了吧?”这倒也太夸张了,夸张到萧岂城都不知该如何形容。

唐鸢这次终于对萧岂城露出他等待许久的“感激涕零”的表情——不过这是他自己从唐鸢的眼神里解读出来的。实际上她脸上表情仍旧淡淡,只不过眼睛更加亮了些。

“真的好吃。”她喃喃着,看向食物的眼神还有些复杂,那是萧岂城读不懂的复杂。

“既然觉得好吃,那就每天吃,我又不是供不起。”

“每天?”唐鸢眉头皱起。

这不是很珍贵的食材吗,还能每天吃?

“怎么?不信?放心,我还不至于被你吃点东西吃破产。”萧岂城嗤笑一声,好像很看不上她小家子气的模样。

唐鸢哦了一声,“我知道了。”

仔细想想萧家的体量,她吃的这些恐怕也就是九牛一毛!

看来,住进这里还是很有好处的。

一顿晚餐吃的心满意足,不过时间也有些晚了。唐鸢起身要回房间休息,但是萧岂城竟还跟着她身后。

唐鸢不明所以,想到房间里那过分宽大的床铺,她开始犹疑了,“我跟你,住一间?”

萧岂城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嘴角挑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若我说是——”

“好,我没意见。”

反正出任务的时候,男女同床共枕也不是没有过。

话说出口,萧岂城才回想起她对男女之别根本不甚上心,所以同居住一间对她而言自然也是不痛不痒。

萧岂城敛容,“想的倒是美。我住你隔壁。”

隔壁?

这才恍惚想起来,好像真的是有隔壁。只不过她的房间太大了,都让她忽略掉隔壁房间了。

萧岂城本以为特意告诉她一声两人房间相邻,她会动心思去他房间参观。但是到了楼层,唐鸢却目标精准的径直走回了她那边。

“……咳,你没有想说的?”眼看着人都开门进去转身要把他关门外了,萧岂城不得不开口问道。

唐鸢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晚安。”

话音刚落,门毫不留情的在萧岂城面前被关上,干脆利落,隐约还能听到反锁的咔嚓声音。

萧岂城意味不明的嗤笑一声。

唐鸢回到房间的第一时间就想去戳一下那只大玩偶,同时也看到了床上被规整叠起来的真丝睡衣。

她试探着揉了一下,这种布料顺滑柔软,让穿惯了粗糙训练服的唐鸢多少有点不适应。

所以,在这里睡觉之前还需要换衣服吗?

唐鸢抱着睡衣去了浴室,浴缸里已经放好了适宜温度的洗澡水,应该是她跟萧岂城吃晚餐的时候,有女佣上来布置好了。

这种生活琐事都被人面面俱到照顾的感觉,是她之前的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将全身浸泡在散发着淡雅香味的浴缸之中,唐鸢缓缓闭上眼睛,难得放空大脑,享受起来。

从前以为这样的生活离她很遥远,但如今真的身处其中,唐鸢竟然萌生出一种当萧少夫人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的念头。

唐鸢一直泡到昏昏欲睡,才从浴室出来,晃晃悠悠扑倒在大床上。

身体刚扑上去,整个人竟然往上弹了弹。

唐鸢诧异的戳了戳身下床铺,如此柔软,睡惯了军队木板床甚至水泥地的她,真的好不习惯啊。

不过,好舒服啊。

想着想着,唐鸢感觉眼皮似有千斤重,止不住的往下耷拉,随手把玩偶扯过去抱着,这才沉入梦乡……

砰!

唐鸢睡梦中突然感觉一阵凉意袭来,军人的敏锐直觉让她刷的睁开眼睛,即便是在昏黑的环境之中,她仍旧在第一时间判断出来了敌人所在的方向。

四拳相搏,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一阵阵拳肉相交的砰砰声音。

两人你来我往对打几番,唐鸢瞄准时机随手捡起床头摆件,砰的一声扔过去!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虽然被敏锐躲闪掉了但仍然打乱了节奏。正趁此时,唐鸢整个人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记鞭腿直冲那人太阳穴。

那人匆忙躲避,在地毯上狼狈滚了几圈。

唐鸢却不轻易放过,朝着黑影扑过去,压倒在来人后背上,一只手干脆利落反剪住他的双臂,另一只攥拳就要冲他后脑勺捣下去!

“停!”

男人暴喝一声,唐鸢听声音有些熟悉,手上钳制的动作一顿,给了男人喘息的空间。后者猛地用力翻身,终于逃离了唐鸢的压制,而后踉跄几步,扑过去按亮了房间的大灯。

“萧岂城?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间?”还大半夜的跑过来对她出手袭击。

唐鸢瞥了一眼虚掩着的房门,她记得自己好像是反锁过了。

萧岂城揉着手腕,嘶了一声,“是我。想不到,你还挺警惕。”

“你大晚上跑到我房间做什么?”唐鸢抿着唇瓣,很不爽。任谁晚上睡的香甜突然被惊醒,都不会有好情绪。

“如果不是我收手快,你的胳膊就要断了。”

回想起她把自己强势压制在地毯上,双臂被反剪的力度,萧岂城现在都觉得脊背发凉。

唐鸢说的不是假话,她刚刚出手,招招致命毫不留情。即便他从小也接受专门训练,躲闪起来也有点力不从心。

足以看出这个女人有多危险。

萧岂城眼眸微眯,蓝灰色的瞳眸盯了唐鸢足足三秒钟。

唐鸢也坦然的跟他对视。

“……有陨石的消息了。”

水弄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