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子

第42章 赤罪之子

毕竟,在高层有朋友是值得的。

甲骨文神庙是一座令人毛骨悚然的建筑。乳香和密尔在空气中浓浓地悬浮着,窒息了感官,使眼睛灼痛。穿过镀金的牌坊,经过用生命守护神谕的碎潮教英武者身边,我几乎看不到一只脚在我面前。

地中海的冬风,对于一个平民界最可怜的修士来说,几乎不值一提,但在这座神殿内,我不得不咬紧牙关,不说话。墙上的火把冒出的烟有点冷,时时刻刻都散发着乳香、没药和爱奥尼亚海的味道。

烟雾像盐水一样粘在我的皮肤上,在离拱门不到三步的地方让我冷汗淋漓。我的脉搏在我的喉咙里快速跳动。我吞下了本能的战斗冲动。在我的生活中,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样的存在。

“小心点,”Kyno喃喃道。“诸神在看着。”

“不,他们不是,”我说,心烦意乱。我透过烟雾和海泡凝视。“但她是。”

碎潮神谕是一位老太婆,瘦弱而虚弱。与 Kyno 相比,她的青色装束质朴,颜色鲜艳,而女人本人则被洗掉并变灰。她的头发,她苍白的皮肤,甚至她的眼睛。失明的女人无误地盯着我,脸上的皱纹随着她的假笑而皱起。

“有人不属于这里。”她的声音和她其他人一样脆弱而苍老,几乎听不到墙壁上海盐火炬的噼啪声。

奇诺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说话之前将我拉了回去一步。他严厉地看了我一眼,好像我会因为一句冷嘲热讽的评论而开始向坐在她权力座位上的神圣女人开枪。我什至还没有自我介绍。

“尊敬的甲骨文,”他恭敬地说,低下头。“这些卑鄙的诡辩者是来表达他们的敬意的。”他又看了我一眼,似乎很惊讶地看到我也低着头。老实说,我做了什么让他对我的印象如此之低?

“我确定你有。”老妇人用蜘蛛般细的手招呼我们上前。“那么,到深处去——如果你会游泳的话。”

我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她的出现将我包裹住了。

深度是描述它的恰当方式。我感到自己在下沉,无休止地陷入一个越往下越黑越冷的存在。就在我的脚无声无息地踏过坚硬的石头时,我还是坠入了深渊。当我走近时,那个女人褪色的灰色眼睛跟踪着我。一种反射,我意识到。不是她能看到我,不是用她的眼睛。是她知道我在哪里,她的眼睛记得跟着。

“你失明多久了?”我问神谕,停在她够得着的地方。

“从我出生的那天起,”她说,伸出一只虚弱的手抓住我的脸。她的皮肤比烟还冷,光滑,完全没有老茧。“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的?”

我考虑过。“四个月前。”

“自大的男孩,”她笑着捏着我的脸颊。“正确的答案也许是明天,如果命运眷顾我。”

Kyno来到我身边,他的姿势僵硬,神谕的存在席卷了他。他眼中的火焰闪烁着,阴沉着,在海浪下沉寂。他胸部的运动有一种缓慢而有节奏的特性。一种呼吸技巧。

“那你呢,年轻的破浪勇者?”神谕将那双盲人的眼睛转向了 Kyno。“是什么让伟大的猎人来到我卑微的神殿?”

“我们寻求指引,并献身于潮汐,”他回答道,声音略带紧张。

神谕摇了摇头。“顺序应该是相反的!”奇诺做了个鬼脸,低下头。

“我很抱歉。”

“我能给你什么样的指导?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至少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众神不再引导我们了。”

“这就是你的全部好处,是吗?”我一边问,一边漫不经心地观察着她的细节。残存的显着容貌已被岁月磨蚀——高贵的鼻子,尖尖的颧骨,在乳白色的迷雾下,锯齿状的瞳孔被分成三段。“一生与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和女人,传奇的灵魂在每一个机会都在寻找你,而你无话可说?我可以在一个没有洞的盒子里度过一生,但最后还是有一些有用的东西要说。”

Kyno 试图打击我,但他不是 Sol。我带着 pankration 意图将这一击打到一边,与盲人 Oracle 保持目光接触。他不敢用力挣脱我的手。不在这里。

“比你看起来更聪明,”老妇人赞许地说。“可是,是什么让你觉得你配得上我的智慧?”

我嗤之以鼻。“是什么让你觉得你的智慧配得上我?”

“狮鹫!”奇诺咆哮着,惊慌失措,同时也被激怒了。何。似乎我需要做的就是打破他那种粗犷的坚忍,让他的邪教的神圣使者参与进来。

神谕笑了。

这是死亡之门上一位老妇人断断续续的笑声,但也是阿利科斯(Alikos)悬崖边的海浪,飓风撕裂爱奥尼亚海的海面的咆哮。奇诺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胸膛以一种受控的呼吸技巧再次起伏。我眯着眼睛穿过海浪,擦掉眼睛里的盐分。

“的确!”碎潮神谕者鸦雀无声。“就是这样!除非我们亲自探查海浪的深处,否则我们怎么知道海浪下面是什么?如果我们不先走出洞穴,我们怎么能辨别是什么在投下阴影呢?”

她突然从她一直坐着的软垫座椅上站起来,对她干瘪的身体来说太大了,然后向前倾斜用双手抓住我的脸。对于她所有年龄的人来说,那一刻她的抓地力无疑是强大的。她深深地看着我的眼睛,近得我都能闻到她呼吸中的葡萄味。她现在不仅仅是老了。她很古老。

她的学生是三叉戟。

“是什么让你们这些猩红儿子们强迫你们去你们不想要的地方,说没人想听的话,做绝对不能做的事?”不知何故,我感觉到神谕不是在对我说话,甚至不是对她自己说话。“你心里有什么地方对上天的建议感到恼火?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我假笑并试图回答,但她打败了我。

“因为磨难是最好的部分。”

“我以为你再也看不到未来了,”我困惑地说。

“当过去就站在我面前时,我不需要看到未来,”神谕说,用她的双手拍着我的脸颊,把我的头从一边转向另一边。用那些三叉戟刺穿我。“你们都一样。以下如上。”

我内心的某种东西痉挛了。“你在说什么,老女人?”

“我在说你,傻孩子。什么是你在说什么?你是来找我咨询的,不是吗?或者,也许你来这里只是想看看你希望有一天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的头一直向后倾斜,我不能完全看她。但我表达了我的意图。“我不希望。”

“不,你没有,是吗?”她沉思着,细细的手指沿着我的颈部和下方的静脉运行,探查我的躯干。在寻找什么,我说不出来。“你行动。所以行动吧,此时此地。你得到了 Oracle 的关注,所以好好利用它。我要不要检查你的心脏是否有恶魔?”

我嗤之以鼻。“请。”

“物理治疗,然后?这位老太婆要不要理会她自己的酸痛,去照顾你的?”她的指尖刺入我肋骨下敏感的肉体,在我的胸口发出闪电般的感觉。不是很痛苦,但肯定不是快乐。

我握住她的手,把它们拉开。“没有什么是你的手能为我做的,我自己的手做不到的。”

“不是精神,也不是身体,”她毫不在意地说。“那么是思想问题。或者更确切地说,一个答案。”

我歪着头。那双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显然,除了失明的**。一些狡猾和淘气的东西,与她的年龄完全不符。老妇人从我身边拉开,转过身,从她神圣的三脚架周围的各种架子、桌子和架子上扫过。

最后,她用得意的咯咯笑声从杂乱中抽出一张假脸。

这是一个剧院面具,由柏木雕刻而成,涂有浅色调。一个女人的脸,苍白,苍白,惊恐。嘴巴怪异地张开,让戴着它的人有呼吸和听到的空间。眼睛睁得大大的,空洞的,眼窝扩大,让佩戴者看得见。眉毛浓密,刷着金色,沮丧地拱起。那是见鬼的女人的表情。

“你是来找这个的,对吧?”

这个?“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神谕把面具压在我手里。摸起来很光滑,而且莫名的温暖。

“这是你拒绝问的问题的答案,”甲骨文说。我猛地抬头看着她。她的表情轻松而狡黠。这让她看起来年轻了半个世纪。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戴口罩,”我告诉她。她只是笑得更开,露出牙齿。

“这不是面具,”她说,这句话意味深长。我意识到她仍然握着它,她多节的手的指关节因握紧的力量而流血。“这就是你的未来。”

我猛地从她手中挣脱面具,将它在我手中翻转过来。里面刻着一个字。我读了一遍,然后又读了一遍。我的心在胸膛里砰砰直跳。

“赤罪之子,”神谕以退潮流沙的声音低声说道,“你竟然敢在旅程真正开始之前闯入命运使者,用你傲慢的眼睛掠夺他们寻找他们的神性。这个世界上有一万个谜团。你真的认为你已经准备好解决其中最大的问题了吗?”

“你是谁?”我喃喃自语。

老妇人蜷缩着手指,向我招手。我倾身向前,她在我耳边低语。

“我的名字是梅尔波梅内。而我是你们的第一个患难。”

我转身大步走出了寺庙。

Kyno在上山大约一百步的时候追上了我,他的眼中透着一丝狂热。踏上台阶时,鳄鱼披风似乎在甩尾巴,这就是冲锋的威力。

“那是什么!?”他对我的要求,他的精神和影响掀起了一阵骚动。

我皱着眉头,将手中的面具翻来覆去。

“我不知道。”

但我想知道。

八分之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