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鸦掠影

第89章 平民

道路两旁的红叶不住下落,赶路的二人好像是这红尘里唯二的旅人。

“其实他们这样的也很痛苦。”,杨龙坐起来,轻轻抚摸着大猫的背。

看着杨龙满脸愁容的样子,林风不知如何安慰,“那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解脱呢?”

他摇头叹息,“我也不知道。”

“如果让死人国度重新接纳他们,他们会不会好起来?”,林风想到了自己看到的灵。

“也许会吧。”,杨龙抬起头,眼睛中重新出现了光芒。

但是,现在没人知道亡灵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来越多的灵都徘徊在现实世界,同样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快到了。”,杨龙看着眼前的山头向林风说道,“翻过那座山我们就到目的了。”

“好。”,林风回答,“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做?”

杨龙回头,诧异地看着他,“走的时候老头没给你说吗?”

说?说什么?

命运是什么东西?

还是,你的亲人快死了,你也快跟着去送死你去不去?

“我知道了。”,林风回答,“我们去救人。”

“救谁?”,杨龙没有提出异议,反而答应的很爽快,似乎他并不在意这个命令是谁下达的,他只管执行。

“平民。”,林风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几个开拓者。”

“明白。”,杨龙点头,“我们要怎么进去?”

“潜进去,最好别惊动任何人,看到目标就带他们出来。”,林风感知了一番自己的命运卡牌和黑色长剑。

它们都正安静地呆着,没有一丝异动。

往日里那个消化状态的命运卡牌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整装待发。

既然那里在不久后会发生巨大爆炸,那么他们要做的只是尽可能少的避免正面冲突,把人救出来就算成功。

“我知道了。”,杨龙明白,林风心里没有计划,“我会让鹰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然后我们从另一边摸下去,你觉得可行吗?”

“可以。”

“大人,我们运送的东西到了。”,黄金宝座下,来人双手交叉放在腹前,毕恭毕敬说道。

宝座上,那猩红色的眼瞳渐渐明亮,仿佛刚从梦里醒来。

他撇了一眼来人,神色不悦,“送他们去工厂就好了,何必到我这里来汇报。”

来人咬着嘴唇,似乎在思考,“寄货的那位大人说有些东西要请您亲自过目。”

“要我过目?”,他眉头一扬,“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下属顿时脸色苍白,身躯微微发抖。

那猩红色的眼睛仍静静地注视着他,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头洪荒猛兽盯着,下一秒就会被开膛破肚。

他颤抖着回答,“是……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血眼仰天长笑,仿佛没有看出下属的窘迫,“穆赫啊穆赫,终于你是对我低了头啊……”

他从宝座走下,巨大的身躯挡住门口投射的阳光,肉眼可见的,炽热的夕阳照出他的身影。

来人松了口气,仿佛全身在这一刻放松下来。

在被穆赫指名传话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就仿佛再看一具尸体。

年长的队长拍着他的肩膀,示意年轻人接下来吃好一点,把人生看开一点,这个关系着他们生死存亡的重活就落在他的头上了。

穆赫的原话可不是这么好听的。

还好血眼没有追问穆赫的原话是什么,这让他逃过一劫。

巨大的钢铁舰艇在红色的浪花簇拥下驶进港口,在船尾拖出一圈圈涟漪。

指挥驳船的船工手里挥舞着红色的旗帜,数十名船工拖起绳子救生圈等物品站在一边静候。

驾驶室里是大副操控着船舵,他已经抛下执行任务的三人回到了船上。

在像船长汇报情况的时候编造了他们遇到野兽攻击的谎言,虽然船长让他继续开船,不过从船长阴鸷的眼神里他仿佛读出了自己的下场。

没有完成任务的人是要被投进海里喂鲨鱼的。

哪怕他是船上的大副也一样。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虽然他们不是什么天子那样高贵的人物,但想要服众这样的处置方式也是异曲同工。

下面的船长站在甲板上,顶着刚出炉的煤炭一样的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偏了偏了!”

在他走神的这么一会儿,下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仿佛下一秒船就会从他的身上开过,将他碾得稀碎。

“往右往右!”,好像有鞭子在他的身上抽打一样,下面的人嘶吼着,仿佛用尽了全力

“知道了知道了。”,大副皱着眉嘟囔道,“妈的,真吵!”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应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下面人的感受是怎么样的,他还无暇顾及。

反正他们也是送货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要那么较真了。

“谁在开船?”,雄浑的声音在人群身后炸开,仿佛是雄狮发出咆哮。

如同绿林中的猛兽宣告自己的地盘,弱小的野兽在咆哮中四散逃乱,听者无不跪倒颤服。

大副透过猩红海水沾染的玻璃上向外面张望,他看到了站在岸上的如同小山一样的健壮身影。

在这样海风徐徐地方,那人还赤裸着上身,和他人区别开的不只是他那双仿佛流淌着敌人血液地猩红色地眼睛,还有他那如同小山一般的身躯。

仿佛铁块一般的肌肉堆叠在他的上身,两手握拳更显双臂的壮实。

漆黑的仿佛铁链的黑色条纹蜿蜒缠绕在他上身。

他穿着黑色的皮裤,裤子下暴起的青筋也隐隐可见。

红色的花纹烫在漆黑的皮鞋上,那双皮鞋能映出自己的倒影,大副暗暗想到。

在知道那位来了之后,指挥也不敢咆哮了,手里的动作也轻微了几分,哪怕他的船偏离了正确航线一大截。

嘭。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巨轮一侧撞上了岸,手握绳子的员工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仓皇逃窜。

“该死!”,他是久经沙场的老舵手了,这次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

一定是那个人的眼睛太邪门了!

他在别人的身上找自己的原因。

叫我阿东就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