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真实修仙

第24章 耕地

将彼岸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李修远苦笑的看了一眼陆天河,得了,要和师父好好谈谈自己走火入魔之事了。

走到陆天河的身边,李修远双膝下跪抬头对陆天河说到:“师父,弟子无能,还是被愤怒冲昏头脑,如果不是师父替我善后,那我一定会做出无法弥补的错误!还请师父责罚!”

陆天河抬起手来,李修远害怕的紧闭双眼,却是感受到一只大手放在的自己的头上轻轻摸了摸。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为师便不多说了。”

李修远愣愣得站起身来,心中尽管疑惑,但自己不用遭受师父得责骂也是好事,便又恢复精神的询问陆天河关于金丹境之事。

“修远,你既然已经到了金丹期,就应该知道你与凡人已经有了生理上的不同,也可以说,你不是正常的“人”了。”

“哦?我是感觉出来不对劲来,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师父能告诉我吗?”李修远对着自己的身子左摸摸右摸摸,还是没发现自己出现了什么变化。

“首先,你的金丹就相当于你新生的一个器官,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其次,金丹期后,你的身体再也不需要进食,可以达到完全辟谷,你的肉身回自己吸收天地灵气于体内温养肉身。”

陆天河一字一句说道:“还有最重要的,便是你可以动用神识观物,而不是肉眼凡胎,你自己应该可以感觉得到,尝试一下吧。”

李修远没等陆天河说完就闭上双眼慢慢感受起自己的神识来,慢慢的,他感觉周围的所有的一切都发出了属于自己的颜色,比如那一抹淡绿色应该是草地,那一抹小小的红色应该是朵曼莎珠华。

控制着神识往前看去,李修远发出了一声惊疑:“咦?师父呢?”

睁开眼,陆天河就站在他面前,再闭眼,神识中又完全没有陆天河的身影和颜色。

“师父,这是……”李修远挠头问道。

“这便是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不要完全去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要完全去相信自己的神识,要凭感觉和自己的决断。”陆天河神情严肃的说道。

李修远认真的思考一番,喃喃道:“感觉...自己...师父,我应该知道了。”

“那就好,现在把你的神识化作圆形,往四周扩散看看能到多远。”陆天河脸上的严肃消失,恢复了以往的笑容。

“好!”李修远闭上双眼,认真的往四周扩散着自己的神识,十米,百米,一里,十里……

李修远慢慢睁开双眼,对着陆天河轻声说道:“师父……我的神识好像能扩散到方圆五十里范围之内。”

陆天河没有出声,内心却是惊起滔天巨浪,平复了一下内心他才想起,或许是因为晋升为法宝的彼岸花的缘故。

他本以为炼成法宝的彼岸花,也只是有炼化魂魄增强灵魂能力的功能罢了,没想到居然在炼化过程中将李修远的神识强化到了如此地步,而且应该没有到强化的极限,等李修远到达金丹巅峰时,神识覆盖方圆百里应该不成问题。

“很好,既然你已经能灵活运用神识,接下来我们往南去,你来操纵飞剑。”陆天河故作淡定的让李修远来御剑飞行,同时拿出一把新的剑型法宝送给李修远作为新境界的武器。

李修远大喜望外,拿起陆天河给的法宝乐呵呵的摸着剑身,自己还在愁那两把法器剑在战斗中毁坏了自己用什么呢,没想到师父直接送了自己一把法宝,虽然是下阶法宝,但也跟自己以前用的法器大不一样。

“师父,嘿嘿,您也知道徒儿习惯用双剑,要不……”

陆天河又气又笑,弹了李修远一个脑瓜崩,对李修远说道:“这把剑足够你用到元婴期了,此剑名为萍水相逢,乃是两把剑合二为一的组合型法宝,你用神识催动看看。”

李修远听言,立即用神识催动萍水相逢剑,只见刚才的一把剑,突然凭空变成了两把,且没有任何大小长短的变化。

“妙啊妙啊,萍水相逢他乡客,同源不同身,炼制这柄法宝的人肯定是个炼器大师!”李修远啧啧赞叹。

随即也不在墨迹,将萍水相逢扔在半空,李修远身形一跃跳了上去落在剑身之上,陆天河紧跟时候落在萍水相逢的剑柄上,两人向着南云国南方飞去。

“方圆五十里,哼哼。”飞剑之上,陆天河心中暗自欢喜:“尽快让修远的神识提升到能与我相提并论,他就能……”

从极西之地开始李修远足足飞了三个月才到达南云国的南域,刚接近属于南方的地界两人就落下地来转为步行。

李修远虽然正气深厚,但也足足听下了五六次补充正气才能继续飞行,但他也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自己吸收灵气后还需要转化成正气,而自己的丹田却又比其他人大上不少,别人一个时辰可能就补满了,他却需要半天。

李修远也询问过陆天河解决之法,毕竟陆天河也是浩然正气体,然而陆天河却告诉李修远,只有突破元婴后,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浩然正气体唯一的不足之处。

“啊?那师父,如果我们金丹境遇到长久的车轮战或者群战的时候,岂不是会被活活耗死?”

陆天河轻轻摇头:“你只能用实力碾压到他们没办法和你耗,就比如你的梦千秋,金丹境有谁能接得住?”

“也是,嘿嘿。”李修远低头继续向前行走,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道:“师父,接下来的修行是什么,金丹境光靠自己修行好慢啊,我们去把南云国南方的坏人杀光吧。”

旁边路过的一个老汉,看到十几岁少年满脸笑容的对一个中年人说道自己要去杀人,而且中年男人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老汉放下锄头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干活干多了累坏了,又或者是年纪大了耳朵沉听错了呢。

“唉,我都这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要出来耕地,外面耕完晚上回家继续耕,早晚得累死啊!”老汉苦笑的叹了口气,把李修远这回事忘得一干二净,继续向前慢慢走去。

感情本是无用之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