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当咸鱼女配被迫逆袭

第5章 我是冷宫小公主5

阿满自然是没有头绪的。

她这几天在飞雪台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若不是系统提醒,她甚至想不起自己头顶上还悬着把利剑。

“可是飞雪台里一切正常,这具身体也很健康,实在不是会突然生病的样子。”

阿满很头秃。“你那里有没有别的线索?”

系统无奈:我要是有的话早就提醒你了,原著中关于你的描写只有四个字—“意外夭折”。

阿满:真是一点都不意外呢!

接下来几天,她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生怕错过什么蛛丝马迹导致自己任务失败,那时可就真的死翘翘了。

直到初三,一切如常,阿满有些烦躁。

“系统,你确定今天是原主的死期?飞雪台里除了这几个人外连只蚂蚁都没有,到底能发生什么意外让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夭折?”

“既然意外不在飞雪台,那是不是在外面?”

阿满的目光就转向紧闭的大门,她不太想出去,毕竟刚被敏妃教训没几天,暂时还不想惹她生气。

系统提醒她:你傻呀,不能偷偷出去,那就光明正大出去呗,敏妃又没有禁你的足。

阿满眼前一亮,自己怎么忘了还有这种操作,看来做小孩子久了,思维都被同化了。

她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多动脑子,免得完成任务后智商变低。

她噔噔跑去敏妃房间,敏妃和秋美人在看账册,秋美人手中一把算盘,正打的劈啪作响。

听到脚步,她放下算盘,起身将阿满抱到炕上,笑眯眯地问:“阿满怎么不去玩玩具?”

阿满冲秋美人甜甜一笑,就像一个软乎乎地奶团子,甜进了人的心底。“阿满想娘亲和秋娘娘了。”

然后悄悄观察敏妃的脸色,敏妃也在看她,虽然不似秋美人笑意盈盈,神情却也十分温和。

她心下定了定,给自己鼓了鼓劲,糯糯和敏妃道:“娘亲,秋娘娘,阿满想出去玩!”

秋美人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有些紧张地道:“外面天寒地冻的,我们就在家里玩好不好?”

阿满自然说不好,她出去可是去保命的。系统说了,如果不解决掉这次危机,那么她就有可能因为别的原因丧命,那才是防不及防呢。

见拗不过她,秋美人有些着急,求助地看向敏妃。

敏妃终于开口,她神情温和,看着阿满,问:“阿满,你为什么要出去?”

阿满对手指,理由她早就想好了,“阿满上次给娘娘们折的梅花弄丢了,阿满想再去折一些。娘娘们不能出去,看看梅花也就像看到外面了。”

敏妃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顿时如饮甘露,心软的不行。

秋美人早“哎呦”一声把她抱进怀里,一边搓揉一边道:“阿满这么这么乖,娘娘真是爱死你了!”

阿满期盼地望着敏妃,小脸还被秋美人揉搓着,含糊不清地问:“羊(娘)亲,拉晚嫩出克吗(阿满能出去吗)?”

敏妃看着小闺女亮晶晶的眼睛,想到之前她乖巧呆在飞雪台的模样,想了想,孩子不能关的太紧,于是点头道:“可以,不过要带着小福,而且只能在附近玩一会儿。”

阿满连连答应,和两人道别后就像只出笼的小鸟似的飞去找小福了。

秋美人不安地看着阿满雀跃的背影,十分担忧:“敏姐,就这样让阿满出去,没问题吗?”

敏妃拿起账册接着看,声音很淡定,“赵玮今天一早出宫去了,何况孩子大了,不能一味地关在家里,也关不住。有小福跟着应该吃不了什么亏!”

小福是飞雪台的小太监,沉默寡言。平日里跟在刘公公身后忙进忙出,存在感不高。原主出去玩时都是他跟在后面。

阿满带着他走出去没多远,就有两个十多岁的小太监拦在两人面前。

阿满:果然过来就有收获。

一个小太监要来推阿满,被小福拦住。他动作一顿,凶神恶煞道:“老实点,跟我们走!”

然后裹挟着他们就往御花园而去。

小福手动了动,随后就看到阿满充满期待的眼神。便低头默默跟在她后面。

一行人到了御花园一角,那里正坐着个身着宝蓝绣五福纹袍子的小男孩,七岁左右,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神情却十分嚣张欠扁。

“宿主,这是二皇子赵恒,他娘就是反派朱贵妃。”

原来这就是将来被她娘亲废掉的太子,他找自己做什么?

看到阿满,赵恒鼻孔望天,问那个小太监:“这就是飞雪台那个小野种?”

小太监忙点头哈腰回话:“回二殿下,就是她,我们在外面守了好几天,亲眼看到她从飞雪台里出来的。”

咦?他们居然在外面蹲自己,看来是有备而来呀!不知道原主之死和他们有没有关系。

赵恒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她一眼,又仿佛看到了什么脏东西, 嫌恶地挪开目光。

“一个不知那里来的野种,也敢自称是公主?你也配?你们好好教训教训她,给她醒醒脑子。”

小太监们立马朝阿满扑来。

小福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小太监们左冲右突,却始终碰不到她一片衣角。

系统感叹:怪不得敏妃要你带着他,原来身手不俗呀,不愧是女主,身边随便一个下人都不简单!

阿满也在心中狠狠点头,佩服她娘亲的先见之明。

赵恒却看的皱眉,不满地骂道:“废物!”

然后吩咐身边一个孔武有力的小太监,“巴固,你去拦住那个不长眼的东西。”

巴固顿时握拳朝小福挥去。

随着巴图的加入,小福变得左支右绌,一个小太监趁势从他的防线里穿过,眼见就要抓住阿满。

小福立马回身来挡,谁知巴固一拳朝他面门打来,他侧身闪过,也就这一瞬的功夫,小太监的手已经碰到了阿满的衣襟。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小福心下一咯噔,视线落在阿满身上,见她好端端地站在原地才松了口气,然后朝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见那个企图抓住阿满的小太监正捂着右手倒在地上,表情狰狞痛苦,口中痛呼不断。

变故来的太突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不断交手的小福和巴图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系统:……

它是唯一看完全程的,就在刚刚,阿满突然出手,抓住那只即将碰到她的手,双手合力捏住他的中指奋力往下一折,然后就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咔擦”声,那根手指应声而断。

阿满看着痛的满地打滚的小太监,心中冷哼。

她当年可是跟着教练训练了大半年防身术。不敢说身手有多好,出其不意制服一个普通成年人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这身体虽然年纪小力气不足,可对方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只要用上巧劲,也够对方喝一壶了。

赵恒见巴固出手竟仍未拿下这小野种,己方还伤了一个。顿觉颜面尽失,愤怒和不甘冲散了理智。

他眼睛发红,怒吼一声“你找死!”吼完就径直朝阿满扑去。

调皮松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