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星河似梦来

第44章

翻墙的后果就是封意寒又多逛了一会皇宫,好在遇到了巡逻的侍卫,最终顺利返回宴厅。

两场意外的产生,让原本拥挤热闹的场地顿时空旷了起来,歌舞早已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三三两两围在一块的议论之声。

而她的返场也就成了焦点,好在帝后都不在现场,她心稍宽,微瘸着腿,保持微笑走回她的位置,凑近第五小声问“什么情况?”

第五传话后没再离开,把大致的情况摸了一遍,与她说。

丞相府二小姐被人下药与宫中侍卫春水一度,王丞相老泪纵横,求帝后做主彻查,顾及到这是丑闻,帝后与王丞相退席秘审,老东林王夫妇,老国公父子和岐王陪同在侧,柳太傅年迈,柳无恙趁机请辞,楚温洛身体娇弱,温易兰心疼女儿也一并告退,舅舅似乎与太傅有事要说,留靖安侯父子在宴照看封意寒,自己则与柳无恙他们同行,顺道护送温易兰母女回府。

太子陪着匈奴二皇子也早已离开,一众妃嫔也找了借口回宫休息。

其他没有离场的也都去凑了燕江平的热闹还在路上。

河间王坐在了顾澜身侧,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瞧着封意寒与顾澜小声的说着什么,他旁边着王妃正装的姑娘狠狠的在他的大腿上拧了一下,他立马呲牙咧嘴的讨饶,哄起了媳妇,终止了话题。

留下若有所思的顾澜,看着与第五交谈的封意寒。

沐阳和楚一是最先回来的,都围在了封意寒身侧,不用对方问就说起了结果。

燕江平出来后,由于身体太过虚弱,直接被岐王带出了宫,众人觉得没劲,都已经往回走了。

沐阳啧啧直叹,摇头说无趣。

看到他,封意寒就想起了她家情行,忍不住踹了他一脚问“哎,我家什么情况,你给我解释一下。”

沐阳一听瞬间就打起了哈哈,眼神闪躲左顾右盼“没什么情况呀,挺好的。”

他挠着头,做贼心虚的不敢看对方的脸,说的话都底气不足,封意寒笑,很温柔的那种,只是笑脸藏了很多绵软的刀,把威胁说的娇柔无比“真的啊,那你可要确定哦,我这待会要是回去所见非你所说,你就要考虑一下是在哪里让我给你开朵花,例如脑袋,例如屁股。”

“别啊,封哥。”沐阳瞬间求饶“我也不想啊,自从你让玲珑一家住了进去,那姑娘出一趟门就带回来一家孤儿老小,个个在我面前哭的老泪纵横,我……”

他苦丧着脸,也很头疼,想到那姑娘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哀求着他收留那些所谓同病相怜的同乡近邻,那柔柔弱弱的样子,他一个大老爷们如何拒绝?

“所以,早上那不是错觉,我家真让你整成了大杂院?”封意寒危险的眯眼,危险兮兮的看着他。

面对这种死亡凝视,沐阳伸手指天“我对天发誓,绝非我本意。”

封意寒一脸温柔的呵呵“你每日都会去京都府晃悠,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提?”

沐阳摸了摸鼻子“这不,怕哥你操心,不想坏你修养的心情嘛。”

封意寒很想起来踹他两脚,这人明摆着就是见色忘义不敢开口,她就说这人为什么天天跑京都府去找骂呢,感情当赔罪呢!

她磨着牙,用鄙夷的目光将他从上到下嫌弃了一遍,心口堵的慌,她这家晾了三年,刚整理好没住几天,就成为杂居了,不论是从哪个方面想,她都觉得欲哭无泪,哀叹一声趴倒在桌子上。

见她如此模阳,沐阳忙安慰“别啊,封哥,就多了4户人,房间还有不少,够住。”

封意寒从臂弯间抬眼,锋利的剜向他,对方立马闭嘴,扭头看向别处。

余光剜到坐在沐阳旁边的楚一,她忽然问“喂,你堂哥呢?”

楚一眼珠子左右转了转,偏头询问“问我?”

封意寒假笑“难不成问我?”

楚一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挺忙的,整天早出晚归”然后想了想,凑近意寒,小声说“好像在陪一个姑娘。”

封意寒瞬间就心如明境,大约知道了这个姑娘是谁,本还想开口再确认一下的,却见高位之上,匆匆走出一人,手持拂尘高声喧喝“陛下有旨,众卿退。”

尾声绵延,尖细别扭,正是高延。

封意寒在高呼中抬头,若有所思。

宫门口,顺手拽住想要溜之大吉的沐阳,封意寒让他和第五在前面等一会,威胁着若是敢走就灭了他,看他不情不愿的听话,才满意地拍拍手。

转身与靖安侯四目相对,她转动眼珠,原想称一声侯爷,但看到对方温润如玉的笑颜,还是改了口“楚叔叔,慢走。”

对方笑了笑,多有怅然失落“这么多年,你终是不肯再唤我一声父亲。”

封意寒没有说话,楚倾城也没有强求,他曾经公事繁忙,回将军府看望她的次数不多,也因多有顾忌才没有强求易兰接她回府,后来洛儿身体出现不适,他渐渐退出官场做起来闲散侯爷,未接她回府前,见面还能听她唤一声刻板的父亲,可回府的那一日,她却当面唤了他一声楚叔叔,那个时候他就从这个早慧的姑娘眼中猜到了原因。侧身对身边的楚一吩咐了一句,回头又缓缓开口“当日凤鸣别庄,为何要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

见对方抿唇不语,似无言,又似不想多言,他叹息“叔叔知你有气,当年的事,我和你母亲也欠你一句道歉,洛儿被惯坏了,叔叔不奢求你谅解,只希望你不要怨你母亲,有很多事情当时没有来得及沟通,也不知该如何表达……”

“楚叔叔!”封意寒出声打断他,端上满不在乎的表情,神情桀骜“两年间,有很多话都有时间说,既然当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想现在更没有必要再表达,物是人非,多说无益。”然后她更抿紧了唇,皱眉暗思,试探的补充了一句“若要说,不妨楚叔叔告诉我,我亲生父亲是谁?”

这个问题她老早就想问了,只是舅舅和外公他们都不愿开口。

“你这性子……”楚倾城摇头“这个问题我希望是你母亲亲口告诉你。”

封意寒是急性子,面对这样柔软的回答,自然不舒坦“不说拉倒。”

那模样倒像是和父亲在闹别扭的小姑娘,楚倾城失声轻笑。

正逢此时,楚一抱着两个木匣子乐呵呵的跑回来,双眸似星辰扑闪,亮晶晶的的看着她,更让她心生烦躁。

楚倾城接过稍大一点的匣子,递到她面前“看看喜不喜欢?”

楚一也不甘示弱,将剩下的匣子也一并塞到她怀里“一起看看喜不喜欢!”

然后父子俩对视一眼,父亲无奈,儿子挑衅。

封意寒有种感觉,这匣子里放的绝对是能影响她的东西,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最终还是接了过来,没有打开“挺晚了,有点冷,我明日再看,谢谢。”

楚一啊了一声,有些不能理解,楚倾城见自己的傻儿子想要开口疑问,怕拆穿她,连忙打断“是挺晚的,那就早些回去,回去再看。”

体贴,温柔,又通情达理,面对这样的继父,封意寒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看出她的别扭,楚倾城安抚“别多想,好好休息,不管你怎么想,靖安侯府都是你家,你永远都是我靖安侯的嫡长女,哪一日若是愿意了,就回家看看,血浓挚亲,没有化不开的结。”

这样的柔情攻势,这样温柔的人,拒绝了天理难容,不拒绝又放不下脸,一拉一扯的束缚让封意寒装成了别扭体,她不自在的点头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点头了便好,日后便别再躲着我们了,”他笑“我让楚一送你回去,走吧。”

“啊?!”封意寒立马拒绝“不用了,沐阳和第五都在呢。”

“那好,回吧。”楚倾城也没有强求。

说完便转身朝自家的马车走去。

楚一皱着鼻子跟上,也没有嚷嚷要送,他走的步履极小,似有些依依不舍,然后没走几步又突然跑了回来,眨了眨眼,指着自己给的匣子,强调“这是我送你的,姐姐记得看哦,我明日一早就去找你。”

“别来,我不在!”生怕这些人影响她心境,封意寒当即快刀斩乱麻。

“啊?”楚一懵逼“那你在哪?”

那模样呆萌的透着傻气。

封意寒心烦,催他“要你管,快走!”

说完也不管他,抱紧了匣子,先行离开了。

再见未央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