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间渡个妖劫

第28章 前尘往事

卜涯子身子一顿,微抬眼皮道“你说的可是那只妖?”他冷笑,继续道“眼下她已是自身难保!”

南宫玉笙眼神冷峻,恍悟道“原来她在柳荫青阳暴露身份竟是你背后捣的鬼!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所为,我早该想到,早该在众人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

卜涯子手在袖中一翻,拂尘凭空握于掌中,亮白如雪,发如钢针,肃道“恐怕你没有机会了。”说完拂尘变作长鞭,分出无数条,从各个方向伸向南宫玉笙,将她困住。

南宫玉笙眼疾手快,飞身跃起,手中的龙骨鞭化作利刃,打落了他的拂尘,瞬间化出一道戾气,直逼卜涯子面门。

卜涯子并未见过南宫玉笙的真本事,今日一见果然不输昔日名声,不过在他看来都是小把戏而已,只见他双手在空中各挥一圈,两道银环凭空打出,拍碎了南宫玉笙的屏障直打在她身上,眨眼间南宫玉笙便倒飞了出去,口吐鲜血,恶狠狠的瞪向卜涯子,手却在袖中暗暗亮出几根银针,神不知鬼不觉的打飞出,道道银针从袖中急速飞出,卜涯子见状原地翻转,立于树梢之上,手指间夹着一根闪亮的银针,欣赏道“抽魂针?不是在花姑死后就消失匿迹了吗?怎么南宫主上还有私藏?”

南宫玉笙起身,抹掉嘴角的鲜血,另一支手悄无声息的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响指,瞬间整片树林开始剧烈震动起来,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道黑影不知从何处窜出,凭空一跃扑向树顶的卜涯子,南宫玉笙也没闲置,飞身一跃,双手打出无数根银针,龙骨鞭也同时挥出,三管齐下,势必要将卜涯子生擒活剥。

树梢上的白影,似笑非笑,薄唇轻启“雕虫小技!”雪白大袖一挥,银针尽入囊中,再看他一个闪身,抬手便是一记银环,重重的打在了寅巳兽腋下的双眼之上,巨大的身形一顿,一声哀嚎从高空飞速跌落,掉在地上生生砸出一个深坑,大头朝下挣扎不出,南宫玉笙见状,只得调转方向,甩鞭拽住寅巳兽的后退,用力一拉,将它拉出深坑,手打响指命令道“再上!”

寅巳兽用力甩了甩撞蒙的头,待看清方向,张开血盆大口,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唾液纷飞,所落之处,均是一片腐蚀,卜涯子见状立刻后退,退回树顶之上,左右嫌弃的看着自己的衣衫,呔道“畜生!”

一阵风声夹杂着强有力的灵力,扑面而来,卜涯子向下一蹲,犀利的龙骨鞭在他头顶划过,再看一道笨拙的黑影,伸出两只人手般的前爪,抓住了卜涯子的衣角,用力向下拉扯。

卜涯子生来酷爱干净,最受不了这脏兮兮的畜生靠近,现在却被它抓住衣角,满眼寒气外泄,一把将外衫脱下,罩在了寅巳兽的头上,一道拂尘射出,怒喝道“找死!”拂尘如剑,眼看就要如数刺入寅巳兽的头颅,却在半毫米之时硬生生的停下了,卜涯子双手骨节泛白,双眼猩红自语道“杀你,脏了我的拂尘!”正在此时,身后一道灵力而至,龙骨鞭伴随风声强有力的甩来,卜涯子嘴角一勾,身形微侧,只听一声闷哼,寅巳兽头上一道醒目的鞭痕,渐渐渗出鲜血,染红了白衫,南宫玉笙见状,瞬速收了龙骨鞭,怒目圆瞪,私下里手中暗暗捏着最后的抽魂针。

卜涯子手捋胡须,莞尔一笑道“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

南宫玉笙愤愤不平,自知凭借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收龙骨鞭,计上心来,欠身拱手道“在下不是卜仙人的对手,再下认输!”

卜涯子对这样的美称沾沾自喜,手一提,将寅巳兽扔回到南宫蝉身边,悠悠道“我只要你交出。。”话未说完,只见刚还满脸认输的南宫玉笙此刻却是笑面如花,眼角间闪闪发亮,一根根银针不知何时扎在自己的腿上,他顺势半跪下,不稍片刻,一头栽倒在地,双眼怒瞪着南宫玉笙。

“想不到自称仙人的卜涯子也有今日?”南宫玉笙款款走到他身边,蹲下身继续道“要不是你出现在柳荫青阳,我到现在都不能确定是你!我也不会猜出一直想置他于死地的人竟是他一生敬重的师父!”她冷笑道“想要墨竹的尸体?做梦吧!想当初你为了幽冥珠对他动了杀心。墨竹曾经唯一衷心的就是你这个师父,一心帮你寻找幽冥珠的下落,只可惜正在他准备将幽冥珠地图交于你时,你却因为他触犯门规,将他逐出师门不够,还一次又一次变换身份接近他,不择手段想处死他。”

此时南宫玉笙泪如雨下,不敢置信的轻摇着的头,铿锵道“你可知,当年他被你逐出师门,都不曾对你有半分恨意,你可知,只要你开口,他便会将一切都给你,可是你都做了什么?你连大凡仙山的掌门之位都弃置不顾,一心想要追杀他。不过庆幸的是,幽冥珠的秘密一直都在他身上,如今你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只得日夜苦苦追寻他的一具尸身!”

她脸上挂满泪水,却仍一副冷笑“你以为我真那么傻,什么都不知道吗?我处心积虑散播谣言,故意制造了多份地图,在武林上放出风,为的就是想要诱你上钩,你终是抵不过幽冥珠的诱惑,哪里有它的信息哪里就会有你的身影!卜仙人!”说完她仰头大笑起来,对天长啸道“墨竹是你错付了衷心,今日我终于可以为你报仇了!”说完手中龙骨鞭高高举起,狠狠的抽向倒在地上的卜涯子,可长鞭落地,却打了个空,再看向她的腰间,早已被拂尘缠绕的死死的。

“你以为你的抽魂针,真的可以伤我吗?”卜涯子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立于她身后,手捋胡须,眼若月牙,手上微一用力,南宫玉笙便腾空而起,卷入无尽深渊,原地只有一只寅巳兽,吃力的用前爪挠拽着蒙在头上的白衫,源源不断的往嘴里送着。

绿油油的树林,落叶沙沙作响,草地中不时冒出一缕灿灿的绿光,那是一面铜镜孤零零的躺在草地中,镜面上碧绿的珠子早已碎成了齑粉。

安如静突然停住,不断回头瞭望荒山红门的方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跟在她身旁的路满期发现她的异样,也向她望的方向望过去,疑道“怎么了?”

安如静眼神焦急的看向路满期,严肃道“你们先进五树村,我去去就回。”说完便欲化作一团红雾。

路满期赶忙追上前,拉住她道“我陪你!”

红雾停滞,变化为红衣凤头蒲扇着翅膀,两只黑亮的双眸回头望向他,静止片刻略一点头,瞬间变大两倍,翅膀化成一团红雾,将路满期包裹其中,向空中飞去。

路满期终于如愿以偿,嬉笑着向地面招手,大喊道“宁兄,你且在此次等我们回来!”

宁虎莞尔,象征性挥了挥手,苦笑道“只要不是柳荫,我在哪儿都好!”

无肢鸟从来都是夜间出游,很少白天出行,一时自由竟不知道飞往何处,此时高山叠嶂,瀑布直奔,正在它徘徊降落之时,只觉身上一沉,背上传来一阵刺痛。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洛锋手中黄符微闪,紧贴着无肢鸟的皮肉,碎碎念道“符咒起,听我令!”手中摇铃一响,无肢鸟便双眼木讷,脑子一片空白,直直的飞在半空中。

洛锋这才起身,对地面上的一抹绿色身影喊道“它已被我控制住了,现在可以叫它带我们去找哪妖女了!”

柳宁荫心中甚是欢喜,轻松一跃,落在无肢鸟的背上,拱手道“洛掌门的符铃咒,果然厉害!”

“柳掌门过奖了!”洛锋说完,伸手轻拍无肢鸟的脖颈,嘴上碎碎念道“大道无边,且听我令,带我们去找路满期!”

小浪吹鱼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