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反派九千岁他能读我心

第50章 大仇得报

魏巡狠厉地说道,“你爹怕是不会来了。”话毕,魏巡直接捅死了他。

“我张家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张家。”被抓住的女人穿着华贵,看上去像是张家的大夫人。

魏巡冷哼了一声,“这你不该问我们,而该去问怎么你们张家老爷做了什么。”

女人愤怒地瞪着魏巡,“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这么冤枉良民,是要遭报应的。”

魏巡不屑地看了女人一眼,“你们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遭报应是应该的,如今不就是你们的报应吗?”

“你!”女人气得不轻。

“你什么你!你们张家做的事情,你们自己心里明白,还需要我来告诉你们?”魏巡冷冷一声说道。

“你们……”女人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毕竟像他们这种富贵人家,怎么可能没有龌龊事,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哪件事惹到了上面。

“魏巡,别浪费时间了。”沐辰之冷冷地说道。

魏巡回过头,恭敬地向沐辰之行礼,“是,千岁爷。”

说完,魏巡便吩咐下面的人,“把这几个人押解去京城大牢,等候发落。”

“是。”几个厂卫齐声应道。

几个人被押着离开,一路上,男子们不断挣扎着,甚至还有破口大骂的。

“沐辰之,你个没根儿的东西!快点放开我们!”

“沐辰之,你十恶不赦,必定不得好死!”

沐辰之一声不吭地站在一边。

“沐辰之,沐辰之!”几个人看到沐辰之站在一旁一副高傲冷漠的姿态,气急败坏。

夕微打探清楚后,快步回到屋里去跟宋璃书汇报。

“夫人,宫里人说,皇后和京城首富张永林有私情,昨日被皇上当场抓奸在床。皇上震怒,立即将皇后打入冷宫,张永林则直接被施以杖刑,当场没了。刚刚千岁爷已经带着人将张府查抄了。而三皇子殿下在养心殿从昨晚一直跪到现在,皇上怕是不会见他的。”

听到夕微的禀报,宋璃书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心中不由地叹息了一声。

这个结果,她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罢了。

皇后突然出事儿,而且还是和张永林一起出事,别人不知道,但宋璃书一想便知这事儿是跟沐辰之脱不了干系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宋璃书摆了摆手,示意夕微退下,“等等,去将洛风先来。”

“奴婢这就去。”

夕微退了出去,宋璃书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宋璃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今的沐辰之跟小说中的沐辰之已经不是一个沐辰之了。即便皇后被打入冷宫了,但沐辰之必然不会就此罢休了,他一定会杀了皇后,也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大做文章,好让李景旭元气大伤。

宋璃书对皇后的死活不感兴趣,但她不能不管李景旭。

“夫人。”洛风来了。

“洛风,我问你,如今你的主子是谁。”宋璃书一脸严肃地问道。

洛风很认真地回道,“是夫人。”

“那我的话,和千岁爷的话,你听谁的?”宋璃书继续问道。

洛风毫不犹豫地说道,“自然是夫人。”

“那如果我要你做的事,是千岁爷不愿意的呢?"宋璃书又问道。

洛风沉默了,不过片刻之后,洛风便坚定地回答道,“洛风誓死效忠夫人,若违此誓,必遭雷劈。”

暗卫的天职就是听主人的话。他的主人自然是沐辰之,但沐辰之给他的命令就是听宋璃书的话,那么他将会用他的一生去完成这个任务。

“好!很好。”宋璃书满意地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说道,“既然你选择了听我的,那我有件事儿要吩咐你去办。

“夫人请说。”

宋璃书便道,“我要你想法子让三皇子殿下在养心殿门口晕倒。”

“属下遵命。”

“下去吧。”

“是。”洛风恭敬地回道。

宋璃书在府中惴惴不安地等着消息,还没等洛风回来,沐辰之便回来了。

宋璃书有些做贼心虚,“你回来了……”

“嗯。”沐辰之撇了宋璃书一眼。

“那个……皇后娘娘的事情是你做的?”宋璃书试探性地问道。

沐辰之也没遮掩,直接说道,“是。”

“你……”宋璃书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没想到沐辰之会这么坦然承认。

“你想替李景旭求情?”沐辰之看着宋璃书,问道。

宋璃书也诚实地点了点头。

“宋璃书,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千岁爷夫人,不是三皇子妃。”沐辰之冷冷地说道。

“可是……”宋璃书纠结了一下,还是说道,“可李景旭是无辜的。”

“呵,你还真是单纯啊。”沐辰之冷笑一声,“宋璃书,难怪李景旭会喜欢你,你这么为他着想,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宋璃书被沐辰之这么一嘲讽,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沐辰之见状,也不再搭理宋璃书,而是转身离开了。

看着沐辰之离去的背影,宋璃书的眉头皱得很紧。

“唉!”宋璃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哎呀,也顾不上沐辰之现在会不会生气了,总之她是不可能不管李景旭的,不是为了李景旭,而是为了她自己。

宋璃书现在一心只有怎么在这场漩涡中保住李景旭,压根儿没在意沐辰之。

沐辰之回到自己院中,便开始喝酒。

一杯又一杯,一坛又一坛。

他一连灌了三坛子酒下肚,这才停止了喝酒。

这个酒,是他特制的烈酒,他一般不会喝这样的酒的,因为太烈,而且喝得太猛,会醉的。

可他现在就是想醉。

宋璃书分明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付皇后,她分明知道皇后做了什么非人的行为,为什么还是觉得他错了。

他隐藏身份多年,就是为了给哥哥报仇。为什么宋璃书偏偏连如此大仇都不让他报?

他在宋璃书心里到底算什么?

辅佐李景旭登基的棋子吗?

清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