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生活在古代

第11章 小少爷的坏

戏台后面有道门,是木板做的,门下面有梯子,梯子大约二米多高,人就是从梯子上下的。

我来到戏台后面,站在离戏台十来米远一棵香樟树上,树上有个喜鹊窝,喜鹊在树枝上鸣叫翻飞。时不时还掉下一二片羽毛和鸟屎。

这时从后门陆陆续续的出来了人,然后下了梯子,我在人群中看见了小梅,我朝她轻轻的招了招手,小梅己卸了妆,神情略显疲倦,但她见了我还是强打起精神,笑着问:“戏己散场了,你怎么不回去?”

我说:“我在等你?我们戏才刚刚开始。”

小梅说:“小少爷,别开玩笑了,等我干吗?府上来了这么多客人,你要去招待。”

我说:“这个不用我操心,有老爷和大哥。”小梅问:“我今天唱得怎么样?”

我立马竖起大拇指:“小梅,你马上要成名角,台下的人都为你鼓掌,喝彩。”

小梅说:“小少爷,我担心后面,我希望一如既往地发挥下去。”

我说:“我相信你会正常发挥,我相信你能成功,你相信你会成为名角,轰动京城的名角,到那时多少王孙公子请你去府上唱戏?”

小梅幽幽的问:“如果我真的成了名角,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东府请西府邀,那你会不会生气?”

我说:“我干吗要生气?你好不容易熬到今天,不就是为了名扬京城吗?”

小梅说:“可是,小少爷,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成名了,会有王孙公子追求我,你难道真的不妒忌不吃醋吗?”

我说:“小梅,我不是心胸狭窄的男人,我虽不能胸怀天下。”

小梅说:“好了,小少爷,你快回去吃午饭吧,我也去吃饭,下午还有二折戏,本来是一折,台下戏迷强烈要求我再出场,领班的大荣也跟我商量了,我只好这样了。”

我说:“好吧,我走了。”小梅忽儿说:“小少爷,你等等。”

我一愣,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谁知她从衣兜里取出早己准备好东西,她让低下头,我很顺从低下头,她笑着为我戴上一个玉观音。

一边戴一边说:“男带观音女戴佛,观音是保佑你平安的。”

我说:“你那有这么银子,买这么贵重的玉观音?”

小梅说:“这是从旧摊上买的,不贵,贵了我也买不起,原来是我自己的,现在送给你,上面有我的体温和气息,小少爷,希望你能喜欢。”

我说:“我当然喜欢。”

小梅说:“喜欢就好,希望戴上我的观音,一生平平安安。”

我激动抓住她双手,朝四下看了看,还好暂时无人,我一把把她拥在怀中,她身子抖了一下,微微的闭上双眼,细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扑闪着,把头靠在我胸前,用鼻子使劲的嗅了嗅我身上的气息。

过了不到十几秒钟,又猛地推开我,惊慌的说:“小少爷,我,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小少爷,我怕。”

我问:“你怕什么?”小梅说:“我怕我连累你,我怕我坏了你的名声,小少爷,你明白,我是一名戏子,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也许我一辈子都生活在戏子,小少爷,你快回去吃午饭,我也走了。”

说完迅速的转过身,飞一般跑了。

我愣了一会儿,正准备走,一转身看见了秋叶站在我身后,秋叶冷冷说:“小少爷,怪不得你不见我家小姐,原来你有新欢了?”

我说:“秋叶,我求求你,千万不要跟你家小姐说,她现在在那儿?”

秋叶说:“她在那边。”秋叶用手指了指东边。又问:“刚才这个女孩子,是不是戏台上的那个女主角?”

我点点头。秋叶说:“放着名门小姐不爱,偏偏和戏子勾勾搭搭,这事儿要是你家老爷知道了,当场会气吞了血。”

我忙抓住秋叶双手,用力把她拉倒不远处花丛中,花丛边还有几株小树,这儿有些偏,再加浓密枝叶遮住了,所以看不见。

秋叶问:“小少爷,你想干什么?”我说:“如果你答应我,我就放你走,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秋叶说:“小少爷,你居然威胁我。”我说:“我不但威胁,你不答应我,我还毁了你这张白嫩的小脸蛋。”说完我从兜里摸出一把小刀,一把把她按在树上。

秋叶一看这神情,知道逼急了是什么后果。忙惊恐的说:“小少爷,小少爷,你千万别这样,我听你的话还不中吗?你把刀子放下,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我说:“好。”我收起刀子。邪魅的笑了一下:“秋叶,你现在该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秋叶说:“小少爷,我只求你快点,别让小姐知道了。”

我说:“小姐,她怎么会知道?她也许永远也不知道?”

十分钟后,我松开秋叶,秋叶娇喘着说:“小少爷,没想到你这么坏,现在你放心了吧。”

我说:“那又不是我,我当然放心了。”嘴角勾出一丝惬意满足的笑。

秋叶问:“不是你,又是谁?”

我说:“那是小少爷。”秋叶说:“你难道不是小少爷?难道小少爷从马上摔下来,把头脑摔糊涂了吗?”

我一时无法跟秋叶解释,其实我身上有二个人,一个是少爷,一个是我。有时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小少爷还是我?

就在这时,我俩听见玉娇在焦急的喊:“秋叶,秋叶,你在那儿?”

秋叶不敢吱声,等玉娇走远了,方才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秋叶在花园里找到玉娇,玉娇拉长了脸问:“你死到那儿去了?我找了你半天,吴总管在叫我们去吃午饭。”

秋叶说:“小姐,对不起,我刚才去上茅侧了,所以……”

玉娇咬牙切齿的说:“小蹄子,你总是有理由,别被那个野男人勾引去了?你看你那眼神,那身段……”

秋叶忙心慌意乱的低下头,轻声说:“小姐,你咋能这样说我?我不就是上个茅侧吗?管天管地管不住我拉屎放屁。”

玉娇扬手一巴掌,秋叶本能一闪,巴掌落空了。“你说谁放屁?”

秋叶说:“小姐,你误会了,我说我自己。”

玉娇骂道:“怕死小蹄子,你以为我真的打你吗?我若真的打你,你能跑得了吗?”

奚正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