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反派九千岁他能读我心

穿书后,反派九千岁他能读我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杯酒论英雄

沐辰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扬州确实因前几个月的暴雨,灾情严重,但本座已下令三缄其口,不许提起灾情之事以免人心惶惶。不知夫人这个听说,是听谁说?”说到最后,沐辰之抬头看了宋璃书一眼。

宋璃书今日去见了李景旭和秦兮妍的事自然是瞒不过沐辰之的。

正巧沐辰之本就怀疑宋璃书是李景旭派到他身边的细作,如今二人一见面,沐辰之就更怀疑了。

宋璃书自然是一下子就被问住了,思索了一下也就干脆不编什么理由了。

她将李景旭给她的那封信递给了沐辰之。

“三皇子李景旭今天通过秦家二小姐秦兮妍与我见了一面,托我将这封信交给你,并希望能和你见一面。”

她本就不擅长说谎,与其编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被沐辰之一眼识破,倒不如实话实说,最起码还能落个实诚在。

沐辰之也是没想到宋璃书上来就把什么都说了,这倒是让他有点怀疑他之前的结论了。

若宋璃书真的是李景旭派来的细作,那她会这么不遮不掩吗?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她的障眼法?

沐辰之读了读宋璃书的心,什么都没想,坦坦荡荡。

难道真的是他多想了?宋璃书并不是李景旭的人吗?那之前的那么多任务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宋璃书背后另有其人?偏巧那个人还想帮李景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沐辰之打开了那封信。

信上无非就是李景旭向他自请去扬州赈灾,还说了一些计策罢了。

看完后,沐辰之随手就将信放在了一边,也没说什么。

沐辰之这副好像‘与他无关’的样子弄得宋璃书有点懵圈。

“千岁爷这是什么意思?”

就不能有一回是让她一帆风顺地完成任务的吗?

沐辰之微微挑眉。

又是任务?

这个女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就连他有读心术都读不明白她。

“言辞空洞,纸上谈兵。”

即便皇后不得宠,李景旭也是嫡子。他从小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懂的那些在受灾的灾民到底有多苦。

宋璃书拿起那封信看了看,虽然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沐辰之说的是真的。

李景旭信上写的这些也就是小说中他去到扬州后所做的事。小说中他做的这些也确实没能帮助到灾民很多,倒是秦兮妍给他出的主意很有用。

纵观整部小说,李景旭是一个成长型的男主,他前期的时候确实不是一个很牛逼的男主,是秦兮妍对他的帮助更大,到了他后期才成长起来。

但总不能因为李景旭现在不强,就不让他去锻炼吧,再说了,那不是还有秦兮妍会帮他。

“灾区百姓流离失所,绝不是让他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子去混功名的地方。”

扬州没有别的灾祸,不过是暴雨而已,不管是谁去赈灾,即便是贪官污吏,假以时日灾情也会过去。但赈灾的人越无能,灾民受的苦就会多一日。

李景旭仁心有余,能力不足,并不是去赈灾的最好人选。

宋璃书又赶忙说道,“或许只凭这封信,千岁爷对三皇子的能力认知还不够全面呢?三皇子既然有心去赈灾,千岁爷怎么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我也不是就让千岁爷就定下让三皇子去赈灾了,但千岁爷可以先见见三皇子,说不定会改变对三皇子的看法呢。”

“本座不觉得本座需要去改变对他的看法,他的能力到底是怎么样的也与本座无关。本座手下能人无数,为何要自找麻烦地让他去。他一个皇子,若是在扬州出了什么事,本座要如何跟皇上交代。”

而且沐辰之不会告诉宋璃书,皇上本来是想将扬州赈灾的事儿交给李景旭的,是他从中插了一脚从皇上手中接过了这件事。他既然已经这么做了,又怎么可能再将这件事交给李景旭。

也别问为什么他要从中作梗,问就是他看李景旭不顺眼。

“他不可能在扬州出什么事的。”

小说中有了秦兮妍帮助的李景旭在扬州那可谓是如鱼得水顺利得很。再说了,李景旭可是有主角光环的男主角,怎么可能会出什么事。

沐辰之冷哼了一声,“夫人倒是对三皇子颇有信心啊。”

既然对李景旭这么看好,何不当初就直接去做三皇子妃,凭她穿越而来熟知未来的走向,也不一定就会输给秦兮妍。整得如今身在曹营心在汉,也不知是在恶心谁。

哦,也不对,这女人嫁给他本身也是想要让他放弃国仇家恨然后去帮助李景旭。

哼,简直做梦。

宋璃书这才意识到她现在已经嫁给沐辰之了,她老在沐辰之面前夸李景旭,那沐辰之肯定不高兴啊。

嘿嘿,说不定这男人是吃醋了呢。

宋璃书这一顿脑补,弄得沐辰之跟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他还真是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喜欢上这个身在曹营心在汉还蠢笨如猪的女人啊。

“千岁爷,这酒是我特意在京城最有名的酒馆买来的梅花酿,酒香浓郁迷人,千岁爷尝尝。”说着,宋璃书笑呵呵地去给沐辰之倒酒。

现代谈生意不都要喝点酒嘛,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好说话。

至于这酒哪来的,那当然是晨微他们搞来的,她才不会闲的没事去什么酒馆买酒呢。

等她把沐辰之灌醉了,明天就说他已经答应了,他要是不认,就说他大丈夫说话不算话,她还就不信了,沐辰之还能不从。

沐辰之端起酒杯,看了一眼宋璃书。

想把他灌醉?那要看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沐辰之又将那酒杯放下,拿起酒壶给宋璃书倒了一杯。

“单本座一个人喝有什么意思,不如夫人陪本座一起喝。”

陪他一起喝?

喝就喝,谁怕谁啊。

她在现代可是千杯不醉的,谁也喝不倒她。

宋璃书笑着端起酒杯,“那我就先干为敬了。”说完,宋璃书便将杯中酒都喝了进去。

这酒倒还真是不错。

清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