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娇嗔

第2章 出差了

这老板的心情真是跟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让陈筑都觉得难搞,他只是讶异,心想对阮小姐这难道是淡了吗?

“啧,看你这样。”江观澜想到阮馥,歪头道:“我觉得我可能是给了你们什么错觉,比如恋爱两年了就不会分手之类的?”

分手?

要分手了?

这么突然的消息让陈筑瞬间正襟危坐,立马回:“没有,江总。”

江观澜扔掉笔,想着先冷一冷阮馥,正好趁着这次出差。

“行了,好好工作,出去吧。”

“好的江总。”

前几天江观澜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说是他跟阮家大小姐阮馥即将成婚。

当时他正忙着,只匆匆地扫了一眼这个新闻,但却不知道怎么,在心里记得格外清楚。昨晚同阮馥在水岸林邸纠缠之后,男人盯着熟睡的阮馥许久。

实际上,熟悉的人都知道,江少爷交过的女朋友很多,但要是一旦有江少爷和女友要结婚的假新闻出来,过不了第二天就一定会被分手。

所以大家都不敢传这类消息,暗地里也传开了,江少爷浪荡绝不结婚,更不接受催婚。

-

去往芜城的早八头等舱候机室里没几个人,江观澜算一个。

男人长腿交叠,气质出众,歪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平板,狭长的眼眸注视着上面所写的小道新闻。

这次他看的比上次仔细,从头浏览到尾。写的东西里三分实七分虚,配的图片还明显是偷偷的抓拍,只有两个人的背影,阮馥正挽着他的手。

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笑脸,他此刻眉间显得有些薄凉。

不知道是谁让写的,东西不长,很快就拉完了,他轻嗤。

“江总,该登机了。”

江观澜收起平板,拍了拍衣服,站起来。

“明天之前,把那些东西都撤干净。”

陈筑刚才就站在江观澜身后,自然知道江观澜说的是什么。

他扯扯嘴角:“是。”

-

三天后。

阮馥从电脑前抬起头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扬起脖子活动了一下,拿起水杯去饮水机前接水。

“阮阮,我看你东西都收拾好啦,又要走了?“

同来接水的还有平时关系不错的同事,阮馥点点头,想到前几天早上生了气的男人,还得去哄哄:“对,家里边有点事儿。“

她其实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研究所里她的工作时间自由,也没有人会说她,但像她这样隔三岔五就迟到早退的确实不太好,索性就找了个借口。

“阮总身体还好吧?”同事露出关切的表情,自从听阮馥说阮铂正经常大病不断,小病不停以后,大家多少都会问候两句。

这个科技研究所叫馥方科技,专门研究神经科学,听名字都知道,这是阮氏出资建的研究所,用她的名字取的。

阮馥脸不红心不跳地把阮铂正描绘成一个病秧子:“唉,就那样了,谁叫阮铂正身子骨这么弱呢,他就我这么一个姐姐,我总是得多去看看他的。”

“确实确实,唉,馥馥你也不容易,虽然是阮氏大小姐,但现在科研这么难,你还得照顾弟弟,弟弟又顾着公司还不好好照顾身体。”

阮馥笑了笑:“是啊,所以说大家都要加油哦。”

阮馥眨眨眼,跟同事道别以后,掏出手机,意料之内,江观澜一个消息也没有,阮馥有些难过,谈恋爱这么久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主动找他。

呼了一口气,调整好低落的心情,开始给他发消息。

阮馥:【晚上一起吃饭呀?亲爱的。】

十分钟以后,阮馥单手撑着脸,翻开手机,没有任何消息回复。

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川流不息的京都道上亮起各种灯光。

再过半个小时,阮馥又点开微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阮馥抱着手机打了几个字,打完之后又删了,看着窗外微微出神。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阮馥只好重新忙起工作的事情。

期间休息时候,她刷到了一条关于江观澜前女友女朋友赵晚晚的消息。赵晚晚是娱乐圈著名女星,长相惊为天人,属于明艳型大美人,这次的消息是去芜城参加活动,所拍的红毯照因为红出圈而上热搜了。

直到时钟走向九点,已经有同事陆陆续续下班。

“阮阮,走了啊。”

“好,拜拜。”阮馥抬起头,看了看时间,靠在椅子上,挥手跟他们告别。

“阮阮,还没走?”刚刚在接水区的同事今晚应该要加班,惊讶地问候道,阮馥刚要回话,在这个时候手机亮了,她收到一则新消息。

陈特助:【阮小姐,江总来芜城出差了】

阮馥呆了几秒,面无表情地叩下手机,扯出一个笑:“哦,刚刚阿姨打电话,说阮铂正好了不少,我想着今晚就留下来工作啦。”

同事提醒:“可是阮阮你还没吃饭吧,现在餐厅都没什么吃的了。”

“没关系呀,正好我减肥。”阮馥在研究所里总是头发扎的很高,看起来十分元气,同事身为一个女生都觉得心动。

她笑得很甜,只是眉间难掩疲惫,同事想阮馥可能是工作了一整天累的吧:“好,反正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哦。”

“你也是。”阮馥善意地回道。

整个办公区又重回安静。

以前江观澜出差,都会提前说一声,这次她却一无所知。

而且出差地点还是和赵晚晚一样的芜城。

她发给他的消息还特意让陈特助回给她,是有多不高兴。阮馥讽笑一声。

她神情冷淡,将后面的东西处理好,所有应用软件也关闭,电脑关机,阮馥收拾东西出了研究所。

电梯直达负一楼,停车场里灯光冷白,隐隐有汽车发动引擎的回声。阮馥从包里掏出车钥匙给车子开锁,刚好手机震动了起来。

来电备注是许伯母。

阮馥接起来,甜甜地道:“伯母您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阮阮呀,在哪呢?没事,我就是问问你。”声音含着一如既往的热情。

转冷的秋冬季节,一声问候显得格外温暖,阮馥坐进车里,轻柔地说:“在研究所呢,刚下班。”

“这么晚了才下班呀,哎哟别太辛苦了,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啊。”

阮馥靠在车里,神情疲惫,弯唇笑道:“好,谢谢伯母。”

许美芳试探地问道:“对了阮阮,观澜出差了你知道吧?”

阮馥唇线拉直,目视前方,眼神没有什么焦距:“我知道的。”

向风偏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