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锤子剑

拳头锤子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0章 土鸡瓦狗

丰子骁恭的敬行礼,先见过师父与掌门,再一一拜见在座的大佬。左大先生道:“子骁,今天唤你出关,主要是跟浩然宗的几位弟子进行交流一番。”

丰子骁恭恭敬敬的答道:“师父但有所命,弟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今日弟子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差一丁点就要突破了。收到师父的传音符,冒着走火入魔的风险,立刻停下了冲关。唉,这两个多月的静修在最后的关头功亏一溃。浪费了师父给予的大量资源,耗废了那么灵石,还有那几株珍贵的灵草。徒弟万分惭愧,愧对师父,愧对宗门。”

说着话,却带着哭声,还悄悄的抹眼泪。左大先生眉头一皱,这个小徒弟的行事每每出人意表,今天这一番惺惺作态,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丰子骁话音一转:“身为鹿鸣书院的弟子,定以书院为荣,与书院同甘共苦。宗门什么时候需要我们,我们就什么时候冲锋陷仗,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弟子也不皱一下眉头。弟子只是心疼师父,为了我们几个弟子,头发都愁白了。而现在弟子又浪费了这么多资源,却未能完成师父的期盼。心中惭愧万分,待今天事了,弟子就每日疯狂做任务,把浪费的资源都赚回来,以弥补师父的损失。当然,弟子说这些,并不是卖苦,实是心中所感所想。咱们鹿鸣书院这么,每年分到咱们山头的福利也不多。弟子好不容易拿了大比第一,也只能在玄阶宝库中挑选三件物品。还有五万点功德,这些闭关,功德也全还给宗门了。弟子现在是真穷哇......”

沈如珪已打断了丰子骁嘚不嘚的卖苦哭穷,他是听出来了,这是在向宗门要损失,要好处呢。“好了,打断你的闭关也情非得已,你也不必惭愧,待会你去藏宝楼中任意挑选两件玄阶宝物,算是宗门给你的补偿。”

丰子骁胸脯一挺,道:“谢谢掌门师叔。其实弟子不是这意思,弟子为宗门赴汤蹈火,决无怨言。身为鹿鸣书院的一份子,那就是鹿鸣书院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左大先生也没有脾气,看着丰子骁仍小丑般的忝不知耻的慷慨陈词,他老脸一沉,喝退了这个惫懒又无耻的家伙。

路通和浩然宗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丰子骁,这个家伙还真有意思,都还没切磋,就拐着弯跟宗门要好处,这种事,相信没有几个人做得出来,更没有几个弟子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丰子骁已走到中央,看着地面的凌乱,显然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他双手叉腰,睥睨四方,霸气地道:“不知哪位要下场与在下较量。丑话说在前头,我这人下手没个轻重,一旦下场,生死自负。”

此话一出,沈如珪都脸色变了,他斜眼望了路通一下,果然发现路通脸上有愠怒。左大先生一掌拍碎了坐椅,喝骂道:“逆徒,休得口出狂言。浩然宗乃鹿鸣书院的上宗,两宗同出一脉,虽远隔万里,实是同门师兄弟。待会动手时,不得出现伤残,否则饶不了你。”

“弟子谨遵师命。”

浩然宗的几位弟子肺都气炸了,这是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中。未等郑渊出列,徐风先站了出来,道:“郑师兄,你先休息一会,就让师弟去会会他。”

徐风下了场,抱拳道:“浩然宗弟子,徐风,请赐教。”

“我乃鹿鸣书院内门弟子丰子骁,精英榜首位,前几日大比上横扫对手,今日对付你们几个土鸡瓦狗,照样横扫。你可准备好了?”

徐风几人是青筋暴出,在中洲都没有人敢称他们为土鸡瓦狗,明知对方是故意激怒,但仍难于压制怒火。

“好,很好,那就让我领教领教。”徐风是咬牙切齿,长剑缓缓拔出剑鞘。

“慢着!”丰子骁叫停了,躬身一礼,道:“浩然宗的师兄弟和前辈们远道而来交流,这交流不能只光比武不是,咱们为了让比武更热闹些,要不加个彩头?今天我坐庄,我赌一拳之内击败对方。只要是出了第二拳,就算我输。押一赔十,有没有敢下注的?”

沈如珪和左大先生都脸黑如铁,一场正常交流,怎么变成公然赌注了。路通却呵呵一笑,笑声中满是怒火,望着左大先生道:“左大先生行事不依常理,果然是明师高徒,竟然一拳就能击败我宗精英。这个赌注我押了,就不知道左大先生敢不敢收?”

左大先生本来想喝止痛骂丰子骁,听了路通的话,却点点头,算是收下了。路通拿出的赌注是一个玉盒,里面装着一株珍贵的灵草。左大先生打开看了一眼,也有些惊讶,目光立刻放在丰子骁身上,聚音成线道:“要是敢让为师输了这一场,为师就扒了你的皮。”

丰子骁灿烂一笑,聚音成线回答道:“师父放心,有押我输的尽管收,保管让师父老人家赚个满盆满钵。”

鹿鸣书院虽然同敌仇忾,但现在面对这个赌注,犹豫了半晌,剑峰的首座申执信带头押了赌注,自然是押丰子骁输。他这一带头,又有四五人跟上。沈如珪悄悄问道:“左师兄,你对你这弟子这么有把握?”

左大先生摇头道:“事已至止,只能打肿从来充胖子了。”

丰子骁也在到处招人下注。浩然宗的弟子都没有忍住,纷纷下了重注。鹿鸣宗这边,周辰带头下了重注,许桥远、伊怜君、黎白子等人也跟上。方正和洪赤发因为跟丰子骁的关系好,没有趁火打劫,楚怀恕也没有下注,他认为,无论如何,在大义面前,还是要支持本宗弟子的。

丰子骁道:“好了,赌注已下,就请沈掌门和路前辈作为见证人。”

两人相对而视,徐风的剑遥指丰子骁道:“今日你必败!”

徐风剑意涌动,剑芒乍起,如凤舞九天。熟悉他的浩然宗弟子便知道徐风一出手便用出了压箱底的绝活:凤杀九天!

“花哨!”丰子骁唾了一声说道,身如炮弹,一拳直捣。

凤杀九天。剑气纵横,层层剑幕,却在丰子骁的一拳之下瞬间土崩瓦解,徐风心脏顿时一紧,便想急退,但丰子骁的拳头大快了。徐风的剑气也好,剑芒也罢,竟无法伤到丰子骁的手臂分毫,连阻挡都做不到。

徐风竖剑当胸,以挡势无可匹的一拳。

月浅黄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