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锤子剑

第240章 觉醒血池

丰子骁火力全开,双脚一弓,高高弹起,一拳顺势捣出,大有摧毁山岳之势。

阴阳眼皮轻抬,剑在鞘中嗡鸣,一股凌厉峻峭的剑意冲天而起。仅凭这股剑意,便让丰子骁蓄势一击化为乌有。身形狂退,他不甘心,铁锤在手,再次向阴阳发动了强势的攻击。

阴阳踏前一步,长剑在手,剑却未出鞘。剑意流转如潮,目光锁定丰子骁,淡然道:“剑可斩天地,可破万法!”

呛啷!

剑出鞘三寸,寒芒如电,夺人眼目。剑意更是陡然暴涨,丰子骁凝聚出的霸道意志,武道意志,在阴阳的剑意下土漰瓦解,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仅出鞘三寸的剑芒,却是夺命的,眼睁睁的看着这缕剑融合了剑意的剑气抹向自己的脖颈。他动用了风行无极,还动用了初学不久的蛇游步,虽然海蛇的传承血脉,但以招式还是学了个神似。

那缕剑芒却如附骨之蛆,任他如何闪避,都不离他脖颈一分。身形稍稍一滞,剑芒便从脖颈抹过,直接死亡。

再次品尝到死亡的痛苦,好半天才从这撕裂的痛苦中醒来。福伯似乎很乐意见到丰子骁这种痛苦的样子,笑眯眯的道:“感觉如何?”

“渺小。”

是的,丰子骁在阴阳的剑意下,感觉得到自己的渺小,完全不是同级别的对手。

福伯点头道:“不要想着去战胜他,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在他的剑意中去感受,什么是意?意志?意境?这些都对,但只是针对其他道的意志来说的,剑意的意,其精髓是真意。剑之真意。”

“剑之真意?”丰子骁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没有抓住,心里痒痒的。

福伯道:“剑修,天下间杀伐力最强的存在。鸿蒙之初,天地初开,各大神奇生物从混沌中走出来,只有纯粹的力量。后来,鸿蒙之战破灭了天地平衡,天降道术,仙族孕育而生,成为这片宇宙最强的存在的。仙家道术,流传至今,依旧是最为昌盛的。”

“再后,天降剑术,唯人族得之。人族凭剑术的杀伐之力,打破了仙族的统治,形成了如今的宇宙形势。”

“你修炼至今,悟性与机缘皆是不二人选,但你却一直未能在剑道上突破,实在是不应该。仙居选择的寄主,还是以人族居多,我猜想良多,想想应是与剑道有关,毕竟主人就是一位强大的剑修。要得其衣钵,必传承其剑道。”

丰子骁又开始了慷慨赴死之旅,死着死着,也就死习惯了。在阴阳的剑意碾压下,他的任何努力都中白费,根本无法靠近阴阳一丈以内。那柄看似柔弱的剑,只要出鞘三五寸,便能要了他的命。

每次都死得憋屈,犹记起当年在石破天的拳头下惨败。难道每任的寄主都如此的强大,而新生的寄主,都要在老寄主的痛虐下成长,真是变态呀。

闭关一月,每天都要死上三五回,一月下来,已死了上百回了,他仍没有领悟出剑道真意。但霸道意志和武道意志,在剑道真意的碾压下,还是成长很快,已小成巅峰,随时会踏入到大成之境。

闯战神塔之余,也研究剑谱。要领悟剑意,这剑谱自然不可或缺,连在凡世中学的剑法都细细研究了一遍,仍没有头绪。

当!当!当!

闭关的他,听到连续几声悠长的钟声,这是家族要召开大会的召唤之钟。掐指算来,蛇家年青一辈期待中的觉醒洗礼的日子来临了。他整衣衫,在镜子前照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便若无其事的前往蛇家宗祠。

一路上,遇到不少前往宗祠的人,有男有女,但望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反正自己是冒名顶替的,对这些目光自然没有感觉,仍昂头挺胸的前行。

宗祠大院内已站满了人,前面几排留给符合参加本次觉醒洗礼的年青一辈人。族长和长老们则坐在圈椅上,正中的座椅却空着,这是属于蛇家老太爷的位置。

这代的族长是蛇小七的亲爷爷,一个看上去四旬左右的中年人,穿着华衣锦服,目光深沉。手里拿着一根蛇头杖,目光不断的从人群中逡巡而过,看到丰子骁走进来时,眉头微微一拧,目光便转向了他处。

有资格参加本次觉醒之礼的年青辈足有五十人之多,清一色的三十岁以下,炼气巅峰的足有近二十位,以大少蛇敬为首。

这样的修真家族若是放在云洲,虽然没有结丹期大能者,但在筑基与炼气之中,绝对有压倒优势。他也好奇,为什么这蛇家人无论是筑基期还是炼气期,修为都极为凝实,哪怕以蛇老太爷的天资,竟都未能踏入结丹。这结丹天堑倒底有何等难度?

人到齐之后,一位蛇家长老开始点名,被点到名的,便是拥有进入觉醒血池资格的人,蛇小七的名字放在最后,丰子骁还是松了口气,能进去就好。

蛇家族长开始训话,还好不啰嗦,除了提示一些注意事项外,便是给大家提气鼓励。大家都知道,这觉醒血池乃是蛇家的根基之一,本次开启,都要耗费极大的财力。

说完话后,年青一辈人的便被送往觉醒血池。血池就要宗祠后面,有严密的看守,所有进入的人都要出示血脉象征,一个个排队而入。

第一位便是蛇敬,他自信的激发血脉,一头五首海蛇的虚影出现。负责的长老点点头,满是赞许之色。五首海蛇血脉,算是不错了,若是在觉醒池中能再觉醒一次,完全有可能晋阶到六首甚至七首。蛇老太爷也不过是六首海蛇血脉,第二次觉醒时,才晋阶到七首。

丰子骁突然有些紧张,他这个假冒货可没有海蛇血脉,自己到时候有幻术万一被人看穿怎么办?

他心里开始不断的腹诽:这蛇家人也太死脑筋了,都是自家晚辈,竟还要出示血脉图腾来确认。真是倒霉催了。

其实,他是误会蛇家人了。他们让年青一辈出示血脉图腾,主要是为了记录,以便知道谁晋阶谁没晋阶。

月浅黄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