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妖的成长史

一只猫妖的成长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带娃

因没有白猿上神和莫许的管教约束,小相忘简直就是淘的没边了。

上房揭瓦,下水摸鱼都是常事。

调皮捣蛋的连个尺度和界限都没有。

而莫文渊又不知道要如何管教小孩,只心想着没有磕碰,没受伤就好,便不再约束小相忘的疯狂想法。

都道是一个三岁大的小娃娃能淘气到哪儿去,可三岁大的小妖,可是无所不能的。

静安城也算是个人口密集的小城,常住人口六七万,流动人口更多。

世面上什么店铺都有。

起初,只是在春分夏至的陪同下,去街上的小吃店,玩具店转转。

可这街上有吸引小孩的店面,也有吸引大人的。

小相忘年幼好奇心重,就随着春分夏至到过那烟花巷外,可被身形所困不得进去,春分和夏至已是成年,自然知道那里面是做什么的,只羞红了脸,拉着她就急急回家。

反而是小相忘,一次不得要领,转天就变化形态,掩去九尾,钻到那畅春园的楼顶上,掀开瓦片一看究竟。

可还没等她闹明白里面是在做什么,就被夕泽揪着后脖颈,一个瞬移给带回大宅。

好一番教育,可这个岁数,越是打压,反抗的就越是严重。

她没闹明白的事,准会找机会再去。

而这段时间,莫文渊因为魁王姻缘结的事四处奔波,为魁王的莽撞赔礼道歉。

根本没时间顾及小相忘这边。

而就这一只小猫,八个小仆都看不住。

可她一开窍晚的小猫,无论去多少次畅春园偷窥都不明白,久而久之也觉得没趣,就寻了别的乐子,用妖法,捉弄人。

在人界大兴鬼怪一说,世面上都传这畅春园闹鬼。

不过三个月的功夫,就把畅春园折腾的门庭冷落,差点倒闭。

回来后被春分教育了好久,可她就是不知悔改,见不能损这些‘好生意’的财路,她就把小手伸向那些个水匪。

江路走货,水匪众多,特别是两岸稍微狭窄,或是山险路偏的地方,就会有水匪劫路。

小相忘所处的宅院,距离城中还有好一段距离,也算是地偏,再往北去,就没有开发,更没有道路,可这难不倒小妖。

她专门在后半夜家中小仆都睡下之后,夜猫子一样穿行与江岸边的树林里,只蹲在树杈上。

埋伏在正在埋伏的水匪身后。

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戏耍水匪,要比戏耍那些嫖客有趣。

看那些仓皇逃窜,甚至跳船逃跑的水匪,小相忘只乐得前仰后合。

可她这个年岁还不知道死亡的概念。

也没有学到鬼这一特殊群体的厉害之处。

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常在后半夜晃悠在江岸边,那葬身于江中的水鬼,自然也注意到了她。

只不过她回程速度快,且整个大宅有莫文渊的术法做保护,这才不会让那些水鬼顺着断崖爬上来。

只说来到人间的第八个月,已入冬季,静安城地处西南,冬天不冷,也鲜少下雪。

可这年冬天,山里冷得出奇,一场雪没下,但却在冬至这天下起了冰雨,湿哒哒的凉,接近凌晨时分,雨停了,树上都裹着一层冰溜子,江水虽说没有冻上,却是寒冷刺骨,若是不小心跌进去也是没命活。

凌晨刚过,小相忘穿着厚厚的棉衣,从宅子里蹿出去,几个闪身就来到了十里地之外的一片林子里。

三天前那水匪头子说今日夜间有从都城来的江船,说是接亲的船,船上装着满满的彩礼。

他们说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单,那要劫一票过年。

小相忘化成猫形,就蹲在高高的树杈上听音,并于这天晚上埋伏在后。

那群水匪是一个不少,全员一百七十二个都埋伏在瓶口渡两岸的小船上。

待江船的船灯驶进瓶口渡的时候,几艘小船从两侧夹击,先是灭了船上的灯火,然后用了损招,点燃了船头一小片面积。

当那些船员救火的时候,来个趁火打劫,也是意外的顺当。

小相忘原是蹲在林子里,后一个闪身,化成猫形,就蹲在水匪小船的棚顶,借住妖法将船逆流推回去,使其跟水匪的船原来越远。

那群船上的水匪搬着装有金银财宝箱子,着急忙慌的朝小船上剩余的水匪摆手,可小船上的水匪无论怎么划船,都赶不上大船的回流速度。

就这么一追一赶期间,大船上的火灭了,那护院家丁手抄兵刃与水匪厮杀起来。

月色下,两拨也都见了红。

小相忘又一个闪身来到大船上,趴在船屋棚顶看着甲板上的一出好戏。

可冬月天寒地冻,她看着看着,就觉得水面渐黑,一股不祥的气息从水下袭来。

那股气力很强大,以至于小相忘收了妖法,大船仍在逆流回游。

虽说心下惊惧,却没有逃离,并在好奇心的趋势下,想看看那水下聚集起来的黑色物体究竟是什么。

是大鱼吗?

还是那群小船上的水匪游过来了?

她如此猜测,也是极限,虽说入学也有六年,识字听学也有三十来年,但却仍是个不谙世事的小黑猫。

船上的厮杀继续,尖叫声,呼救声都没有引起小相忘的注意,更没引出她的同情心。

就在那水匪头子杀红眼的时候,水下暗沉的颜色渐渐攀上船板。

月色里,能看出那是一双双人手。

“好你个小妖,驱使法术篡改了这些人的生死,害我加班,多跑了一单。”

不知何时,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她身边。

而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见其闪现,也是惊得瞬间炸毛。

“你这小猫,毁了他们的生死命时,可合该被我带回去受罚的,难道就没人教你,不要擅自掺和人的生死吗?”

那男子黑发高耸,剑眉陡立,凤目妖魅,鹅蛋脸,翘起来年纪也不大,但周身却没有活气,又跟那鬼仆不同,身上的鬼气颇正,有种浩然正气的感觉。

小相忘一时看呆,直到船板上传来噗通噗通的声音时,才扭头回看,原来是水里的黑东西逐步上岸。

“你这小妖罪孽可深重,这一船的人命,都搭在你手上了。”

“他们起的冲突,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他们来劫船的。”小相忘因化形时只留一尾,所以单看外表,还分辨不出她是什么品种。

“哦吼,你要不是不让船调头,那些水匪就不会伤及任何一个人的性命,只劫了财宝就走的,若不是这船反向游走,那边火又灭了,家丁护院能跟他们打起来?”男子听她这话只觉好笑,伸手就要揪住小黑猫的后脖颈,却被闪躲开。

“又不是我让家丁护院打水匪的!”小相忘年岁不大,心智未全,很多事情,还不明白。

“哦吼,你这崽子,可是没个山间的小野猫了,没家教的,都扰乱了这一船人的命数,还在这里嘴犟。”男子说罢,只一个抬手,就以鬼职的法能束缚住小妖。

鬼职隶属阴司,有一套阴司传下来的特殊法能,能在阴司任职的,都是死后筛选出来的亡灵,且本身不具备任何法术。

而鬼职的法术,都是任职后附加上去的,且这个法术是可以束缚任何低等级灵体的。

所以束缚一只小猫妖也不在话下。

“你!你说谁小野猫,说谁没家教呢!那一船人本来就不是我杀的,他们劫了船就应该想到劫船的后果,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还做个屁水匪呀!”

小黑猫被灵法束缚,一时半刻挣脱不开,还不能变回人形,只能气恼的在地上打滚。

“放开我!凭什么怨我!”

“哦吼,你个小崽子,看来得带回阴司好好约束管教管教。”

“阴司?”

酉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