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饭星球

第139章 问

隔天,云层灰得发白时,小船悄然在岸边停下,没有颠簸。

裘明几人早已醒来,精神饱满地跳下小船,踩在这方小岛湿软的土地上,四周萦绕着淡淡的雾气。他们每呼吸一次,仿佛都将一部分自然的精神吸入肺里,润泽留有些许倦怠的头脑。

岛上铺着细小的草植,魔力反应很微弱,绿得挺深。

“行了,老头子就到这里,你们自己走吧。”

使劲搓了几次怀里惊愕的魂球,老者颇为潇洒地甩手,将之抛到裘明怀里。

“叽!”

“好啦好啦,别生气,先知还等着你们呢。”老者笑得眼睛都瞧不见。

说完后,他低头看了一眼默默走向裘明脚边的黑猫,勾起嘴角,背着双手,晃晃悠悠地沿小岛的边缘地区走去。

魂球没处撒气,果断将情绪抛到脑后,抬起五官,对着裘明“叽”了一声。

“走吧。”裘明呼了一口气,与黑猫对视一眼,对方抬起爪子晃了下。

哦,不用抱啊。

“叽。”

“不慢了,要不然你驮我?”

“叽。”

“你才菜,小猫你说句话。”

“喵~”

“你们俩商量好的吧……”

微凉的气温,间或有几声鸦鸣的宁静,发昏的天色,打着旋的浓雾中,一人一猫走着,一球呆着,几个矮子絮絮叨叨,朝浓雾弥漫的岛屿中心走去。

……

岛屿一边,一个白发而消瘦的男人正在搓揉着长在地上的稻草枝杆。

他的动作突地一顿,转过头。

在一小丛树林中,一个应该不到一米六的身影一手拨开拍在他脸上的树枝,一手托着个圆得支棱的白球,狼狈地跳出来。

“叽。”圆球不忿:你居然还迷路。

“不是你最开始指的路吗?结果错完了。”面对圆球的魂球先告状,少年怼了回去。

“叽。”哥先前可是朵大脑不出、小脑不迈的娇花,那能一样吗?

“那你指个球路。”有没有自知之明?

“叽。”你信了,哥有什么办法。

“魂球!”

“叽。”咋了?

“……吵你呢。”

“叽?”

“咳咳。”一道男声突兀响起,一人一球俱是一惊,下意识转向声音来源。

他们发现那是一个白发黑眼,高大但消瘦的男人,虽然虚弱,但看着很是年轻的样子。

“你们就是裘明和魂球,”他将眼神向后移动,定睛瞧到尾随出来的黑猫,“还有黑猫吧?”

圆滚滚的魂球惊悚地缩在裘明怀里,对自己无往不利的感应产生质疑。他在刚才完全没发现刚才还有个人,可哪怕是对罗曼、盾二这些人,他也总能依稀中有些感觉的。

一定是这个弟弟人类干扰了他的注意力!想到这些,他偷偷伸出触手,拧着裘明手臂上的皮。

“啊!”裘明痛哼一声,扒着怀里的球,将触手绕着球身套了一圈。

黑猫攀上裘明的身体,如一片树叶轻盈跃进他怀里,挤了挤。这让魂球哼一声,消停了。

现任先知,卫灵真只是面无表情,却颇有耐心地等着他们自己闹腾完,才慢慢开口:“你想治愈自己的灵魂衰竭症?”

裘明点头。

“过来。”先知撩起自己的长袍,背部下降,竟要在平地上坐下。

他身下的泥土无声地褪去水分,隆起,块块折叠,组成了一把土黄偏棕的泥土座椅,供他坐下。

裘明抱着魂球和黑猫,听话地走过去,感觉这种表现同盾二的带领他们前进的方式很相像。

眼见他靠近,先知手边浮起白色的魔力,对着他一指。

这些魔力顿时凝固成一个个方正的薄片屏幕,播放着几人在灵湖泛舟的全过程,尤其着重于裘明眼睛一黑一红的画面。

从未见过这种魔力使用方式的几人看得惊呆了,只觉一扇崭新的大门朝他们开启。

先知只是静静看着这些画面,没有说话。良久,这些画面通通熄灭后,魔力也消散在空中,先知缓缓开口:“你不喜欢自己的天赋吗?”

矮子们被问得心中困惑。

“啊?”

“你不喜欢自身的天赋吗?”

先知再次没有表情地重复,与裘明的预想大相径庭。

他不解地看向先知,在惊讶之下没有回答其问题,也没有直截了当地询问治疗方法,而是疑惑地问:“您为什么会这么问?”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得到与众不同的天赋,都能彰显自身的独特性和价值,相当于找到了一条通往强者的捷径,肯定会紧紧攥住才对,又怎么可能会厌恶?

先知一直端详着裘明,缓缓道:“大概是你的体质问题?”

在先知看来,与其他的发展性特有天赋不同,裘明天赋的初始强度便极高,直接压迫着其尚显稚嫩的灵魂,甚至累及其修行。

所以,即使裘明的资质很不错,仍然无法晋升等阶。

没等裘明回答,先知接着问:“你跟宣家的那小子关系很好,又为什么在之前刻意避着他?”

倘若加入宣家,凭借与宣逍的关系和裘明自身的天赋,裘明仍然可以享有充分的自由,还不至于将疾病拖到这种程度。

甚至连实力增长速度也会大幅提升。

他完全走了一步臭棋。

他身上的疾病可以说自作自受。

你怎么知道的?不对,这跟治疗他的病有什么关系……裘明嘴巴开开合合,却一直没有发出声音,他在不断地计算和思考,又觉得自身的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

先知的语气并不尖刻,内容也只是普通的询问,却切中肯綮,让裘明不知如何回应,或者说,如何粉饰。

位于塔兰山脉时,伽格的一些问题可谓在意料之中,虽然过程不友好,但终究糊弄过去了。不过,为什么先知会这么问?

他对裘明经历的了解程度出人意料。

是在说,裘明自己有取死的想法吗?

该说不愧是代表魂属性的冥灵国的最高领导吗?

裘明不知如何答话,心下苦涩,暗暗咬牙。

实话说,他也不是非常清楚自己为何会拖到现在才来解决问题,尤其是问题的解决途径看似远在天边,其实近在眼前。

可能是开不了口,即使这件事情事关自己的性命,即使自己惦念着魂花和黑猫。

纵然舍不得也不太放心将他们托付给宣逍,他却心怀侥幸,认为船到桥头自然直。

所以,自己可以理所应当地保持着自己的自尊,在保护之中将自己视作一个智将,在宣逍面前扮演者一个虽然体质弱渣、性格糟糕,但观察敏锐、行事奇特的天妒之才。

但真正的朋友,从来不是报喜不报忧。

他自卑,所以用心维持自己的骄傲;他自负,所以通过计算掩盖自身的脆弱。

这错了吗?

裘明缓缓低下头,不去看先知。

尽管他根本没有表情,语气也没有起伏,像是一架没有情感的机器。

裘明不能糊弄,必须诚实回答。

他们都明白。

休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