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凭什么不能当首富

我凭什么不能当首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我跟你爸的事情,你管不着

刘浪坐到了沙发上,沙发前面是台茶几,刘国庆给刘浪倒了一杯水,此时客厅里的柜子上放着的是一台21英寸的熊猫彩电,此时正叽叽喳喳的播放着晚间新闻。

刘浪跟刘国庆现在明显都没心思看电视。

刘浪接过刘国庆递过来的温水,慢慢的喝了一口。

“听说你今天跟你大伯闹了?”刘国庆突然开口问到。

刘浪点了点头,他知道这种跟长辈闹,是不怎么受大人的待见,但有些事又没办法忍。

“嗯,闹了一场!”

刘国庆看了看刘浪,但是也没说什么重话,只是感觉这小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再是像以前那样一见到自己唯唯诺诺的了。

“闹一场好啊!闹一场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不过听说你今天差点把你二堂哥铲死?”刘国庆又问道。

“叔,没那么夸张,就是蹭破点皮!”刘浪解释了一句。

“我不是说你不该动手,而是说你的办事方法!万一要是一个失手,你这下半辈子就算交代了知道吗?为了那点钱值得吗?”

刘国庆说话中多是不客气,带着批评。

刘浪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受着。

刘国庆正说的起劲的时候,门开了,婶婶端着菜走了进来。

都是一般的家常菜,一个番茄炒蛋,一个家常豆腐,一小三过油肉,外加一碟花生米,还有五六个馒头。

“行了,行了,别数落小浪了,小浪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先吃点东西吧!”婶婶笑着张罗到。

晚上十来点钟这个点,农村大部分人家应该都是吃完饭准备睡觉了。

刘浪这一看就是特意为自己张罗的。

刘浪是真的饿了,想客气一下,可是肚子又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那谢谢婶婶了,我就不客气了!”刘浪有点尴尬的一笑,然后说到。

“吃吧,吃吧,本来就是给你做的!”婶婶笑着说着便把筷子跟碗递了过来。

刘浪接过来,也真是不客气,以前上学的时候每次父母不在家了,他都是来刘国庆家蹭饭的,倒也没有太多不自在,当然刘国庆不在家的时候就更自在了!

刘国庆也起身进了屋里,然后拎着一个塑料壶出来,手里还拿着两个杯子。

“喝点吧!”刘国庆问到。

刘浪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桶都拎上来了,杯子都拿出来了,不喝说不过去。

“那就来点吧!”

刘国庆拧开塑料桶,一股子酒香从塑胶桶中飘出,然后给两个杯子都倒满,一杯也就三两左右,这是从酒厂打回来的散篓子,这可要比外面卖的十来块一瓶的勾兑酒好的多!

刘国庆也不着急,只是慢慢的的看着刘浪狼吞虎咽的吃着,一看就知道是饿坏了!

刘国庆满满的用手捻着油炸花生米上的一层焦皮,一边看着刘浪,心里也多不是滋味。

“这回回来还走吗?”刘国庆问到。

刘浪点了点头。

“走,留在村里怎么办?地又不会种,欠人家那么多钱怎么还?守着家里的这两亩地,这账得还到猴年马月了!”刘浪轻声说到。

刘国庆倒是也没反对,点了点头,因为刘浪本身就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能考上大学的人,智商肯定是在线的。

“也好,你毕竟还年轻是个有文化的人,多出去闯闯也行,要是不行了,再回来,村子里总会有你一碗饭吃的!”刘国庆抿了一口杯中的白酒,缓缓说到。

“谢谢叔!给你们添麻烦了!”刘浪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酒杯,跟刘国庆轻轻碰了一下。

“小浪,想好要去哪里了吗?”婶婶突然问到。

“我应该会先去省城看看,要是没什么机会的话就直接去南方了!”刘浪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

“去省城的话,顺便替我们看看澜澜,她光知道让我们给打钱,也不知道学上的怎么样了!”婶婶说到。

刘浪一听澜澜便知道说的是婶婶家的独生女刘曦澜了。

这丫头不是在省城上大专吗?

“还是那个龙城城市管理学院?”刘浪问到,因为他真有点记不清,而且现在大专满地跑,还有许多野鸡学校,名字起的挺吊,结果进去发现却是什么技术学校。

许多人都被坑惨了,有的甚至连办学资质都没有!

“是呀!学什么软件应用!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过完年,前前后后都从家里又要走两千多块了!”婶婶有点头疼的说到。

刘浪也大吃一惊,两千块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再加上刚过完没多久,刘曦澜应该也有自己的压岁钱,走之前叔叔婶婶不可能不给她生活费的!

这才开学一个来月,干啥了?

刘浪心中也有点惊诧。

“婶婶放心,没事儿,我后天去了省城,先去看看澜澜。”刘浪安慰道。

“嗯,那死丫头一点都不让我们两放心!太疯了!”婶婶有点无奈的说到,现在的孩子都想风筝一样,放出去就收不回来了!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了!你先吃饭!”刘国庆见自己家婆娘絮絮叨叨个没完,然后挥手打断说到。

刘国庆一说话,自然也就冷场了,刘浪也不多说,反正就是埋头吃饭,他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位堂叔就是这种风格,没有啥坏心眼。

刘浪埋头干饭,刘国庆朝自己家老婆使了个眼色。

婶婶点了点头,回了里屋,刘浪能听到里屋里窸窸窣窣的在翻找什么东西,心中还有点疑惑的时候,婶婶走了出来。

只见婶婶手里抓着一沓红彤彤的钞票,递给了刘国庆。

刘国庆接过来后,又推到了刘浪跟前。

“这钱你拿着吧!多了也没有!”刘国庆冷声说到。

“国庆叔,我不是来借钱的!我只是想请你把我父亲欠的钱宽限到年底!”刘浪赶紧说到。

刘国庆瞪了刘浪一眼。

“你爸欠的钱是我跟你爸的事!用不着你管!等我下去以后自然会找他要!这钱才是借给你的!”

“记住这才是你欠我的!要还的!”

一提起刘国平,刘国庆心里就一股子难受,也许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刘国庆有点激动,还咳嗽了两声。

默默无闻的算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