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帝王妃

第165章 你到底是谁

晓骁去了御书房,做了苻坚的贴身宫女。而雪姬住进了东厢,这事情既是苻坚的安排,也是她的意愿。

只要离东厢越近,她就觉得自己离那个天大的秘密越近。

苻坚扶了扶自己的额头,眼前的奏章堆积如山,当然不是他没有认真工作,而是最近实在是多事之秋,他几乎将每天的精力都折在了这上面了。

最近前方战事吃紧,主将毛玠又是个酒囊饭袋,虽然作战英勇,但是不能担任一方主将,更何况他要面对的还是燕国上将慕容恪。最近听说慕容垂也有了回到燕国的打算,如果燕国双星合并的话,他更没有胜利的打算了。

微微觉得有些头疼,晓骁如果我杀了他的话,你会恨我一辈子吗?可是我如果不下手,死得就是我。

苻坚觉得自己头疼越发厉害,竟然如潮水一般,他趴在桌子上,努力地控制像要炸裂了一般的头疼。

晓骁立在一旁,她起先以为苻坚紧紧是累了,想趴在桌子上睡会,可是慢慢发现苻坚的身子不住的颤抖,汗渍将外衣都打湿了,他用手摸着自己的头,分明就是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

他怎么了?

晓骁几乎是下意识地走到苻坚近前,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苻坚茫然地抬起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依旧疼得厉害呀。双眼涣散地望着晓骁,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如果我杀了慕容垂的话,你会恨我吗?”

晓骁往后退了一步,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杀慕容垂呢。轻轻摇了摇头,她不会恨他,她知道他们只是立场的不同。所以她会一起,陪慕容垂到地狱。

“如果慕容垂杀了我,你又会恨他吗?”苻坚自嘲般地笑了笑,用手按住胸口,“你会舍得为了我恨他吗?”

晓骁看了苻坚一眼,他真的好残忍,为什么一定要她从两个男人中选择一个呢?为什么他们不能和平共处呢?为什么一定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呢?

苻坚的手本是放在晓骁的肩膀上,等到疼痛稍有缓解,看到眼前这人是哑奴的时候,他吃了一惊,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为什么,他刚刚竟然把这个宫女认成了她呢?

晓骁轻轻摇了摇头,双眼一直注视着苻坚,有怜悯,有不忍,有伤心……这些情愫苻坚都清清楚楚地从她的眼中读了出来,可是明明他们就才刚刚认识,她对自己何以有这样深的感觉呢。

就仿佛,虽然不是爱情,但是却希望可以终身相依。

“你叫哑奴是吧,我听说你不会说话真是可怜,好久我带你去太医阁,看那里的太医有没有办法医治你。”头痛似乎是好了很多,想是最近过于操劳的原因吧。

晓骁轻轻点了点头,却被苻坚拉着走到了侧殿,然后进了那间密室。

这个地方,她记得。她茫茫中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密室了,当时没有多想,直到羊舌梦突然出现。

苻坚取出夜明珠,将侧殿照亮。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好多话想要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是选中了哑奴,要知道他一直都觉得这个丫鬟奇怪而危险,但是今天他竟然觉得她有一份莫名的亲切。

就好像他们已经相识很久了一般。而且他在她的面前,根本拿不出半点君王的架子,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这样的自己,从来只有晓骁一人可以享有。

晓骁四处张望了一下,瞧得苻坚已经坐在了床边,并示意自己也坐过去。晓骁一向都相信苻坚是正人君子,所以干脆地坐在了苻坚的旁边。

“其实,我是一个混蛋。”苻坚叹了口气,“那天她进宫为我传递消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时兴起,竟然想永远把她留在身边,所以就把她弄昏后带到密道,然后告诉慕容垂说她从未出现过。可是我回到密道,却再也找不到她了。”

苻坚缓缓闭上眼睛,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是疯狂呀。仿佛真的有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操纵着他的身体,让他失去了最后的冷静。

晓骁轻轻摇了摇头,她理解苻坚想要把自己留下来的良苦用心,那一日慕容垂带着自己离开的时候,虽然苻坚表面上云淡风轻,可是内心早已撕裂成了一片一片的。

她不能负了慕容垂,但是也不能伤了苻坚。可世间哪有万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后来我总算找到了她,她竟然说喜欢的是我,要跟我回宫,我大喜过望,可是冷静下来的时候,却总觉得她似乎变了,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了。虽然过去的点点滴滴,她都记得,但是相处这几日,我总觉得她是在躲着我,既然她喜欢我,也知道我喜欢她,为什么要躲着我呢?她一向敢爱敢恨,我都觉得我每晚抱着的女人,不再是我的晓骁了。”

晓骁的身子猛然一颤,他发现了吗?

“我们……”

等等。苻坚突然瞪大眼睛,想起在晓骁消失后,他和雪姬亲自检查了密室一番,当时在密室发现了少量的血迹,血应该是晓骁的,如果有流血,就应该有伤口。

只是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了,如果伤口浅的话,怕是已经愈合了吧。

只是为什么他会突然琢磨这些事情,难道连他也开始怀疑了吗?他不光觉得晓骁有些冷淡,还觉得晓骁的眼眸,没有了以前的干净澄澈,变得深邃了起来。

她变了。

突然感觉到有只手覆在自己的手上,那只手很是温暖,苻坚茫然地看着坐在旁边的女子,“为什么,她会是她,而你不是她。”

晓骁身子猛然一震,苻坚已经发现了吗?她要跟苻坚说吗?她颤颤巍巍地摸上自己的人皮面具,准备揭下,她愿意吧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苻坚,因为她知道苻坚永远不会伤害自己。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苻坚自嘲地笑了笑,大抵是觉得哑奴的眼睛和晓骁有些像吧,都是一样的澄澈。

他还真是想晓骁想得厉害了,连这样的一个丫鬟都可以看成是晓骁。

晓骁的手,停了下来,罢了,还是不撕开这张面具了,她现在根本不知道羊舌梦有什么打算,还是先暂时放长线,钓大鱼好了。只是羊舌梦一向厉害,自己一个人始终不是她的对手,虽然邬苏愿意帮忙,但是邬苏在宫外进不到宫里来。

“我们出去吧。”苻坚缓缓站起身子,他现在觉得好多了,果然压抑在心中的情绪还是要发泄出来才好。

晓骁点头,跟在苻坚的身后出了密室。苻坚瞧得晓骁似乎对密室有些感兴趣,于是解释到,“这座皇宫是前朝遗留下来的,祖父觉得如果拆了重修一定劳民伤财,所以就只是翻新了下。据说以前的朝廷非常暴政,几乎后宫的每一处房间都有一个密室,用来囚禁不听话的宫人,甚至是滥用私刑。”

苻坚本来是想把密室堵了,但是又觉得密道的存在,始终有它自己的意义,所以就任由着密道存在了。

每一间都有密室吗?晓骁扁了扁嘴巴,但是听苻坚说,每一间密道的触发机关是不一样的,一般只有几个人才知道,像这间密室的机关就只有苻坚和身边的几个宫人才知道。

那么,羊舌梦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羊舌梦靠在门框上,看着她的新邻居正在指挥着人搬东西,晓骁走了,没有想到雪姬竟然住了进来。她上次故意让顾卿袅陷害雪姬,就是想让雪姬失去苻坚的信任,没有想到自己的计策竟然失败了,苻坚还是十分相信雪姬的,要不然也不会把她放置在自己的身边。

雪姬感觉到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将手中的活停了交给下人。走到羊舌梦的身旁,“妹妹,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你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来问我的。”

羊舌梦对雪姬点了点头,虽然对这声妹妹很不满意,但是知道现在自己不能和雪姬翻脸。

“小东西,去找晓骁玩呀。”雪姬将右手抬了起来,手指上的指猴茫然地看了羊舌梦一眼,又看了雪姬一眼,仿佛并没有见到它想见到的人,于是继续倒在雪姬的指头上,睡着了。

“这小东西蛮可爱的嘛。”羊舌梦轻轻感慨到。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小猴子。

雪姬怔了怔,为什么她的语气,感觉竟然像是第一次见到指猴一般呢?而且今天指猴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呢?它一向特别喜欢晓骁,有的时候连她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对晓骁的话,却是言听计从,让她以为自己养的猴子也被晓骁拐走了。

“我想它大概是累了吧。”雪姬摸了摸指猴,“要知道,它以前可粘你了。”

以前?

羊舌梦退了一步,她刚刚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看出端倪了吗?微微摇了摇头,怕是没有吧。如果她真的看出了什么,她也只能要小心谨慎了。

姝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