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愿望代理人

第5章 成功

“廖小花,你在干什么!”

廖雨桐一进门,就看见陆衡倒在血泊中,而廖小花的爪子旁边则放着昨天的那柄水果刀。

“瞄!”

廖小花愤怒的叫了一声,冲到陆衡身边就是一顿连环爪。

陆衡疼的嗷嗷叫,但是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亮。

对,就是这样。

打,用力的打,你打的越凶狠,老子就越高兴!

“廖小花!”

廖雨桐气的双目圆睁,走过来一脚就把廖小花踢到了旁边,弯下腰查看陆衡的伤势。

陆衡为了博取同情,这一刀可是一点儿也没留手,水果刀都捅进去小半截,鲜血一直的往外淌。

“廖小花,你太过分了,亏我那么宠爱你,没想到你如此狠毒,看看把大勇都打成什么样了!”

看见陆衡腿上新旧两个口子,廖雨桐对廖小花的语气中出现了些许憎恶。

“瞄!”

陆衡看准时机,呜咽着叫了一声,继续卖惨。

廖小花气的七窍生烟,却没有解释的能力,只能干瞪眼。

陆衡斜眼瞥了对方一下,露出得意的笑容。

廖雨桐拿出纱布和消毒水给陆衡进行了包扎,然后开始做饭。

这次,廖小花依旧没有享受到特殊待遇,和廖三勇和廖二勇一起被喂的猫粮,反倒是陆衡得到了一小碗炖肉,吃的非常舒爽。

吃完饭,陆衡便趴在沙发上不动弹。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一条腿已经废了,动一下都钻心的疼。

任务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虽然打击了廖小花的地位,但却距离完成任务很遥远。

他的画像依旧被放在书架上,并没有被挂上去的意思,而且算廖小花的地位被彻底弄没,还有廖二勇和廖三勇呢,他也未必就能排在第一。

想要达成目的,需要一个契机。

陆衡在沙发上冥思苦想,就听见廖雨桐的手机响起,然后对方就一脸怒气的大吼起来。

“罗中明,你什么意思,我不是你们罗家的丫鬟,你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要是再敢骚扰我,我就去罗老那里讨要一个说法!”

说完,电话就被狠狠的摔在沙发上。

这女人发怒的时候就像是个母狮子,吓得廖二勇和廖三勇跑到墙角大气都不敢出,廖小花也把头窝在了毛毯上,陆衡更是直接装睡。

他可不想触霉头,把好不容易挽回的一点儿亲密度给弄没了。

看着自己这几只宠物的样子,廖雨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恨的道:“看看你们几个的熊样,一个个就知道窝里横,欺负自家人算什么能耐,惹怒了我,把你们都收拾了!”

陆衡不知道其它三只猫能不能听懂人言,但是他却从廖雨桐的话中听出来,对方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看似是在骂它们,实则是在指桑骂槐。

可惜他帮不上什么忙,否则倒是个刷好感度的机会。

廖雨桐发了一会儿脾气便开始收拾,然后洗了个澡,又让陆衡大饱眼福了一次。

洗完澡,又是例行的工作时间,让陆衡明白对方能做到这个位置上并不是全靠背景和运气。

次日。

廖雨桐离开后陆衡还是像昨天一样,把自己反锁在卧室内。

但这次廖小花却没那么冷静了,整整一天都在想办法破门而入,虽然没能成功,却也把陆衡吓了够呛。

比廖小花的惊吓更严重的是,任务时间也快要到了。

过了今晚,三天时间就都过去了,要是还不能把自己的画像挂到第一的位置上去,他就是考核失败,愿望代理人的身份也就与他无缘了。

偏偏他还无可奈何,想要努力都找不到方向。

就在患得患失中,廖雨桐下班的时间到了。

陆衡趴在窗台上,心里想着等廖雨桐回来后他怎么在表演一番自残的戏码,最后博取一下同情,如果还不行的话,那就晚上自己把画像挂上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不过这样做估计肯定是行不通的,否则这个任务就不可能是半颗星的级别了。

“咦?”

等了半天,陆衡不由得疑惑起来。

今天廖雨桐居然没有准时回来!

这可让他暗暗叫苦。

本来完成任务的机会就很渺茫,若是对方今天晚上再不回来的话,那可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难道天要亡我?

陆衡备受打击,急得来回乱转。

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就在他不抱希望的时候,忽然发现熟悉的车子又出现了!

他精神顿时一振,紧紧盯着车上下来的廖雨桐,打算等到对方进入单元门后便出去再演一出苦情戏。

可是他刚刚要从窗台上离开,却忽然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尾随在廖雨桐的后面,不知道是和廖雨桐认识或者也是这个单元的住户。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廖雨桐已经走进了门,陆衡急忙也从窗台上跳下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瞄!”

一出门他就挑衅的大叫一声,准备找廖小花的晦气,好让对方再打他一顿。

但马上他就暗骂了一声卧槽。

廖小花并没有在他的豪华猫窝里,而是和廖二勇廖三勇并排的蹲在窗台,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有了防备啊!

更让他无语的是,他找了一圈儿,那个水果刀也不见了,这让还想再给自己一刀的他愿望落空。

没办法,他只能快速的跑到厨房,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装着刀具的柜子打开,发现水果刀果然被放到了这里,应该是廖雨桐收起来的。

他刚把水果刀叼在嘴里,外面就想起了开门的声音,他的脸色顿时一垮,来不及了。

如果在厨房自残,肯定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还有可能被廖雨桐看出端倪,意义不大。

“啊,罗中明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陆衡正在犹豫还给不给自己一刀,外面突然响起廖雨桐的叫声。

罗中明?

这是昨天廖雨桐接电话的时候说到的名字,难道就是刚刚楼下那个猥琐的男人?

陆衡神色一动,感觉他想要的契机来了,把水果刀往深处叼紧了一些,然后悄悄走出厨房查看情况。

“罗中明,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疯了,你要是再不搜松手我可报警了!”

廖雨桐被一个明显喝醉酒的男子紧紧搂着,用力将她摔在了沙发上,接着便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陆衡一出来就看见这一幕,顿时张大了嘴巴。

“廖二勇,廖三勇,廖小花,你们快过来把这个畜生给我赶走!”

廖雨桐惊慌不已,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呼喊。

她这一喊,把罗中明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屋子里面有人,而且还是三个人,顿时酒醒了一半儿。

不过他发现并没有人出来,而是看到了窗台上的三只猫,想起来廖雨桐喜欢养宠物的爱好,顿时放下心来,再次将廖雨桐按住。

很快,廖雨桐就没了力气,双目喷火的看着罗中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肆意妄为。

她突然很后悔,当初如果养的不是猫而是狗的话,这会儿应该早就冲上来了吧?

“嗷!”

一声含糊不清的猫叫声响起,然后廖雨桐的余光就见一条黑影从厨房的门后冲了上来,猛扑到沙发前面,一跃而起。

“啊!”

正沉浸在欲望之中的罗中明忽然大叫一声,像一个大虾一般弹了起来,用一只手捂住了屁股。

“死猫,你居然敢用刀捅老子,老子弄死你!”

罗中明摸了一手的血,接着就看见了同样嘴角冒血的陆衡,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他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花瓶。对着陆衡的猫脑袋就砸了下去。

陆衡此刻被水果刀的后坐力弄的有些迷糊,再加上腿脚不利索,反应慢了一些,被花瓶的边缘砸了一下,顿时眼冒金星,满地打转儿。

罗中明还要再打,却被廖雨桐在背后个踹了一脚,让陆衡躲过了一劫。

“廖雨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真把自己当成贞洁烈女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反抗到什么时候!”

狼狈不堪的罗中明反倒激起了凶性,抡起花瓶狠狠的砸在了廖雨桐的脑袋上,花瓶应声而碎,廖雨桐也满脸淌血的重新栽倒在沙发上,撑了好几下都没能起来。

看见罗中明恶狠狠的又扑了上来,廖雨桐用尽力气向窗台的方向伸出手,希望另外三只猫也能像廖大勇一样冲上来,可是那三只猫并没有动。

视线中,平时极尽讨好之能的廖小花,竟然十分冷漠。

而刚刚十分英勇的廖大勇,此刻已经萎靡在地,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闻着罗中明满嘴的酒气,廖雨桐只能留下屈辱的泪水。

“嗷!”

就在廖雨桐彻底绝望之际,含糊不清的猫叫声再次响起,然后她的眼睛瞬间睁开,就看见廖大勇摇摇晃晃的站在罗中的后背上,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耳朵。

“啊啊啊!”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耳朵上传出,罗中明连连惨叫的同时也气的七窍生烟。

今天可真是撞了邪了,原本一切顺利,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一只比狗还凶猛的猫,要不把这只猫给处理了,他别想成功。

暴怒之下,罗中明忍着剧痛,两只手一起抓住了猫脑袋,然后满目凶光的狠狠拧动,哪怕手上被猫的垂死挣扎抓的都是血,也不放手。

一直等到猫彻底不动了,他才用一只手把猫嘴掰开,将自己的耳朵拿了出来。

恨恨的把死猫摔在地上,罗中明重新看向廖雨桐,却发现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已经没了兴致。

振作了好几次也没能振作起来,只能悻悻的把衣服穿好,狼狈的离开了。

等到罗中明走了,廖小花等三只猫都争先恐后的跑了来,喵喵的叫,一副关心的样子。

好久,廖雨桐才恢复力气,面无表情的推开三只猫,来到廖大勇的尸体前,将之抱起。

抱起来之后她赫然发现,廖大勇的一只爪子死死的抓着一张纸的角,这张纸就是它的画像。

廖雨桐仿佛明白了什么,廖大勇与她的一幕幕都在脑海中浮现,让她眼角不由自主的流下了泪水。

她默默的站起身,将画像小心翼翼的从廖大勇的爪子上拿下来,然后走到墙边,庄重的将画像挂在了第一的位置。

······

南瓜主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