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

第33章 他们想哭都没地方哭了!

自从温之瑜跟她爸妈坦言要出国留学后,她爸妈接下来几天的时间更忙了。

而温之瑜也从她“哥哥”那里,得到了出国留学的学校名字——欧纳菲珠宝设计学院,又名佛罗伦萨珠宝学院。

这是一所在世界珠宝领域极有声望的私立学校,专注于金银、珠宝设计与制作、首饰工艺、镶嵌和镂刻。

温之瑜不知道她那个所谓的哥哥有什么关系,可以让她以一个插班生在非正常招生的情况下可以进入这所学校,但是温之瑜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虽然对方还抱着别的目的。

她暂时可以忽略那些。

因为现在的温之瑜根本无暇去想那么多。

光是看到时冕知给她发的那些入学申请的资料,温之瑜看着就有些头疼。

还有学校里专业的选择,她也有茫然。

尤其是,想要留学的话,还需要会说意大利语。

没有学过意大利语的温之瑜,看到这个要求,她心里有些泄气。

她感觉,自己还没有学成归来打败敌人,就先被这学成的条件给打败了!

郁闷的打开微信小号,温之瑜给她哥哥发了一段委屈的话。

-小鱼宝宝:哥哥,难道在欧洲那边,不能说英语吗?还要求意大利文,我都没学过,怎么可能听得懂啊。哭唧唧.jpg

此时的温之瑜已经忘了,前段时间跟对方联系时,对方明确的目的性和计划性。

明明对方是个躲在暗处的谋划者,偏偏温之瑜自欺欺人的喊着对方哥哥,想要在他身上寻求安抚和慰藉。

等了不一会儿,温之瑜收到了回话。

-Z: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看到这句话,温之瑜脑海里勾勒出对方的形象。

一头稀少的地中海发型,满脸死板刻薄的表情,饱经沧桑的眼睛,略微发福胖乎的身材,矮搓的身高。

啊这......

越想温之瑜越觉得惊悚!

要是对着这样的人喊哥哥,温之瑜觉得她会留下心理阴影!

从现在开始,温之瑜才算彻底戒断了喊对方哥哥的习惯。

也因为戒了这个习惯,后来身陷狼窝的小野猫,被迫喊了N遍“哥哥”才被放过。

这是后话。

-Z:学意大利语的培训班我也给你安排好了。

-Z:离你学校不远,到时候你上完课就去补习。

满脑子被自己幻想的人吓到的温之瑜,看到对方又发来的话,她整个人更不好了。

计划严谨,细节满分,对方肯定是上了年纪的糟老头子!

带着这样的想法,温之瑜又回想了一下对方跟自己的聊天记录和对方的朋友圈,最后她确认,自己没有想错。

对“哥哥”幻灭的温之瑜,对于对方,已经不抱任何超出期望的幻想了。

-小鱼宝宝:知道了,谢谢。

-小鱼宝宝:你跑这些关系一共花费了多少钱,我转给你。

既然没了念想,温之瑜就想跟对方划清界限了。

虽说他跟自己的敌人都是同一个,但对方还付出了人情。

人情换钱,是有点不对等,可温之瑜现在也别无选择。

还好自己微信里的钱没有给温云廷,不然恐怕自己就算想给钱,都没钱给。

瘪着嘴看着微信余额里的数字,温之瑜默默的在心里感叹。

-Z:不叫哥哥了?

温之瑜本以为对方会给自己报个数字,没想到对方竟然问了这么一句。

看到他的问话,温之瑜好看的浓眉皱成了波浪线。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年纪都一大把了,还喜欢玩哥哥妹妹的小游戏,莫不是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温之瑜在心里暗暗吐槽。

如果真是自己想的那样,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完了完了。

现在后悔出国留学,还来得及吗?

头皮发麻,瞳孔涣散的温之瑜,犹如被人抽了精气神的木偶,摊倒在床上,生无可恋的望着屋顶的吊灯,有气无力的叹着气。

-Z:?

或许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温之瑜的回话,对方又发来一个问号。

这次,温之瑜连想看信息的勇气都没了。

等不到温之瑜回话,对方也没有再发消息。

温之瑜就这么躺着,想装作一条咸鱼,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

可偏偏,现实总是不如意。

温之瑜的手机响了,这次是电话。

拿起手机举到头顶,温之瑜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犹豫了片刻,还是接通了。

“喂,欣欣。”

接通电话后,温之瑜无力的喊了一句。

“阿瑜,你看到热搜没?江景轩跟沈心怡的订婚宴,就在明天晚上八点。”电话那头,方欣言语戚戚的说道。

订婚宴?

一听这三个字,温之瑜顿时来了精神。

她从床上坐起来,疑惑的问方欣,“明天是几号?”

“6号。”不知道温之瑜什么意思的方欣,傻傻的回答了她。

听到方欣的回答,温之瑜没有再说话,而是打开了手机的日历,翻开明天日历上的黄历介绍。

12月6日,宜结婚、出行、打扫、搬家、搬新房。

呵!

“知道了,谢了欣欣。”

心里不爽的温之瑜回了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这对渣男白莲花,还是走到一起了。

“心里好不爽啊!!!”

扔了手机丢到一旁,温之瑜抓狂的揉乱了自己的满头秀发,低声咆哮着。

兀自发泄了一会儿,温之瑜还是觉得心中郁气难解。

低着头垂落在眼前的发丝,让烦躁的温之瑜有了发泄的途径。

很快,她就收拾好了自己,拿着手机挎着包出门了。

等到傍晚温之瑜回到家时,她爸妈已经回来了。

心情不错的温之瑜刚进客厅,就听到她妈妈诧异的声音响起,“小瑜,你的头发?”

“哦,我要出国留学,很多东西都要重新学,没时间打理,就把头发剪了。”

温之瑜一边低头换鞋,一边佯装镇定的回宁黎。

当托尼老师的剪刀贴在她的皮肤上时,温之瑜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但是很快,她就坚定的吐了两个字,“剪吧!”

直到她看到自己做好的发型之后,温之瑜心里的不爽已经散尽。

在她羽翼还未丰满之时,硬碰硬是不理智的决定。

索性她放宽了心,就先让那对狗男女先笑着。

不然等以后,他们想哭都没地方哭了!

白白卡丘了

作家的话
温之瑜:既然要奋斗,那当然是从头开始啦!
小可爱手里有票票的,送几张助助兴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