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鸦掠影

第17章 第二次

“难得啊,叫我上来干嘛?”,胡子拉碴,眼带上有着明显的黑眼圈,黑框眼镜也遮不住,一脸颓废的中年男人,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坐在陆镇海的面前

陆镇海拿出那封信,递给这个中年男人,指了指上面的内容,然后双手交叉,示意他自己看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就拿刚进来的那小子的命做赌注好了……”

中年男人抬头看向陆镇海,“你们搞不定,所以想来请外援嘛?我好久都没动过了”

说完,他伸了个懒腰,“没有查到是谁发的吗?”

没有理会中年男人慵懒的态度,陆镇海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对方很高明!”

中年男人不屑地笑了笑,“以前我也很高明!”

“不一样!”

“不一样?”,中年男人对上陆镇海的眼睛,小小的办公室内剑拔弩张,“哪里不一样?”

陆镇海没有理会现在腾祁这明显不对的情绪,继续说道:“我感觉,他们要卷土重来了!你得回来,腾祁!”

“回来?帮你们救这小子的命?”,腾祁手指敲着桌子,“这么多年,就让我出手来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孩?我总得……”

陆镇海递过来一份文件,阻止了这位继续发牢骚

腾祁看着文件上那张照片,熟悉的名字,熟悉的个人描述,神色微动

只是一瞬

“就这吗?我可没看出他有哪点特殊!”,腾祁推了推眼镜,表情又恢复成最初漠不关心的模样

“扶桑,给了他一片叶子”,陆镇海模仿着腾祁推眼镜的样子,在鼻梁上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

“嗯……”,腾祁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陆镇海见他有些动摇,立刻乘胜追击,“你是从上面调下来的,应该比我更熟悉这个组织”

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喝着咖啡,不知道那副黑框眼镜下在思虑着什么

“你在下面呆了那么久,就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腾祁似乎对这个话题失去了兴趣,喝掉最后一点咖啡,推开凳子转身欲走

“这个世界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我对快要毁灭的世界没有兴趣,何况……”,腾祁回过头来,黑框眼镜闪过一瞬的光芒,“我在下面,管的可是太阳!”

陆镇海收好那份文件和信,朝着门口的背影说道,“不管有没有太阳,天总是会亮的”

“胡扯!”

门外,一个声音远远的传了进来,还有被这个声音吓到的惊呼声响起

只是,绝大多数门外办公的众人都不知道,这个在总镇守门外大放厥词的中年男人是谁

……

林风离开了镇守处,乘坐公共汽车回到了贝克街

看着外表破旧的221号,林风思索这要不要换一间更好的房子住

只是,楚胜镇就这么大个地儿,无论自己搬往何处,总免不了被人窥视

这里还有自己所熟识的邻居,一群就算自己喝醉了也要把自己扛回来的热心邻居,何况自己现在还是编制内的人,要是有人想要动手,还得考虑自己背后镇守处这座大山

很快,林风便把换地方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今天施雯说要去找那群紫衣人的麻烦,林风还不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一场大战

他从厨房里找来了几乎冻成冰块的肉,翻手唤出黑剑,轻轻挥出

剑刃深入肉块约莫一厘米,按照林风这力度,还有这肉块的硬度,这剑可以说是相当锋利了

这要按照七国的规矩来算,林风也算是非法持有管制刀具了

砰砰砰

三声敲门声响起,这次不同于上次,有了镇守使这层身份,林风也不用担心有特殊情况会发生

对着门外的人回答道,“来了!”

然后把切出裂缝的肉放在碗里,收好剑,胡乱的在洗碗帕上擦了擦手,走到门前,拧动把手

吱呀

门开了,门外,一头白色短发,戴着帽子的女人正等待着,看着林风开门,她露出了开心的笑脸

她的穿着和林风之前撇到一眼的穿着一样

她那天就来敲门了,但是没有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风总感觉,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莫汐和那日带着自己到扶桑树下的莫汐气质有些不同

不过,别人都走到门口了,林风还是礼貌地回复了一句,“请进”

林风侧过身子,好让这位女士进来,虽然不知道她来找自己什么事

但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毕竟,她也算是带自己进入这个神奇世界的引路人

“要喝点什么吗?”

“可以”

没有料到还有客人来,林风为莫汐抽开凳子,“你先坐会儿吧”

然后走到老旧电视机前蹲下身子,抽开下面电视柜的抽屉,在里面翻找着茶叶

只是,来者并没有客气地坐下等待

而是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林风身后,举起了长刀

任务,就这样完成了!

女人狞笑着,面容迅速改变,幻化成另一个林风不认识的面孔,如同眼镜蛇吐着蛇信子

长刀向着林风的心脏,一击刺出

抱起茶叶罐,林风回头

噗嗤!

鲜血飞溅,鲜红覆盖满地

一缕温热,自林风脸上传来,腥甜味冲入林风口鼻,占据肆虐每一个部位

上次他倒的太快,这次是他离生命离去最近的一次

看着近在自己眼瞳上的刀尖,一滴鲜血从刀尖滴落,落在自己脚前

林风颤抖着,向上看去,白发下面赫然是另一幅面孔

不是莫汐!

看着这个女人举起的长刀,林风明白了

她是来杀自己的!

那,她背后的另一个持刀人又是谁?

女人的尸体快速倒下,露出背后那一袭红衣

没管林风的状态,施雯自顾自地掏出手帕,认真擦着刀上的血迹,不似杀了个人,好像刚才只是随手挥了一刀

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林风长喘了一口气,气息忐忑

现在他应该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

只是,三年来,第一次清醒地见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哪怕自己有过第一次经验

此时的也忍不住害怕,大脑一片空白

用衣袖擦去脸上的血迹,抬头,只看见了施雯那满不在乎的神情,还有一句不耐烦的问候

“还没适应呢?”

叫我阿东就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