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间渡个妖劫

第25章 柳荫骚乱1

命名为灵兽,只因它与生俱来的灵性超出普通兽类的百倍,人与之沟通起来,豪不费力,不安分的无肢鸟在路满期耐心的安抚下,终于展开大翅慢慢飞离地面,穿透云层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中,他并不知道怎么出这灵山,只能任由无肢鸟带路,心中却是百般焦急,恨不得自己会望眼欲穿,不知翻过了几座大山,才渐渐看到前方一片茂密的绿林漏出。

路满期向下望去,地上却是人山人海的黑影,跳上跳下,像是在打斗,银光不绝,骚乱不断。

无肢鸟在绿林上空盘旋,不知是看中了那个人作为食物,直向人群飞去。

此时阵阵狂风掠过地面,一群人抬头张望,有人高喊道“快看,是灵兽!”

听到这一声惊呼,先还是骚乱不止的人群,齐齐抬头仰望天空,无数道目光投来,路满期略扫一眼,心中莫名升起一丝不安,离地面越来越近,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原来地面上的人自动围做一圈,中间站有一袭白衣,斗笠翻滚在地上,像是在比式,路满期无心顾忌,终于在人群外另一小撮人中看到师父断诗华熟悉的身影,用手轻轻拍着无肢鸟的脊背,柔声道“看到那一身蓝色衣衫的老人了吗?就飞到哪里去。”

无肢鸟如明珠的双眼瞬间明亮起来,低音嘎了一声作为回应,按照路满期的指示,寻寻渐进的落在了断诗华面前,一落地瞬间昂头挺胸起来,路满期轻捋它的羽毛,以示奖励,完事他身子一跃而起,轻飘落地,半跪在断诗华面前,拱手道“师父弟子回来了!”

断诗华上前扶起他,欣慰道“徒儿辛苦了!”

路满期却并未起身,一脸焦急道“师父...”

断诗华撩了一下眼皮,略一摇头打断了他将欲吐出的话,上前将路满期扶起,心中早已猜到路满期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在这场游猎会上,各派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紧盯大凡仙山,他谨慎的转身对各派掌门道“在下先离开一会。”说完手搭在路满期胳膊上,示意他跟着自己,来到寂静没人之处,才开口道“怎么了,如此之急?”

路满期还在看着那围作一团的人群,在缝隙中仿佛又看到最中间的那一抹白影,身上泛起微黄的光,忽听到断诗华开口,他迅速收回目光,重新半跪于地道“师父,弟子在灵山里遇到了白衣老道,他扮作齐飞的样子,一直跟在我身边,也可能是在进灵山之前,他就扮成了齐飞。师父我实在担心齐飞师兄已经遭遇不测,便急急赶出灵山。”

断诗华为之一震,这白衣老道竟然可以无声无息的跟在自己身边,却未曾察觉,他负在身后的手用力攥着拳头,发出咔咔的声响,眉毛上挑道“此人高深莫测,又对幽冥珠如此执着,可为何不是自己去寻,反而要。。”说到此,脑海中却回忆起路满期小的时候,发烧多日,神志不清,皮肤上却泛起莹莹蓝光,不费一指便能控剑飞行的情景,那时师父卜涯子在他身体里发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强有力的灵力,为了不让这个孩子看上去突显异类,才在他的身体里,耗费七日封印了他五处经脉,难道此人也发现了路满期身体里的不同,断诗华略一侧头看了看路满期焦急的模样,宽慰道“想必齐飞此时应该还算安全,毕竟那白衣老道想要的还未得到。”

“师父,不如让我去找柳掌门,借出地图,我只需看一眼便可如数记住。”

断诗华却一抬手,肃道“幽冥珠地图何等珍贵,岂是你说借便可借到的。”

路满期急了“那我就去偷?”

断诗华看向方寸大乱的路满期,冷峻道“偷?你可知道柳荫青阳有多大?你可知地图在哪个方位?”

“哪要怎么办?总不能放着齐飞不管?”

断诗华上前扶起他,宽慰道“这件事先不要声张,为师来想办法。”

“可是师父,白衣老道想来狠辣,齐飞在他手上一天,我怕。。”

断诗华镇定道“如若那白衣老道再找你,你就告诉他,你已经按他的要求在寻找地图了,想必齐飞也会少受些罪过。”

路满期心里暗自盘算,师父作为大凡仙山掌门,顾忌的是全派荣辱,他说的想办法也只是权益之计,想要尽快救出齐飞还是要靠自己,他脑子忽然想到安如静,只有她才可以牵制白衣老道,可眼下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寻到她,每次相遇都是她主动出现。

路满期正想的出神,人群中却传来一阵剧烈的骚动,只听有人高呼“符咒怕是要镇不住她了?”

断诗华拍了拍路满期,给了他一个安慰眼神,转身走向人群,路满期也只好跟断诗华挤进人群看个究竟,却骤然一阵窒息,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被五花大绑,如雪的白衣早已污浊不堪,满是符咒,一张醒目的白面面具下一双狠戾不服输的黑眸,清冷的扫视着围攻的人,凌乱的发丝沾着血水贴在面具上。

断诗华幽幽的声音传来“想不到西月梦谭竟然有妖?”

梦木柒站在另一侧,语气平缓道“这妖既然出自我西月梦谭,还劳烦诸位不要参与我派之事。”

一旁手拿摇铃,尖嘴猴腮,老道模样的人嗤笑道“妖乃世间绝品,你西月梦谭又怎能一家独揽?”

“就是,要没有我仓辉派镇派之宝捆孺锁,你们恐怕也抓不到这世间唯一的妖吧!”说此话的人正是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仓辉掌门阎良。

南宫玉笙却款款走出,娇柔拱手道“诸位有所不知,你们看到的并不是什么妖?她只是小女的一半身魂!”

尖嘴老道冷哼道“南宫主上,说这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南宫玉笙眉梢上挑道“洛峰道长,话何必说的这么难听,是不是一试便知!”说完只见她在袖中摸出一面镜子,抬手在镜子前一挥,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射在那五花大绑之人的身上,瞬间她疼痛难忍,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可整个身子如棉絮一般轻柔无力,渐渐卷缩一团。

“囊镜?”洛峰道长见状不妙,手中晃动摇铃,打出一道道波音,撞上南宫玉笙手上的囊镜,怒目大喝道“想不到荒山红门还有这等稀罕物件。”

南宫玉笙双眼微眯,一道犀利的目光投去,对上洛峰道长,冷哼一声“看来还挺识货。”

一旁看热闹的阎良嬉笑道“南宫玉笙,你还有什么宝贝?都拿出来给我开开眼。”

南宫玉笙却冷笑一声道“你们不配。”说完手中凭空一截龙骨鞭亮出。

眼看各派就要大打出手,柳宁荫手摇折扇,立于高台之上,一副看热闹的神情,稍加拱火道“诸位都是来参加我青阳派游猎会的,在下的底盘既然出现了一个世间绝品,不如就此立下规矩,就地比武,各凭本事,谁能胜出,这妖便归谁!”

看着地上卷缩成一团,被五花大绑瑟瑟发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如静,此刻路满期并不想再纠结她是人是妖,心中早已如火烧火燎,两眼通红,此时一听各凭本事,便再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什么门派荣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护在了她身前,手中飞升一挑,大喝道“我先来!”

“路满期!”身后却传来断诗华严厉的训斥。

他没有回头,手中飞升握的更紧了,高声回应道“我不管她是妖是人,今日她必须是我的!”

安如静听到路满期熟悉的声音,微弱的气息,轻叹了一声,低沉道“你无事,我便安心了!”

小浪吹鱼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