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鸽子

第6章 深色噩梦

“白蕴醉,逃回家了?”左凛盯着白蕴醉,仿佛是在盯着一只小狗。

“我爸结婚我才回来,我不是逃。”白蕴醉呼吸着河道的冷风。

“白蕴醉啊……”左凛捏着她的下巴。

河道的风吹起白蕴醉耳边的头发,连同风中的味道都冷寂、伶俐。

“左凛,你不要像个疯子好吗?”白蕴醉用手捂着自己的脖颈处,望着左凛,眼神漠然又悲凉。

“蕴醉,遇上你,谁能不变成疯子?”左凛似乎是邪笑了一下,放在她下巴处的手指又爬上了她的脸,竟是那样温柔的抚摸。

白蕴醉凝语,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白色的长款风衣穿在他的身上,被风微微吹起衣摆,这本是一尘不染的白色。

而穿着黑色风衣的白蕴醉站在他的身边,更像是沉稳尖锐的黑。黑白对立,可他却反客为主的登上了处刑台。

他身上的白色,比她身上的黑色更锋利。

这个男人她曾经多么痴迷沉醉,可如今她就像是戒掉了罂粟的人,只剩下了永无轮回的深色梦境,让人叹息、悔意、告别,只期盼着属于自己的重生。

可左凛这个疯子……

“左凛,不是遇上我你才会变成疯子,而是,你本身就是个混蛋……是个疯子……”白蕴醉咬了咬牙,看着左凛,看着她挣不脱的噩梦。

“彼此彼此,谁还不是个混蛋呢?”左凛笑笑,俯下身靠近,在白蕴醉的脸上留下一个轻吻。

白蕴醉扬起手,干净又利落的在左凛脸上留下一个耳光。

在下一个耳光要落下的时候,左凛拉住了白蕴醉的手,他的眼中竟然满是深情。

“跟我回去吧。”左凛说。

“绝不。”白蕴醉眼中像是镶入了刀片。

“为什么?”在左凛深情的眼中,蔓延出了怒气。

“我要自由!我要自由……”白蕴醉嘴唇轻动,一连说了两遍。

左凛笑起来,手又爬上了白蕴醉的脖子。

这样细长白皙的脖子,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掌上之物很久了。那冷冰的触感,血液流动的细微之感,都像是刻在了左凛的灵魂中。

“左……”白蕴醉想开口,却再次被紧紧掐住脖子。

河道的风吹过两人长长的风衣,那一黑一白,像是交织在一起陨落的翅膀。

白蕴醉索性闭上眼睛,河风吻过她如同沾了露水一般的睫毛。

“蕴醉姐姐!”

仿佛有一道白光刺入了白蕴醉深色的梦境。

白蕴醉睁开眼。

楚鸽的拳头砸向左凛,用那样不优雅的方式狠狠砸在左凛的身上。

楚鸽的眼里是暴戾的,暴戾到白蕴醉觉得方才乖巧的楚鸽只是他的面具罢了。

那样暴戾的、嗜血般的眼神让白蕴醉晃神,白蕴醉突然觉得一阵冰凉……这样相似的眼神,让她觉得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鸽子也和那个疯子有着相似之处……

在楚鸽把拳头继续砸向左凛的时候,白蕴醉突然清醒的说:“楚鸽,住手!不许打他……”

那几乎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是因为她深知左凛的危险性。

这种本能,是她和过去的爱人告别。

这种本能,是她决意要保护身旁的鸽子。

LRX洛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