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娃:姐姐,做我妈妈好不好

第4章 何不将错就错

苏苑兰接过手机,翻看着信息,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姓名:陈墨

性别:男

身高:182cm

......

婚姻状况:未婚

未婚?

未婚哪来的女儿,难道......

快速向下翻阅,找到了,收养证明!

原来玥玥还是个婴儿就被他收养了,难怪小姑娘想要一个妈妈,好可怜。

就是不知道,玥玥知道陈墨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吗?

苏苑兰脑海里自动冒出一副副画面,

全是一个单身裁缝,苦逼兮兮拉扯一个女婴的悲惨景象,

冬天洗尿布,夏天扇扇子,春天捉虫子,秋天摘果子,

还得抱着婴儿“哦哦哦”的哄睡觉,

真惨!

不过,看玥玥现在的状态,应该是被他照顾的很好,

这个男人,心地很善良,

而且看玥玥对他的态度,显然感情非常深厚,

这个男人......

不对,这家伙今天毁了本小姐的名声,绝不能同情他,

虽然是玥玥造成的,但是他作为父亲,必须负起责任!

见苏苑兰将资料页翻到了底部,柳芊芊及时履行助理责任:

“苏总,时间有些紧,只查到了这些登记的资料,其他资料还需要些时间,所以......”

苏苑兰轻轻摆摆手,柳芊芊明白,这是苏总在思考问题,让她闭嘴。

苏苑兰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充斥着兴奋和危险的光芒,让柳芊芊打了个激灵,

这分明是苏总要捕食猎物,呃不对,是面对商业对手时的状态!

苏苑兰突然就想明白了,事已至此,何不将错就错?

这个男人必须付出代价,

而且,这是多好的一个挡箭牌,

本小姐再也不用应付那些相亲的破事了!

这样,就可以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商业竞争上,全力发展集团业务,

等本小姐带领集团,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睥睨天下,站在全球之巅,

本小姐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商业女皇,

商业案例写入EMBA教材,甚至名垂青史,

这,难道不香吗?!

对,就这么办!

苏苑兰看了一眼柳芊芊:“这些资料保密,不许告诉任何人,今天的事情,也不要做任何解释。”

柳芊芊大惊失色:“啊?不需要解释吗?那您父亲知道的话......”

苏苑兰剜了她一眼:“就是要让他知道。”

柳芊芊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前途一片灰暗,

就像她的胸,完全没有任何希望了。

就像溺水的人,本能想要抓住哪怕是一根稻草,

柳芊芊慌忙说道:“刚才碰到陈墨了,他说,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还说,希望当面向您致歉。”

“哦?”

苏苑兰有点诧异,还真是不知死活,

你家闺女戳了这么大的窟窿,那是道歉就能解决的吗?

嘴里却答应了下来:“你看着安排吧,另外,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柳芊芊心中一喜,苏总心血来潮,没准见到那小子后,当面骂一顿就过去了。

“我去打听一下。”

柳芊芊跑得飞快去找陈墨了。

可惜,一直到就要开宴了,也没找到。

打电话也没人接,这家伙不会是跑了吧?

柳芊芊怏怏不乐的回到宴会厅,瞬间瞪大了眼睛,

陈墨和苏苑兰正一左一右站在王老爷子身边说话呢。

老天,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王老爷子笑意盈盈:

“知道你们年轻人不爱和我们这些老家伙凑一桌,让之风陪你们。”

“之风啊,你和陈墨多交流,还有苏小姐,你们多交流啊。”

老爷子可不知道前院的事情,这样安排有毛病吗?

必须没毛病啊。

既能结交高人子弟,还能和相亲对象多沟通多了解一番,多好。

王之风脸如苦瓜,看着陈墨和苏苑兰两人,怎么看怎么般配,

就是有一点,怎么看,自己这心里头都堵得慌呢?

爷爷啊,您说,我跟人两个交流啥,

交流如何当电灯泡吗?

落座时,苏苑兰冲着玥玥招招手,让玥玥坐在自己身边。

既然决定演场戏,那就得演个十足才好。

陈墨刚想在玥玥旁边坐下,就听到苏苑兰清冷的声音:“你坐我这边。”

陈墨:“???”

苏苑兰白了他一眼:“我有话问你。”

面带笑容,话隐刀锋。

宴会厅里可是有不少人都在悄悄看着呢,

见陪客的王公子不像是参加寿宴,倒像是出丧,

而另一边苏苑兰、陈墨和玥玥三人坐在一起,状态亲密,还不时交头接耳,

妥了,妥妥的一家三口,实锤!

有多少男人心碎,又有多少女人暗喜?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师傅和王老是故交,我是替师傅来祝寿的。”

师傅?

想想这家伙是个裁缝,苏苑兰觉得自己懂了。

都说王老是个念旧情的人,这老裁缝的徒弟都给安排到了主宾席上,啧啧。

“现在全场的宾客都在看我的笑话,你知不知道?”

“真的很抱歉,我也没想到玥玥会......”

苏苑兰帮玥玥夹了个螃蟹,还打开了壳,才放进玥玥的盘子,

也不看陈墨,嘴里却说道:

“不要找借口,也别想把责任推给玥玥,你准备怎么办吧?”

“我......”

陈墨心虚得很,理亏啊,

这要搁古代,毁女子清誉,是最令人不齿的行为——之一。

“怎么,想不认账?给我剥个虾。”

陈墨怎么可能不认账,这些年来什么阵仗没见过?

就算是敌人,答应过的事情他都能信守承诺。

“认账,认罚。”

陈墨取过一只虾,剥的干干净净,放到了苏苑兰的餐盘里。

动作干净利索。

看在王之风眼里,满满的一嘴都是狗粮,

真酸!

远处的柳芊芊也傻眼的很,

看着三人坐在一起互动,她就觉得自己是个井,横竖都二了,

不仅二,还特喵的玄幻!

苏苑兰嘴巴吃着虾,不耽误提要求:

“你说的啊,既然认罪认罚,一会跟我走。再剥一只。”

“啊?去哪?”

赶紧剥虾。

“你一个裁缝,问那么多干嘛,去哪对你有区别?”

裁缝?

这又是咋肥四?

玥玥在另一边捂着嘴偷乐,爸爸的职业终于被认可了一种。

反正,只要能跟爸爸在一起,去哪里她都无所谓,

何况,现在还多了个妈妈呢。

陈墨闭嘴了,听天由命吧。

(新书求支持,求票票,求收藏,求推荐)

八方有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