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娇嗔

第30章 陷进去了

赵晚晚:【但你放心,我跟江少连手都没牵过。他对我,没什么兴趣的。】

余白白:【那个,阮馥,大家都说要走,看江少的意思……也不太希望我们这些碍眼的留下来,我带着我几个姐妹也先开溜了哈。】

姜靖康:【阮阮,抱歉,我今天喝醉了,脑子不太清醒。】

姜靖康:【改天聊聊?】

看来是酒醒了大半。

手机屏幕一滑下去。

阮馥甚至瞥见她的好友申请都多了好几个,其中就有林敏淑,和那个叫秦若琳的,她果然找人要到了她微信。

阮馥都不太想回。

关了手机,阮馥又去浴室里洗了个澡,上床前把电脑抱到床上看了点文献,看着看着眼皮打架,她合上电脑,扔在一边,关灯,入睡。

一分钟后,手机不停振动,阮馥迷迷糊糊又被吵醒,她往床上乱摸,半晌才摸到。

“喂。”

听着电话那头女人似呢喃的细语。

江观澜要说的话突然顿住了。

她可能都没看来电是谁,要不然肯定不会接。江观澜坐在车里,听那头浅浅的呼吸声,就在耳边。

江观澜捏了捏眉心,心烦意乱的,往后仰头,也闭上眼,假装她还在珠江别墅他的房间里,睡在他身边一样,他不出声,她也睡着了,不挂断。这种时光。

有点岁月静好。

阮馥睡迷糊了。

半夜起来上了个厕所,然后去厨房倒一杯热水,喝完水,发现床上枕头边的手机还亮着,阮馥一看,和江观澜那个王八蛋的微信通话。

还已经进行,2小时28分钟。

阮馥愣住,接起来,“喂?”

那边沉默一下。

男人低低的声音:“我在你楼下——”

啪一声,阮馥挂断。

浪费她流量。有病。

阮馥点开好友申请,想对秦若琳按通过,但转念一想到人家还吊着封云裴,万一得罪他,不想惹这身腥,便换成了林敏淑。

成功加上。

对方显然还没睡,立马发来一个问号。

林敏淑:【我以为你不会加我。】

阮馥:【本来是。】

林敏淑:【……】

林敏淑:【好吧。这么晚还不睡?】

阮馥:【睡不着了,你能帮忙把我家楼下那个男人弄走吗?】

他太惹眼了,阮馥怕明天上头条,反正林敏淑跟他关系好,应该会帮这个忙。

林敏淑大骇:【你什么意思?】

林敏淑:【你家楼下?……是谁?】

水岸林邸楼下,陈筑开车,江观澜坐在后车座,这小区门口不让停车,但超市前有两个停车位,都空着,迈巴赫占一个。车窗大敞,接完电话后,男人下车,站在冷风里,他抬头看,21楼甚至看不清,只隐隐的亮着,渺小得像一粒沙。

抓在手里,可能就立马漏掉了。

第二次被她骂有病。

“陈筑,我现在是不是很像个疯子。”江观澜问。

陈筑很想说:“是挺像的。”

但他开口:“老板,要不我们先回去睡个觉吧?”

睡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

他妈的,明天还要上班呢!

江观澜舌尖抵了下牙齿,冷哼:“回去了也睡不着,你睡得着?”

“……”他有什么睡不着的,他又没有伤喜欢的女人的心,陈筑真的很想打人啊,“老板,现在一点,我已经要困死了。”

看他脸色沉得能滴出水,陈筑叹气。

“您呆在这里也没用啊。”

“阮小姐又不会突然下楼。”

“咱们今晚先回去,明天一早,再去找阮小姐吧?”

江观澜说:“明天她就去研究所上班了,见不着。而且馥方进门要登记,我上次就没办法进去。”

老板!你也太没用了。陈筑真的心塞,他循循诱导一般:“那……”

“我们给馥方投个资,或者建个项目给阮小姐?”

江观澜看他,那一眼里仿佛带着自他上任以来头一回的赏识。眼看着二十一楼的灯亮了又灭,江观澜回身,一把拉开车门,陈筑看老板,眉间又恢复自信,终于松了口气。

江观澜刚要上车,一辆金色的越野车开了上来,刷的一下停在江观澜面前。

“观澜!”

林敏淑下车,走上前:“你真的在这,你在这干嘛?”

江观澜皱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林敏淑看了看小区,抿唇,有些不满。

“阮小姐发微信给我,叫我帮忙把你带走。”

可能是怕小区保安举报吧。

林敏淑不管别的,只看着他。

江观澜听见这话,硬是生生地顿了几秒,紧接着,他舌尖抵住牙齿,有些气不顺,“阮馥?”

“对啊。”

“她叫你来的?还叫你把我弄走?”

“是啊。”

江观澜气得笑了一下,但还是先问道,“她怎么有你微信的?”

“刚刚加上,阮小姐就发我了。”林敏淑拉住他的手臂,声音有几分不易察觉的颤,她有些怕,怕男人这次是认真的,“观澜,别呆在这儿了,引人瞩目的,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被女人这么当众下面子,以林敏淑对他的了解,江观澜还能留下才怪了。男人斜睨她一眼,指尖泛白,可见用了力气,扒下她的手。

他是要走。

但不是跟她。

江观澜转身,坐进迈巴赫车里,“砰”地一把关上门。

——好大一声。

“江观澜!”林敏淑喊他大名,紧跟上他,她好似有预感一样,扒住后车窗,从外面紧盯住他的脸庞,突地问道:“你是不是陷进去了?”

江观澜靠着背椅,偏头看着她,幽幽的,几秒后,男人懒洋洋笑:“你说什么呢。”

大半夜,不睡觉,来这。

还对她这个态度。

女人的第六感分外敏锐,她心口一个刺痛,看着他的眼底,差点尖叫出声。

“你就是陷进去了。”

“你怎么可以!”

林敏淑看得明白,江观澜手肘却支了过来,挨近了,林敏淑看着他这动作呼吸一滞,江观澜却拿另外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掰开她,有些残忍,林敏淑不可置信,听着他说:“就这样吧,我拒绝你了。”

“管真多。告诉你哥,那部剧江氏不要了。”

“以后再牵扯到你,也别找我合作。”

说完。男人叫了声开车。

林敏淑后退几步,像是没站稳。

男人升起车窗,车子被陈筑发动。

林敏淑垂下头。

有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她一直就听她哥说,江观澜这个男人,不适合结婚,偏偏还霸了京都第一个想结婚的男人排行榜,可能是因为看着就够坏,很多女人喜欢这一款。

他就适合谈恋爱,但谈的没几个,都分手了,众所周知,江少不喜欢女人管太多,也不喜欢不懂分寸,不识情趣的女人,是真的,跟他交往,要时刻懂得拿捏好分寸,进多了他会生气,疏远了他会直接忘掉,虽然他跟你说话的时候能一直笑,眉间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风流,但那副皮囊下其实薄情无比。

可人的脾气不是程序,有明确界定。林敏淑自认为她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去小心翼翼地观察男人脸色,所以要把握好江少的这个度,一直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向风偏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