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饭星球

恰饭星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6章 像想幻种

你们人类是被神眷顾的生灵。

老者曾对裘明这样感慨。

等裘明问为什么时,他回答说:人类正常成长后便可拥有不低的灵智,也会随着成长具备至少一阶的魔力,这是很多东西都做不到的。

有的东西浸在魔力内一辈子也无法觉醒,有的东西即使觉醒后灵智也高不了。

所以才有些组织把人类看作神明的使者,或者神明本身。

“但人类不是神。”这是老者的看法。

他们一样会对善意断章取义,对恶意火山浇油,天生就有这样的倾向,奈特钢蛛和言灵鸦只是加速这个过程罢了。

他们依旧呆在岛屿的边缘,脚边就是漫过浅沙的湖水。

一只只白色的球在洁白的绿草花海中飘过来,齐齐盯着虎着脸的魂球,跟着他在湖边转悠。它们是被魂球“吸引”过来的魂之精灵,前来寻找他们的大哥。

就在魂球沿着湖泊转一圈后,除了个别四阶的,三阶及以下的魂之精灵皆为其一往情深、要死要活了。

“叽!”魂球惊恐地扔下黑猫,一滚就钻进小树林里了。

嗖嗖十几道流光跟着冲进小树林中。

黑猫优雅地甩尾巴,瞟向裘明:“喵?”不去救球哥吗?

裘明闻言果断收回视线,头一撇:“救个球救!”

让那只球自生自灭,好好领悟一下生活的艰难与困苦!

除了那些蜂拥而来的魂之精灵,这座岛屿还生长着茂密的树林,在其中有许多小孩子模样的花魂不出声地玩捉迷藏,在丛林间时隐时现。加上那些儿童心性的魂之精灵,整个岛都是幼儿园一般的存在。

先知则是这所幼儿园的院长。

裘明在心中把魂球扔到一边,面对着清澈的波浪低声喃喃:“那我们怎么办呢?”

表面上是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询问和他坐在一处的老者。

那枚种子浮在他的面前,在他眼里依次变化为一只十几米高的银色巨龙,一条携有开天辟地之势的发光条带,以及一个身形佝偻、面部都是褶子的老者。

变来变去,它在最后定格为一个立于裘明身前的高大而光辉的人形轮廓。

(生灵种属)像想幻种

(生灵属性)气/魂/星辰

(生灵能力)

【灵感】感应生灵与一定种类非生灵蕴含的记忆。

【变形】

【模仿】模仿对方所希望的举止,并还原一定程度的能力。

(介绍)可以变形为完美符合内心期望样子的幻种生灵,卓越者甚至可以复现惟妙惟肖的举止,由人们的期望而生。

就像裘明所接收到的信息,这枚悬浮在空中的种子就是稀有的像想幻种。

空间、星辰和神秘这三种特殊属性在所有属性中十分稀有,属性能力上也各有特别之处,不容易对付。

这种像想幻种就可以通过能力组合感应出目标内心所想,并通过【模仿】再现目标所愿之物或所思之人的行动和举止,以通过目标的“想念”而继续生存。

当然在野外环境中的像想幻种不可能这么平和,这枚明显是被先知事先“调教”过了。

应该是考虑到裘明一个人类会感到寂寞。

说实在的,也的确是有一点。不过裘明现在被别的事情引起注意,无暇思考什么孤身一人的问题。

“你小子怎么了,那么深沉?”老者很贴心地主动去问。

他这几天也是被裘明磨得没脾气了。

裘明抬起头:“老爷爷,你去过梦境世界吗?”

“梦境世界?”老者眨眨眼,重复说着,“就是那个闻着白色花卉的花粉后可以进入的环境?”

裘明点头。

“去过,年轻的时候总是哪都想去看看,怎么啦?”老者很坦然。

“……”裘明组织了会儿语言才开口,“梦境世界,跟这里,很像,却不一样……”

老者挑眉,猜到他想说什么,还是被勾起兴趣。

“在那里,一个人有强烈的坏情绪也会造成污染和破坏,所以他们布置哨塔、保卫处之类的地方,由梦貘把守。

“在冥灵这里,同样会造成污染,但是……管得却不是那么严。”

老者专心听完,叹了口气,放下正在给黑猫按摩的手:

“你想说,冥灵国管得太松了?”

裘明立马否认:“没有,只是觉得很纠结。”

纠结这两个地方,哪个地方做的才是对的。

梦境国度不允许负面情绪的存在,通过规则和梦貘的能力不厌其烦地洗清人的精神,以此对抗可能出现的魂系污染;冥灵国则是允许人们产生负面情绪,这样的选择便导致警卫的牺牲和不时的横祸。

如果没有进入过恶龙之境,裘明绝对会没有丝毫犹豫地选择梦境世界。然而,在见过那些宁心薄荷之后,他自己也摇摆不定。

他在慧网中的师傅,那条唯一的食古化龙,就连产生负面情绪的能力都不具备,只会浸润在薄荷凉过心肺的孤冷中自我封印。

谁敢保证梦境世界的这条路最终不会走向这种结局?

涉及精神自由和人身安全的两条路,哪一条才是对的?

裘明没说出来,而是以这样寻思的眼神盯着老者,但后者沉吟许久,没有回答。

“你这样做得挺好的。”他只等来一句摸不清头脑的夸奖。

“嗯?”

老者捋胡子,笑了笑,干脆地批驳裘明的志愿:

“在这之前,老夫一直都觉得,你当个学者,或是像先知那样当个晓者,这两个都比你去当个行者要强。

“莫怪老夫说得比较直,你要知道,行者在封贤后可以选择将一种能力质变,其中就包括‘强身术’。”

他双眼如同精敏的钻头,试图嵌进裘明细瘦的胳膊还能找不到目标。

“这也导致各国在对行者的培育中十分注重体质的培养。

“你这身体素质连同龄人都比不上,到时候怎么跟那些行者比?”

未等裘明反驳,他又一转态度:

“不过你本来就是倒数第一嘛。”

这句话像是尖锐的利剑,刺穿了裘明的小心脏。

“另外,”老者看到裘明那憋屈的表情,呵呵一笑,“不甘心啊,你有本事考好点?”

被他刺的裘明为求索答案忍辱负重:“然后呢?”

“哼,然后就是,你这脑袋能自己想东西,不会人云亦云,”老者撅着嘴,得意地补充,“有我这风范了,做个行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透过他的表情,裘明依稀间仿佛看见了魂球老了之后的样子。

人以类聚,兽以群分啊。

话题却已经跑出去老远,裘明追问着:

“那你觉得冥灵国做得对吗?”

休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