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级符师系统

我的超级符师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不是我干的

田楚氏自荐枕席实属无奈之举,她已经想不出什么能送给魏岩了。

财富,修仙者怎么可能看上普通的金银珠宝?

权利,田员外正是厌恶了权利斗争,才隐居落霞镇,哪有什么权利?

美色,魏岩正值舞象之年(舞象,谓舞武也,男十五岁~二十岁。),血气方刚,兴许对半老徐娘感兴趣。

可惜,魏岩一心向道,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要不然田员外头上就绿油油了。

日上中天,县衙中已经聚集了不少镇民,乡贤会也来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

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

“田家真是家门不幸啊,出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田员外乐善好施,扶危济困,是大大的好人啊。”

“作孽啊,田少爷怎么就走上了邪路呢?”

“可怜了田楚氏,丧夫丧子……”

“你不可怜你自己,可怜锦衣玉食的贵夫人。”

“你这人有没有同情心啊。”

……

魏岩蕴含法力的一声轻咳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他一拍惊堂木,喝道:“带嫌疑人田子恒!”

田子恒批头散发的被押上大堂,见到一旁的田楚氏,哀求道:“娘,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田楚氏脸色苍白,眼睛红肿,欲言又止,只能默默垂泪。

魏岩审判其弑父事实与试图血祭凡人两事,人证物证具在,不容田子恒狡辩。

“证据确凿,按宗门律法,应当处死。”

魏岩宣告最终的结果。

“这种人死了最好!”

“青莲剑宗做得好!”

镇民对田子恒深恶痛绝,不仅弑父,还试图血祭凡人,该死!

田利元的魂魄漂浮一旁,这便是人证与物证。

他拱手道:“世俗律法规定,若能取得的被害人的谅解,可以从轻处罚。不知青莲剑宗的律令是否也有这项规定?”

魏岩点头道:“有的。”

田利元松了一口气,躬身说道:“那作为我被害人选择谅解逆子,还望青莲剑宗留他一命!”

“还能这样吗?”

“不行啊,这样的坏人绝对不能留!”

“仙师秉公执法,这小子很可能活下来啊!”

“……”

魏岩平静道:“是没错,可是田员外你已经不是人了。”

“对啊,田员外不是人了,是被害鬼了?”

镇民纷纷夸赞魏岩机智过人。

就在这时,一旁默默垂泪的田楚氏突然出声:“那我能谅解犯人吗?”

魏岩再次点头,说道:“被害人家属也是可以的。”

此时乡贤会的长者出声道:“田家对落霞镇也作出了不少贡献,还是田子恒一条性命吧,让田家香火得以延续。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判个终生监禁也是合情合理。”

“乡贤会都出口了,看来田子恒死不了了。”

“这算怎么回事?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啊,我不理解!”

“你不理解有什么用,还不是看仙师怎么判?”

镇民激烈讨论,有人认为表示乡贤会说得对,是该给田家留下血脉。

其他人则表示,我不管,恶人必须有恶报,不死难以服众。

镇民议论纷纷,沈鸣也是兴致盎然,师弟会怎么做呢?

魏岩冷笑一声,你们以为罗老师的刑法段子,我白看了?

他严肃道:“田子恒确实获得了其娘亲谅解,按照律令上判决,确实应当从轻处罚。

但是……”

镇民停下议论,但是什么,你快说啊。

“注意哦,是应当,不是应该。

田子恒虽然只杀了其父一人,但行迹恶劣,毫无人性,故不考虑从轻处罚。”

乡贤会无奈,对此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镇民满意了,杀人偿命,恶有恶报,这是民众最朴素的情感。

这时,田楚氏感到恶心头昏,忍不住呕出一滩酸水,又受到判决的刺激,再次昏倒了过去。

乡贤会老者扶起田楚氏,手搭在田楚氏的手腕上,面露古怪道:“田夫人有喜了!”

魏岩一愣,下意识说道:“不是我干的!”

随后意识到自己说出错话了,连忙解释道:“我这两天才来的落霞镇,反正不是我!”

众人当然知道不可能是魏岩干的,但你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疑啊。

田利元翻了一个白眼,当然不是你,他激动道:“想不到啊!我老田真的老树开花了!”

“这逆子死了就死了吧!”

这下所有人都皆大欢喜,田家血脉得以留存。

田子恒这一天可谓是过山车,本以为有活命的希望,却被魏岩无情的打破。

他恶毒咒道:“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随后被关进大牢,待魏岩上报刑堂后,自有行刑人带回玄金台处决。

魏岩对田子恒的诅咒不以为意,虽然修仙界有诅咒之法,但还需要被施术人毛发或是血肉作为媒介,田子恒显然没这个能力。

审判结束了,众人都散去了,田楚氏也被管家接回田家,老爷有血脉了,百年之后也能对得起田家的列祖列宗了。

而让镇民津津乐道的是,田楚氏似乎和魏岩仙师有某种不清不楚关系。

沈鸣佩服道:“师弟的处理十分老练,真是最近才加入刑堂的吗?

而且不顾个人名誉,与田楚氏扯上关系,日后若是有人想针对田家,也得考虑考虑。”

田利元感激道:“多谢仙师!”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

魏岩郁闷了,他真的只是一时口快,不过现在再解释就太苍白了,不如顺其自然。

“呵呵!”

田利元请求道:“能让我再见一面夫人吗?”

魏岩大方同意,阴魂幡收起田利元的魂魄,往田府赶去。

此时,田楚氏还昏迷不醒,在管家陪同下,魏岩使用祈禳符,灵光洒下,田楚氏悠悠醒来。

“我这是怎么了?”

老管家关切道:“夫人如今有了身孕,切不可再过分伤心,这样对肚中孩子不好。”

魏岩放出田利元的魂魄,说道:“你们夫妻再聊聊吧。”

说完便走出了房间,一刻钟后,老管家请回魏岩。

“交代完后事了吧?你该去地府投胎了。”

田利元的魂魄神色平静的消散了。

“那我也该回宗门复命了。”魏岩拱手道。

田楚氏盈盈一礼,说道:“恭送仙师。”

……

刑堂,莫言笑惊讶道:“这就处理完了?”

通常这类命案都不好处理,少说也得七八天,更有甚者,直接成为悬案。

魏岩回道:“卷宗上都写得明明白白,可以直接入库了。”

“对了,还有从田子恒身上的缴获的功法和阵法残片,需要上交吗?”

莫言笑摇头道:“一切缴获都归自己所有,但要在卷宗写清楚,而且与案子有关必须上交。”

“好的,也就一面阴魂幡与案子有关吧?这种邪道法器也要毁去的。”

魏岩思考了一下,还是将获得《太阴炼形法》和漆黑石块记录在卷宗上,但没有选择上交。

石块上的符文不简单,他想研究一下。

莫言笑接过卷宗后,认真地阅读一遍后,说道:“没什么了问题,你还要接任务吗?”

魏岩摇头,笑道:“先休息一段时间吧,我感觉自己的剑法实在太差了,必须恶补一番才行。”

莫言笑道:“要不要师兄帮你制定一套训练计划?”

“不会麻烦师兄吗?”

“不麻烦!而且师尊答应过要收你为徒,我现在不过是代师授业。”

“那感情好,过几天我再来找师兄。”两人约定好时间后,魏岩回到了竹楼。

给几张传音符回复后,他趺坐在蒲团,打算修炼一番。

丹田中的太白剑莲生长在阴阳二气形成基台上,并蒂莲没有一点动静,还是青翠的样子。

“要怎么样,它两才会开花呢?”

太极图不断旋转,炼化天地灵气,在洞玄符的加持了,仙晶不断凝聚,太白剑莲越发的凝实,栩栩如生。

法力不断增进,比普通筑基期修士更加雄厚。

待气脉承受不住后,魏岩结束了修炼,体内法力是同辈中人三倍以上,但感觉瓶颈还是遥遥无期。

“难道这是以秘术筑基的弊端吗?”

筑基期分为前、中、后、大圆满四个境界,遇到瓶颈后,法力就会停止增长,需突破瓶颈。

可是魏岩体内法力还在增长,还没摸到瓶颈的边,他还是筑基前期的修士。

“诶,先去太上长老那一趟吧。”

魏岩很好奇那铁匣子装的是什么。

来到太上长老的别院,阵法自动打开一条通道,张九山正躺在摇摇椅怡然自得。

“来了?找个地方随便坐。”

魏岩问道:“绮云还没有出关吗?”

张九山说道:“哪有这么快,你闭关都要六个月,她至少需要一年呢。”

“好吧,还想给她一个惊喜的呢。”

张九山好奇道:“什么惊喜?”

魏岩放出灵狐,说道:“这个就是惊喜。”

“嗯?又是一头神兽?”张九山惊疑不定,用神念仔细探查。

灵狐被大佬的威压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随后张九山有些可惜道:“这是后天修炼的神兽,跟花卷不一样。

我就说嘛,你小子不可能每次都这么走运的。”

随后他解释道:“神兽天生地养,是天地灵机蕴生灵物,性格中正平和,对人族友善。”

“这只狐狸凑巧寻得一处灵机充沛,加上其还有一丝九尾狐的血脉,逐渐返祖了,前途不可限量。”

魏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只狐狸也不错啊,我就替孙女收下了。”张九山笑道。

魏岩取出铁匣,说道:“可能还需要这个。”

溪月花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