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和舍友都穿越了

一觉醒来我和舍友都穿越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出发

卓欣妍通知了谢星辰,又去买了许多东西,再次和梅尚雅会面,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卓欣妍立马去换了素衣,在衣服上戳了几个洞,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再起来就是个小乞丐了。

梅尚雅看着她呵呵笑了一会儿,又伸手给她头发弄乱。这样就差不多了。到了此时,天已经昏暗了。

几人便一起回皇宫,在门口果然被侍卫拦下了,梅尚雅一顿好说,他们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行。

卓欣妍一面跟着梅尚雅,一面细细打量皇宫。这皇宫不愧是皇宫,非常气派,其皆是朱墙黄瓦,光辉夺目;雕梁画栋,美轮美奂;檐牙高啄,错落有致。

到了梅尚雅住的地方,卓欣妍又是被那奢华的装修布置晃花了眼。卓欣妍趁着没人看见,不禁拍了拍梅尚雅的肩膀,小声道:“上牙啊,如果你不去和亲,好好住这儿也还是不错滴。”

进了里面,让宫女太监都退下,梅尚雅也伸出手与卓欣妍勾肩搭背,指着里面一个昂贵的瓷器道:“你看这个拿出去卖了怎么样?”

卓欣妍摇头:“太大了。”

“那就看看我这些首饰,怎么样?”梅尚雅又勾着卓欣妍的脖子走到梳妆台前。将首饰一个个从首饰盒里拿了出来。

卓欣妍看着眼睛都亮了,爱不释手地摸了半天,那个试戴一下,这个试戴一下。卓欣妍原身因为不太出门,还不爱打扮自己,所以都没什么首饰。

卓欣妍此刻好好过了把首饰瘾。

卓欣妍自顾自地玩首饰,梅尚雅则去床边摸索了一番,不知从哪儿弄出来一个方木盒,梅尚雅打开,里面是些银子,银票,甚至有几小块黄金。

这是公主原身一直攒的钱,等她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了,就带着一起嫁过去。结果后来是用不上了,原先很受皇帝皇后宠爱的她,竟然会被安排去和亲。这是原身根本想不到的事,原身认为青龙国很强大,根本不需要和亲这种手段。却不想青龙国皇帝想让她和亲嫁去玄武国,想让她祸乱宫闱。

她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能力,若是去了那边,恐怕她还没做什么就要被人弄死了。

她曾前去求见皇帝想让他改变主意,结果皇帝闭门不见,只让大太监给她传话,让她回去好好准备和亲。

这便是父皇,这便是皇家!

原主深受打击,日渐消沉,把自己关了一个月后,梅尚雅穿了过来,到了她身上。

卓欣妍玩够了,看到梅尚雅坐在床边数钱,立马又冲了过去:“哇哦,富婆,求包养!”

梅尚雅给了她一拳,又继续打点自己的钱财,同时还对卓欣妍道:“这一走,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我这后半生就得靠这些钱了。这是原身攒的私房钱,她原本打算找个心爱的人嫁了的。”

卓欣妍了然,又将她之前听到的灵石与原身她们的交易,同她说了一遍:“她说她不要和亲,并且说她再也不要出生在皇家了。”

梅尚雅点点头:“她确实对她的父皇母后很失望。”

“对了,还有灵石的事忘了和你说。”卓欣妍道。“之前在饭馆,有桃姨和寻月在,不太好说我便没说,后来又去了国师那儿,更不方便说了。”

卓欣妍又把灵石的事和她说了一遍。

梅尚雅数完了钱,将盒子重新盖上,同时将卓欣妍的话理了一遍后,说道:“这么说,如果我成功避开了和亲,就是我和原身交易成功,我将永远留在这里了?”

卓欣妍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沉闷道:“不会永远留在这里的。”

梅尚雅不置可否:“一切都是未知,先不想那么多了。我让寻月送一套宫装过来,一会儿你收拾打扮一下,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要赶好久的路。”

卓欣妍收起情绪,问她:“我能拿两个好看的首饰吗?”

梅尚雅笑了笑:“你拿吧,反正这些首饰,皇家的,典当了还惹麻烦,以后可能都用不上了。”

“我就拿一两个,我们跑路着装肯定得简单轻便,戴不了多少首饰。”卓欣妍说着,拿了一对莹白色水滴耳环,又拿了一个藕粉色的和田玉镯子。

“我也拿两个,做个纪念。等到了其他国家,可以去看看典当行的情况,如果他们不太关注这东西从哪儿来,那等落魄时候当了这两首饰还能救命。”梅尚雅也挑了两个首饰。

“哎呀,放心吧,以后我们宿舍六个人,互相接济,就不可能让你落魄的好吗?”卓欣妍说完,又猫了一个翠绿色的翡翠镯。

“……你别拿了一个又一个,拿那么多做什么?”梅尚雅无语道。

卓欣妍可怜兮兮:“啊,这怎么,我看那个也好看,这个也好看诶。救命!我选择困难症犯了!”

梅尚雅干脆道:“你就拿一开始那两个,那两个挺值钱的。”

“好吧……”卓欣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后面拿的四五个首饰。

“行了。”梅尚雅看到寻月拿了宫装进来,起身踹了某个还在首饰堆里流连的人的屁股一脚。“洗澡换衣服去,然后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走了。”

卓欣妍揉揉屁股委屈巴巴地“哦”了一声,然后抱着衣服,在寻月的带领下,去了浴室洗澡。

梅尚雅将自己房间绕了几圈,觉得没什么可带的了,后将那方盒子用布打包后好好放在了床头。

晚上寻月过来,最后一次为公主守夜。

一夜好眠。

第二日梅尚雅和卓欣妍早早醒了,两人收拾打扮,吩咐好寻月,然后掐着宫门时间点就溜了出去。在宫门口又被拦住一番询问,梅尚雅说昨天看到一处地方,要去探险。人家一听急了,说要派人保护公主,梅尚雅又说不用,就是个小破屋,闹鬼而已,她大白天的去,会有什么事。侍卫更急了,梅尚雅又是一顿保证,人家才不情愿地放行。

两人直奔国师府后门,国师、谢星辰以及桃姨都站在那儿等着她们,旁边一辆豪华马车。

卓欣妍懵逼地走上前去:“昨天上牙买的马车好像不是这辆啊?”

“我换了。”谢星辰道。

卓欣妍:……好家伙。

梅尚雅这是第一次见到谢星辰,她不出声地在一旁默默打量。谢星辰感受到目光,看向她温和地笑了一下。

梅尚雅默默低下头,心想,帅是挺帅,就是不知道人到底好不好!你再温和也没用,为父会给我欣妍儿子好好把关的!

不知道在梅尚雅心里已经变成她儿子的卓欣妍对着国师抱拳鞠了一躬:“国师大大。”

国师听到这称呼,嘴角再次微抽:“你又要什么?”

卓欣妍嘿嘿笑:“就是,我们就这么走了,我怕皇家发现公主不见后全国搜捕。”然后把梅尚雅对侍卫说的话和他说了一遍。

国师摆摆手:“行了行了,我替你们擦屁股。”国师一顿,又道:“把你们身上这套衣服脱下来给我。”

“谢谢国师大大!”卓欣妍又给他鞠了一躬,转身示意梅尚雅先去换衣服,然后看向桃姨。

桃姨手上拿着个方形包裹,她上前递给了卓欣妍好声吩咐道:“这是我今早做的点心,小姐路上吃。这一路出去,定不可能顺顺畅畅,小姐要照顾好自己。对了,天慢慢凉了,小姐一定要记得加衣啊……”

桃姨唠叨了许久,卓欣妍眼眶湿润,但她忍住了没流下来,桃姨同样。真是奇妙,人与人之间,就算只是短暂相处,却同样能拥有深厚感情。

这样不忍离别的感觉,同以前军训教官离开时差不多,却又因为她与桃姨相处更多,这份不舍就更浓。

卓欣妍也换了衣服,而后把自己的和梅尚雅的都递交国师,国师看到梅尚雅把公主玉牌以及一只手镯放在了上面,点了点头。

几人动身上了马车,谢星辰在外面驾车,卓欣妍和梅尚雅坐在里面。卓欣妍拉开马车窗帘,看向国师和桃姨。

国师道:“一路顺风。”

桃姨道:“一路平安。”

卓欣妍微笑道:“等我回来!”

马车行进,有谢星辰在,几人出城也没受到多少阻拦,他们就这样,一路南下。

另一边,青龙国都城。

国师安抚了一下在卓欣妍走后就哭成泪人的桃姨,让她回房休息。自己则回了书房,将自己培养的暗卫叫出来,把卓欣妍梅尚雅换下来的衣服交给他,安排他做了一件事。让他准备两个人扮演卓欣妍和梅尚雅,又让他去找了与公主她们身形相似的尸体。

当天晚上,宫门侍卫不停踱步,又过了半个时辰,他立马去上报。

公主没回来!

当晚,都城百姓睡着的没睡着的,都被皇家禁卫军骚扰了一番,一问才知道,公主不见了!一时间人心惶惶,都祈祷公主没事。

可天不遂人愿,禁卫军在搜捕的时候,被百姓告知,看到公主她们去了一处地方,听那公主说她要去探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禁卫军立马问是哪里,百姓指了指方向,只说看到她们去了那儿。

禁卫军又沿着方向找,沿途又敲门问百姓,有没有看到公主。大多摇头,最后一个终于问到,他问公主是不是戴着个公主玉牌?禁卫军无奈点头。他又问是不是旁边还跟着个小宫女?禁卫军继续点头。那个人大大叹气,禁卫军问为什么叹气。

那人却又长叹一声:“我今日看到两姑娘往偏僻处走,我就问她们两个小姑娘这是要去哪儿。那戴玉牌的竟然说昨天听到说这边有鬼屋,她要去探险!我想这可了得,哪能一姑娘家这么乱跑,我看她玉牌上有个皇字,觉得她应该是公主,我一番好劝,公主就是不听,说她想去探险很久了。我说那我跟着你们去吧,公主却说不需要,大白天的又不会有危险。我一想倒也是,便随她们去了,公主可能看小的好心,走之前还给了小的一手镯,让小的当了,我哪能当啊,这可是公主的东西!”

他掏出来那手镯,禁卫军首领接过看了看,道:“确实是公主的。”皇家的东西,总爱做印记,尤其是赏赐的首饰,是一定会刻有记号的。“公主去了哪边?”可以确认公主确实跑来了这边了。

那人指了个方向。

众人又继续找,越走越偏僻,最后看到了一处烧毁的房屋,现在都还有余火。禁卫军首领大惊,“难道……快去搜!”

“是!”

最后他们找到了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公主,公主玉牌掉落在她身旁,而公主旁边还有一个被烧焦的尸体,想来是那宫女的。

第二天,公主意外逝世的消息传遍整个都城,皇家葬礼定于三日后。各家各户都挂上了白灯笼,白布,为公主默哀。

这些消息,都通过信阁的白鸽告知到了正在跑路的三人。卓欣妍彻底放心了,坐了两天的马车,她都快累死了。于是让谢星辰找了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谢星辰便根据地图,找了一处小镇,几人开了个客栈,好好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又起身赶路。

卓欣妍这次没坐在马车里面,而是和谢星辰一起坐在了马车外面。谢星辰怕她没坐稳掉出去,一直劝她去里面坐,可卓欣妍就是不听,谢星辰没办法,只好让马车走得慢点,稳点。

卓欣妍看着沿路风景,突然转头拉开车帘对里面闭目养神的梅尚雅道:“诶,没上牙,你要不要换个名字,你这公主名,以后恐怕都不太方便用啊。”

梅尚雅微微睁开眼:“换名字啊……倒也可以,你替我想想呗。”

卓欣妍又回头看着前方,想了许久,她突然凑到谢星辰旁边低声问:“你觉得梅开二度这个名字怎么样?”

谢星辰:……

谢星辰沉默一会儿,目不斜视道:“你说什么?”

卓欣妍提高了点音量:“我说,你觉得梅开二度这个名字怎么样?”

谢星辰皱眉,偏头看了她一眼:“梅什么?”

卓欣妍急了,声音直接提高:“谢星辰你是不是聋了啊!我说梅开二度这个名字怎么样!”

谢星辰没忍住,轻笑出声。

卓欣妍一愣,然后听到了梅尚雅咬牙切齿地叫她:“卓、欣、妍!”

“……”卓欣妍瞪大了眼睛看着笑个不停的谢星辰,颤抖着手指着他道:“你!”

“你什么你!你给我进来!”梅尚雅在里面怒吼。

卓欣妍委屈巴巴地爬了进去,一进去就是狗腿子笑:“嘿嘿,梅姐。”

梅尚雅二话不说上来一顿打,卓欣妍直呼错了错了我错了。打完了又把卓欣妍赶出去,让她好好想名字。

卓欣妍认错,乖乖坐在外面,低头想名字。谢星辰正想安慰她,却见卓欣妍眼睛一亮,扭头对里面道:“梅尚雅我想到了!”

“说。”

“梅茅台!”

“……”

“不行吗?那梅毛冰?”

“……”

“咋不说话啊,那我再想一个……哦!梅问题!”

“呵。”

卓欣妍又被梅尚雅抓进去打了一顿,在外面赶车的谢星辰听着里面卓欣妍的惨叫,没有丝毫同情。

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

卓欣妍再次出来,低头沉思,不一会儿抬眼看了一旁开心赶车的谢星辰。

谢星辰后背一凉:……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只见卓欣妍突然笑了,略带腼腆的问谢星辰:“谢星辰,我给你起个外号好不好?”

谢星辰:……虽然你现在看着很可爱,但是外号什么的大可不必,谢谢。

最后他没能逃过卓欣妍的毒“手”,被卓欣妍亲切地取了个外号叫大猩猩。

谢星辰不知道什么是大猩猩,本来听着这外号觉得还可以,可一看卓欣妍一叫他大猩猩就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他深刻觉得……

这肯定不是个好名字。

是君竹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