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臣

第24章 落脚之地

费聚是朱重八的老乡,身手了得,又亲自出城,混入元军大营,探查军情,堪称智勇双全,是个人物。

张希孟很重视他的意见,并没有自作主张,而是询问道:“战利品要怎么处置,你有想法没有?”

费聚被问住了,他钦佩朱重八,这才投靠到了朱重八麾下,他不是郭子兴的人,而是地地道道朱重八的人。

只不过现在朱重八还在郭子兴手下,名不正,言不顺。

哪怕郭子兴给朱重八个名分,能统领一个千户,这也好办,缴获的物资都放在军营就是了。

可现在他依旧是九夫长,缴获了这么多财物,都放在自家的院子吗?

费聚思前想后,这才仗着胆子道:“小先生,这一次立了大功,大帅一定会有什么赏赐吧?”

张希孟微微一笑,“若是没有呢?”

“这个……大帅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费聚黑着脸道:“朱公子出生入死,大家伙都玩了命!提着脑袋杀敌,试问整个濠州,还有谁比咱们功劳大?大帅敢不提拔朱公子,怕是没法服众!”

张希孟笑容不减,又问道:“若大帅一意孤行,又该怎么办?”

费聚又被问住了,怎么办?

推翻大帅,自己当主人……如果实力不够,就拉着人马,单独发展,自己说了算。

在这个乱世,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只是不知道朱公子什么态度?

他现在也不敢多嘴,费聚思来想去,只能道:“小先生,你是朱公子的心腹,有什么安排,只管说吧,我都听你的。”

张希孟笑道:“我们都是恩公的人,自然是听恩公的行事……距离濠州城西二十里,有一个镇子,叫临淮。你先带领五十人过去,如果没有意外,就立刻拿下临淮,倘若遇到了强敌,就赶快回来送信。”

费聚想了想,不由得眼睛放亮!

朱公子这是要独自发展了!

这一步棋走得好,走得妙!

费聚之所以选择投靠朱重八,就是觉得郭子兴望之不似人君,难以成事。首先从用人上,郭子兴偏爱儿子和小舅子,好容易有个能干的女婿,也舍不得提拔。

跟同为大帅的那几个人,又相处不来。

元兵围城之前,郭子兴就时常在家里办公,不爱去军营……结果孙德崖等人总是在军营之中,和士兵厮混,打成一片。

遇到了事情,孙德崖几个凑在一起,拿出了办法,也不怎么搭理郭子兴,偶尔被郭子兴叫到了帅府,也时常争执。

就比如说,朱重八和马氏提议修壕沟,加强城防,孙德崖就极力反对……说起来还真不是孙德崖不懂城防的重要,只是跟郭子兴抬杠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

费聚观察了些时候,城里乱糟糟的,他都想去投靠刘福通了。

结果元兵围城,他没走成,又发现朱重八守城有法,体恤部下,讲话做事,也有章法。就拿李新材要投军的那件事,朱重八没有贸然收下他,而是要他先安顿家里,照顾老母,仅此一事,就比起一味抓壮丁,扩充兵马的军头儿强了万倍。

如今又跟着朱重八大破元军,杀得酣畅淋漓,畅快无比。

费聚是从心里认可了朱重八,奈何老朱的身份着实尴尬,他们这些手下跟着也不舒服。

偏偏这时候老朱就要单独发展,实在是太好了。

“小先生放心,临淮是个好地方,我这就去拿下来!”

费聚领着五十人,骑上缴获的马匹,一溜烟就下去了。

送走了费聚,张希孟这才跟着马氏到了存放战利品的地方,这是元军的一个小寨,原本是堆放兵器铠甲的,此时正是汤和的部下在看守。由于守城期间张希孟经常跟朱重八汤和议论军情,大家伙也都认识他,对他十分客气。

“小先生,快瞧瞧吧!这东西可老多了!”

张希孟含笑点头,目之所及,全都是好东西,刀剑,铠甲,兵器,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十几架回回炮。

张希孟简单查看,就忍不住点头,不愧是工部尚书弄出来的东西,就是比城里的精巧,好,真是好东西!

除了兵器之外,张希孟又发现了许多粮食,一包一包,堆得和小山似的,看样子至少上万石。

在粮食的旁边,又有不下三百架马车,还有赶车的牲口,一应俱全。

张希孟绕了一圈,在角落里竟然发现了一堆书籍文稿。

旁边的士兵嘿嘿笑道:“小先生,这是俺们千户吩咐的,他说了,是朱公子交代的,小先生喜欢看书,军营当中,凡是带字的,都给抢来,留给小先生……其实朱公子也说错了,这些玩意除了咱们,没人看得上的。有些王八羔子拿来点火,让俺骂了几句,都给拿回来了。”

“小先生,你看这玩意有用不?”

士兵俯身询问,却发现张希孟手里捧着一卷文稿,呆呆看着,竟然失神了。

大家伙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值得这么在意?

他们不明白,也不敢问,只能悄然退到了一旁,去干别的事情了。

话说张希孟为什么如此注意呢?

原来这竟然是贾鲁的一份手稿……上面记载着贾鲁勘察黄河,治理水患的心得。

每一条河流,每一段河堤,全都有详细的数据,哪一段河道淤塞严重,哪一段河道需要开掘……用多少民夫,花费多少钱粮,一应俱全。甚至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还绘制了图画,巨细靡遗。

针对黄河水患严重,贾鲁提出“一是修筑北堤,以制横溃;一是疏塞并举,挽河东行,以复故道。”的修河方法。

在得到元廷支持之后,贾鲁亲自部署指挥,调集十五万民夫,治理黄河。

治黄工地绵延三百余里,贾鲁秉持“宜疏则疏,宜塞则塞,需防则防,需泄则泄”的原则,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充分发挥了治水才干。

尤其是在堵截山东曹县黄菱岗大堤决口时,因决口水势大,又遇秋汛,河口刷岸北行,回旋急,难以堵截。

贾鲁就调集了27艘大船,在船舱装石,依次下沉,层层筑起石船大堤,阻挡滔天洪水,终于完成堵截……当看到这里的时候,张希孟都目瞪口呆,石船截流,这法子后世一样在用,只是换成了装满砂石泥土的卡车,依次投入洪流。

“这个老匹夫,还真是天才啊!”

张希孟合上了手稿,忍不住感叹,自从北宋后期,黄河就不断泛滥改道……著名的三易回河就不用说了。

金兵南下,杜充掘断黄河大堤,淹死了二十多万百姓,却没有阻挡金兵,论起操作,快赶上花园口战神了。

自此之后,黄河从金朝祸害到了元朝,绵延两百多年,一直没有个结果。

坦白讲,贾鲁的这一次治水,是有效果的,此后几百年间,黄河都大体按照贾鲁治理之后的河道入海。

不过众所周知,许多大工程都是弊在当代,利在千秋,比如秦始皇的长城,直道,比如隋炀帝的大运河,也包括这一次治河!

张希孟怔了怔,眼下老百姓都骂开河变钞,以为这是元朝亡国之兆,但是平心而论,以后大明也需要治河的。

这些宝贵的资料绝对不能随便毁了,张希孟立刻将书稿收好,又下令士兵,尽力搜集,千万别毁于乱军之中。

他这边吩咐完,朱重八和汤和就返回来了,张希孟一看他们的队伍,忍不住大吃一惊,他明明记得老朱杀出城的时候,只有两百匹战马,怎么这么看人人骑马,有的人还有两匹马,三匹马!

这是发了大财啊!

谁知朱重八还不满意,汤和更是骂骂咧咧,“让老匹夫贾鲁跑了,要是落到我的手里,非捏碎了他不可!”

朱重八深深吸口气,暂时把贾鲁的事情扔在一边,“小先生,大帅那边如何?”

这一次张希孟没说话,而是让马氏过来,跟老朱说吧!

马氏到了朱重八面前,将张天佑要抓她的事情说了一遍,朱重八半晌无语。

原本朱重八只是希望保留一些自己的战利品,不至于完全受制于人,说白了,就是一个小金库罢了。

可得知郭家父子准备借夫人挟持自己,朱重八再也没有犹豫了,独立发展,势在必行!

正在这时候,费聚竟然飞马赶来,他的神色怪异,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喜事。

他下了马,急匆匆到了朱重八耳边,压低声音道:“老匹夫跑到了临淮,让小人抓了个正着!”

青史尽成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