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刁民要害我

第16章 调包

钟敬将自己的推断一五一十地说出,那妇人死时房屋门窗紧闭,房屋内只有她一人脚印,这是其一。

其二是她的伤口,若被刺死,伤口表面不会出现现在身体上的参差不齐,而自杀时因疼痛抽搐,则会出现这样的伤口。

“贤侄,我看那死者背部中刀,难道她身后长了个手?”京兆府尹思索一下询问道。

听到京兆府尹叫‘贤侄’,赵王神色有些变化,不过瞬间又恢复了。

“这正是其三,不知王爷和李叔注意到凶案现场那面血渍的墙没有,中间有个凹槽,土块有些许脱落,是因为妇人将刀柄抵着那个墙,而后背靠着刀刃刺进去的。”

“那凌乱打翻的茶碗桌椅,难道是她自己打翻,就为了诬陷那个少年?”京兆府尹仍有不解。

“李叔猜得不错,那些茶碗就是妇人打翻,但是打翻后,她还想收拾一下,却被茶碗碎片划破了手。”

京兆府尹彻底蒙圈了,自己打翻,自己再收拾,还被划伤了手。

“贤侄莫要哄骗你李叔,难道那妇人吃错药吃傻了?”京兆府尹一脸笑着道。

“李叔果真厉害,那妇人就是吃药吃多了,吃了大量的致幻药,在妇人胃里以及现场茶壶里都找到了这个药剂。”

京兆府尹一副吃惊的样子,满脑子想的是: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何如此厉害?

钟敬摇摇头道:“哎,只是现在疑惑的是妇人从何处得到的这致幻药!”

原本上座地赵王除了开口问一句,随后一言不发,静静地品自己的茶。

当钟敬说出致幻药时,这老头眼睛仿佛一亮,这致幻药他见过,在天工开物里一个重要人物手里见过,这妇人究竟有何不同,竟引得他布下迷局。

“王爷,李叔,不知能否去审问一下他那邻居。”

去监牢询问一下,希望能够从那少年口中得到一些线索。

京兆府尹扭头看了一眼王爷,只看他不紧不慢地将茶碗放下,站了起来。

“走吧,一起去。”

果然大人物都是第一个开口,来个总结性发言。

王爷都去了,他这个府尹自然也不能落下,只能硬着头皮也进入大牢了。

当进入监牢时,牢头都蒙圈了,王爷、府尹以及一个不知身份的年轻人一起来到牢房,差点都让他喊出:诸位贵客来临,令寒牢蓬荜生辉了。

钟敬来到牢房后,忍不住想先看看自己的狱友,毕竟他是自己来到这世上第一个说话的人,虽然是污言秽语。

“牢头大哥,那甲字一号旁边监牢里关的是何人?”

钟敬一句大哥,差点将牢头下趴下。

“大人折煞小人了,那旁边关了一个大盗,平时就喜欢骂骂咧咧的。”

倒是可以看看自己这位大盗兄弟“王爷,李叔,我去看一眼一个熟人。”

对于监狱中竟还有熟人,这小公子倒是人脉很广,牢头要默默记住小公子的熟人是哪个,以后可以给点优待。

那名大盗躺在蒲草上,嘴里还叼着一根草,正在闭目养神,突然听到钥匙响,立即站了起来。

“大人又来巡牢啊!辛苦辛苦。”大盗龇牙咧嘴笑着说,此时大盗完全一副恭维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天不怕地不怕大盗的样子。

“狱友,好久不见!”突然钟敬从牢头身后走出,面带笑容。

大盗楞了许久,突然脑海里有了这少年的印象,前几日还和他斗嘴。

“你又被抓进来了?”

还未等钟敬说话,牢头率先开口“大胆,这位贵人来看你,莫要说什么胡话!”

大盗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立即想明白了因果关系,轻轻地朝自己嘴上扇了两下:“瞧我这张嘴,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竟没认出贵人!”

这人倒是很有眼色,能屈能伸,说不定以后会用到他,大盗恭维的话仿佛不要钱,不停地输出,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等钟敬离开后,大盗朝自己脸上打了一个大嘴巴子,悔恨啊,当初怎么没有看出来,没抱紧贵人大腿,否则今日就是自己出牢笼之日。

度过了这个小插曲,还是忙正事要紧,当回来时,赵昱恒和府尹已经在少年的牢房里了。

看着脚铐手铐加身的少年,这不就是刚来的自己嘛!还好自己凭借才智出来了。

“狱友看完了?”看到钟敬回来,赵王询问一句。

钟敬还没反应过来就点点头,不过点过头就反应过来,狱友这个词他怎么会,莫非他听到了?不应该啊,这是丙字五号,距离甲字很远。

“各位大人,周晟从今日早上就不再言语了。”牢头上前给贵人们介绍,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

“周公子是吗?”钟敬上前询问一句,少年并没有理会。“案件清晰了,与你邻里的妇人是自杀,不是你杀!”

周晟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然后继续保持低头状态,伸手拿起一根草,双手不停地摆弄。

赵王突然看到少年右手虎口处有一块老茧,那不是劳作时留下的,是常年舞剑形成的,想到这里,赶紧上前,将钟敬用力一拽,拽入怀中。

前一秒还在试图想怎么给这个少年做心理辅导,后一秒就被拽到了一旁,抬头看一眼,发现赵王正直直地看着少年,钟敬顺着他的眼神看去,那少年露出邪魅一笑,随即用手中草刺入自己的喉咙。

“死了!”牢头揉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

不等钟敬反应过来,赵王就走上前,嫌弃少年的囚服,果然在他的胸口看到了一个锤子。

又是那个恐怖组织,不过一般反派死之前不应该说几句壮志豪言嘛!怎么一上来就拿草刺死自己,看来小说和电视剧都是假的。

这个组织太可怕了,一根草都能把人捅死,还好那赵王手疾眼快,要不然周晟脑子一抽抽,拉着自己陪葬就完了。

深吸两口气,钟敬大胆上前,去检查少年的身体,这具尸体有很多不符合少年的特征。

“王爷,李叔,死者除了脸是少年的特征外,身体感觉像三十岁上下的成人”

“不是少年人?”赵王嘴了问了一句,但没想要钟敬的回答,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拿一壶酒来!”

牢头听到声音,快速地跑出去,把自己珍藏的酒给拿了过来,毕竟这是给王爷喝的。

但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这酒被赵王直接倒在少年脸上,并不停的拍打少年的脖颈。

一盏茶的功夫,少年脖颈上崩起死皮,赵昱恒顺着死皮一揭,眼前的少年人变成了一个三十五岁上下的中年人。

“果然如此!”赵王低声说了一句。

苍天呐!世界观,人生观稀碎了!人不仅能飞檐走壁,还能易容,而且还能易容这么像,这还能不能好好查案了。

“这不是周晟,真正的周晟应该被这个组织带走了。”

听到赵王这样说,钟敬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下。

“牢头大哥,这个周晟刚抓紧牢里时也是这种不声不响?”

牢头双眼盯着自己那壶珍藏的酒,心里那个悔啊!怎么没拿瓶坏酒。

“牢头大哥?”

牢头猛得愣了回来。

看着他发愣,钟敬又问了一遍:“这个周晟刚抓进牢里时也是这种不声不响?”

牢头回忆了一下:“刚开始不是,刚进牢里大喊冤枉,狱卒敦促了几句,过了一夜就成这个样子了。”

一个人不可能一夜之间就转了性格,今日他不再言语,怕是昨夜就被掉了包,面貌可以易容,但是声音不好改变。

“这人怕是昨夜被调的包。”钟敬缓缓说出。

京兆府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一瞬间就能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京兆府的监牢可以称之为大夏朝看管最严的监牢之一,现在那个天工开物能悄无声息的将一个囚犯调包,这背后得是多大的力量。

京兆府尹看了一眼找赵王,赵王给他点点头,京兆府尹就急匆匆地提前离开监牢。

这莫非就是大佬之间的眼神交流!

手里捧着窝窝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