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第529章 律氏继承人(3)

乔安安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我只是在想一件事……”

“什么事?”

“之前我一直都有拜托卜鸣帮我调查当初给我下毒的人是谁,我期初怀疑是许如清,可……许如清都死了,而且我血液里检测出来的成分跟她给爷爷下的毒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就在想还会有谁。”

律北琰黑峻的眸里闪过一丝暗芒。

“想到了吗?”

“……如果我说,我觉得是律沛柔,你觉得呢?”乔安安盯着律北琰的眸,等待着他的回答。

律北琰眸中波澜不兴,乔安安一眨也不眨的,还是没看出什么来。

“查出什么了吗?”

乔安安抿唇,叹口气摇头:“没有,卜鸣哥说没有什么具体的线索,律沛柔前段时间也一直都在赶通告,好像跟我的时间是完全分割的。”

“……嗯。”

“那你觉得呢?”

“想听实话?”律北琰问。

乔安安扯了扯嘴角,“难道你还准备了谎话等着我呢?”

“准备了。”律北琰毫不犹豫的承认道,“如果你想听谎话,那就是你的直觉或许是准的,我可以让人把律沛柔困起来,严刑逼供。”

“……实话呢?”

“实话就是,没有明确的证据,没有动机。”

律北琰话落,眸光深了几分。

真正的假话才是没有明确的证据。

律沛柔自己说漏了嘴,怎么可能找不到证据,他要去查,律沛柔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可……

就算是律沛柔下的毒又能如何?

现在乔安安体内的成分刚刚消减,逐渐转好,还需要持续半年之久的解药,如果现在说了,律沛柔只会鱼死网破。

这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与其这样,倒不如瞒着。

乔安安撇了撇嘴,“没证据是真,没动机可不算。”

“?”律北琰垂眸,睨着她。

“她现在对你是什么心思,只怕是个女的都能感觉出来,她喜欢你。”

律北琰敛了眉宇,揽着她往休息室走。

乔安安见他没有回答,顿住脚步,从他怀里退出来,面对着他踮起脚尖,柔若无骨的手攥着他的衣领,“说,你什么感受?”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嘿!你还敢准备假话?”

“没有准备。”律北琰微微弯腰,长臂一勾,单手抱住了她的膝盖窝,轻而易举的将她提起来。

乔安安松开他的衣领,被律北琰这么竖着抱起来,足足高了他一个头。

“快说。”乔安安揪住他的头发,撅了噘嘴。

“没感觉。”律北琰抱着她,往休息室内走,关上门。

“我才不信,你以前没感觉是因为她是你堂妹,血缘关系横着呢!可你们现在可没有血缘关系……”乔安安微微扬了扬下巴,嘴里明明说着不相信的话,可听了律北琰的回答,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

律北琰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半躺在上面,低头擒住她的粉唇。

“能让我有感觉的,只有一个。”他从她的唇上离开,墨眸深邃,倒映着她。

“那就是你。”

乔安安扬唇,嘴角的弧度上扬到最大,眼底是遮不住的幸福。

律北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拿了一条毛毯,将室内的温度调高了一点,“我出去帮忙,你睡一觉,好吗?”

说着,他温柔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那语气,温柔的几乎是要酥进骨头里。

有那么一瞬,乔安安都觉得律北琰在哄小孩子。

“……好。”

“等你醒了,我也就忙完了,到时候给你煮一碗粥?”

乔安安点了点头,因为是孕初期,室内的温度适宜,乔安安的困意也就很快跟了上来。

她打了声哈欠,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律北琰看着她闭上眼睛,将沙发完全放平,在边缘处放了软椅,防止她一个翻身摔下去,又在她后腰的位置垫了几个枕头。

乔安安没一下就睡沉了。

律北琰这才转身离开休息室,刚走出来,便看到律沛柔站在不远处,红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律北琰视若无睹,抬步往外走。

律沛柔见状,叫住他:“北琰哥哥!”

“……”律北琰没有回应,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会场走去。

律沛柔咬着下唇,紧紧地咬出血来,抬眸看向紧闭着门的休息间。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让乔安安消失的!

一、定、会!

-

会客结束已经是晚上了。

而晚上,才是葬礼的重头戏。

因为过了今晚,律氏新执行人就真正的落定了。

乔安安这一觉睡得很熟,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律北琰熬了一碗粥走进休息室,只见乔安安踢开了毯子,正蜷缩着睡觉。

所幸室内的温度高,乔安安不至于感冒。

律北琰算了算时间,估摸着乔安安睡得时间有些长了,便上前撤开了软椅,坐在沙发边上,低头轻唤。

“安安?”

“该起来了,宝贝。”

“……嗯。”乔安安睡梦中听到律北琰的声音,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翻个身背对着律北琰又睡了过去。

律北琰眉眼泛出无奈,手穿过乔安安的后脖下,将她强行的抱起来。

乔安安被他这么大的动静给闹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北琰,我好困。”

“你睡了一天了,不能再睡了,起来喝碗粥,嗯?”

“……”乔安安闭了闭眼,在他怀里窝了一会儿,半晌脑子才开始转动起来,反应过来律北琰方才说的话。

“一天?”她坐起身来,侧头看向窗外,外面都黑了。

她这一觉睡得这么久!

“现在都几点了?”乔安安问。

“刚过七点。”律北琰见她清醒了,用小枕头给她垫着腰,让她坐的舒适一点,将粥端了起来。

乔安安倒吸一口气,“那葬礼……”

“已经差不多了,爷爷也已经下葬了。”

乔安安抿了抿唇,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连老爷子下葬都没有去送。

“那……”

“晚点要宣读爷爷的遗嘱,所以律氏的董事和律师团都还在,等会我们就过去。”

乔安安一听,下意识的紧绷下巴。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不急,先把粥喝了。”律北琰舀了一汤匙的粥递到乔安安的嘴边,示意她张口。

乔安安闻言,只好点了点头,乖顺地张口喝粥——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