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第564章 没有人喜欢我,包括爹地

“什么东西啊?费嘉许,你还弄得这么神秘?”

咻!

boom!

话音刚落,只见天空炸开一朵绚烂的烟花,将整个观景台映得程亮。

乔安安听着声音,睁开眼抬头看向天空,远远地还能听见圆圆那隐约兴奋的声音。

“烟花!烟花!”

乔安安听着圆圆的声音,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

“好了,看看吧。”费嘉许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乔安安回过神来,茫然地问:“什么……”

忽地,她感觉到手腕微凉。

随着她一动,还传来叮叮当当清脆的铃铛声。

乔安安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一簇烟花在这时绽放,乔安安借着光芒看清楚了手腕上的东西。

是手链!

是一条做工细致,中间吊着一颗小小的铃铛,乔安安碰了一下铃铛,发现上面竟刻了字。

她抬起手,仔细的看,只见铃铛上的字是一个“乔”字。

忽地,一只手又映入眼帘。

只见费嘉许的手腕上也有一条,但是没她这条这么多的小细节,很简约,链条比她的要粗,手链上吊着一个小圆片,上面也刻着字。

是一个“费”字。

这是情侣款。

乔安安嘴角轻扯,“费嘉许……”

“怎么样?好看吧?”

乔安安嗫喏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费嘉许手揽着她肩膀,乔安安下意识的有点抗拒。

费嘉许明显的感觉到。

他便松开了乔安安。

“安安。”

“我……我刚才就是……”乔安安有些无力地启唇,想要解释自己方才下意识的抗拒。

“没事,慢慢来。”

乔安安抬眸看向费嘉许。

“我等了你这么久,也不在乎这一点时间了。安安,我会等你慢慢接受我,其实你愿意朝着我迈开一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费嘉许,这对你不公平。”

“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能说公平不公平的,如果非要讨要公平的话,那就没有幸福可言了。”

乔安安抿了抿唇,抿出一抹白,没有说话。

费嘉许拉着她往前走,“走吧,烟花晚会开始了。”

乔安安颔首,跟着费嘉许去找圆圆。

-

与此同时,观景台停车场内。

黑色的迈巴赫几乎隐匿在这黑夜之中,一望无际的夜空中还在绽放的烟花时不时的将车内照的通亮。

“律总。”有人站在车外,敲了敲车窗。

车窗摇下来,坐在后座的人也露出了轮廓,正是律北琰!

而站在车外的人,正是牧尘。

“律总,小少爷想问您要不要下车一起看看,这是三年一次的烟花晚会,小少爷希望您能陪着他一起看。”

律北琰眸光淡淡,“差不多可以让他回来了。”

“律总……”

律北琰掀起眼帘,“有话就说。”

“律总,我知道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我觉得小少爷一定是很希望您陪着的。”

“……我知道了。”律北琰敛了敛眉宇,从车里下来。

牧尘松了口气。

“他现在在哪?”

“就在前面呢,小少爷一直在等您。”

律北琰抬步,朝着牧尘说的方向走去。

牧尘站在原地,看着律北琰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下沉,松口气……

三年了。

律北琰的身边,除了小少爷就再也没有别人。

而且即使小少爷的存在,律北琰也从未改变过,对于小少爷,也仅仅是做到了抚养的责任罢了。

对小少爷的陪伴,少之甚少。

对于才不过两岁的小少爷来说,无疑最希望的就是律北琰的陪伴。

可律北琰从未在意过。

牧尘叹口气,他知道,这都是因为小少爷的身份……

眼见着律北琰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牧尘忙追上去。

而另外一边,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儿正站在观景台的边缘,微微抬着下巴张望,想要看看自己等的人会不会出现

“司祭叔叔。”他转身,抬头看向在面无表情,站的直挺挺的司祭,叫道。

“小少爷。”司祭恭敬的应了一声。

“你说爹地会来吗?”小少爷抿了抿唇,眉宇之间似乎有些紧张,但很快,他便撇了撇嘴,“算了,爹地肯定不会来的。如果这次不是奶奶要求爹地必须陪我来,爹地都不会愿意来的。”

“小少爷想多了。”司祭默声道。

司祭和牧尘对待小少爷的态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的。

牧尘对小少爷是温柔体贴的,仿佛将一切都恨不得给他准备好。

而司祭……

“司祭叔叔。”

“小少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一直都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

司祭微楞。

他垂下眼帘对上小少爷那双檀黑的眸,动了动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从我开始有记忆起,你好像从来没有像牧尘叔叔那样对我笑过,而且……你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都是冷冷的。司祭叔叔,我说的对吗?”

“……”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在家里,除了奶奶和牧尘叔叔,没有其他人喜欢我。”

“包括爹地。”小少爷转过身来,踢了一下脚边的小石头,道。

半晌的沉默。

小少爷又转身准备朝着里面走,“走吧,司祭叔叔,即便你不喜欢我,但是你还是改变不了要保护我的事实,所以你就忍一忍吧。爹地不会来了,我们去看烟花吧。”

“没有。”忽然,司祭启唇道。

小少爷的脚步一顿,“司祭叔叔?”

“司祭没有不喜欢小少爷。”司祭道。

司祭眸光微沉。

是啊,他不喜欢那个人,又怎么能牵连在小少爷的身上?

小少爷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他是无辜的,司祭深知,自己不能将自己的厌恶放小少爷身上。

听到他说在律家,除了唐碧娟和牧尘之外,没有人喜欢他,司祭有那么一刻是心疼的。

明明不过才两岁的孩子。

走路刚刚稳当,说话也才逐渐流利起来,却要面对这样冷漠的律家,未免残忍了些。

“司祭叔叔,谢谢你安慰我。”

“我没有安慰小少爷,其实……在律家,没有人不喜欢小少爷,包括律总。”

小少爷扯了扯唇,“不,最不喜欢我的人,就是爹地。”

说完,他便转身朝着人群里走,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忽地,撞上一道身影。

他不备,跌倒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被他撞到的小身板也摔在了地上。

两人当即面对面——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