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第517章 你们谁给我一个解释

经过深夜闹这么一遭,乔安安第二天睡到了近中午才醒来。

刚从楼上下来便看到谷诗他们早早地在客厅坐着。

谷诗最先发现乔安安,站起身来,扬笑,“安安姐。”

乔安安笑了笑,忽地,眼前有些眩晕,她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握住了扶手。

谷诗见她突然停下来,不由得有些担心,“安安姐,你……”

乔安安及时的睁开双眼,视线又一次重新变得清晰起来,“没什么,诗诗,我让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吗?”

“……带了。”谷诗一愣,点头道。

乔安安昨天趁着律北琰不注意给她发了信息,让她一早带阻隔剂来。

律北琰从位子上起来走到她边上,“饿了吗?”

“……”乔安安一听到这三个字,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忙摇头,“不饿不饿,真不饿。”

律北琰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

乔安安扯了扯唇,刚想说话,忽地太阳穴钝疼,让她整个人往后趔趄了一步。

谷诗和律北琰一惊。

律北琰握住她的手臂,“安安?”

乔安安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有些重,胸闷难受的很,太阳穴的位置好像有人拿着锤子在一下一下的敲击,而且一次比一次还要重。

她刚刚才变得清晰起来的视线又一次的模糊起来。

谷诗心里一咯噔:难道是阻隔剂的效用过了吗?

乔安安抿了抿唇,动唇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就吐血:“诗——噗——”

律北琰瞳仁一缩,“安安!”

乔安安睁开眼睛,想看清楚律北琰,可眼前竟陷入了黑暗,身上毋地没了力气,瘫在了他的怀里。

谷诗也慌了,“安安姐,安安姐……”

律北琰一把将乔安安打横抱起,“陈叔,备车去医院!”

他长腿跨步快速的朝着外面走去,乔安安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昏迷,失去了意识。

只见卜鸣刚刚从车里下来,没想到一下车就看到乔安安在律北琰的怀里昏迷的场面,沉眸:“这……”

谷诗已经慌了手脚,手里的阻隔剂紧紧地攥着,“卜先生,安安姐她……”

卜鸣当即反应过来,拦下律北琰,“不用去医院。”

律北琰脚步顿住。

他周身的温度霎然降了几度,“你什么意思?”

卜鸣绷着下巴,“诗诗,你带阻隔剂了吗?”

谷诗赶紧上前,将阻隔剂握在手里,“带……带了。”

“律总,把安安送上楼吧。”

律北琰森冷地看了看谷诗和卜鸣两人,最后视线落在了谷诗手里的阻隔剂上,眼底凝聚着飓风。

卜鸣见状,道:“律总,我不会害安安,如果现在再不打阻隔剂的话,安安的性命才堪忧。”

“律、律总,是真的,安安姐……”

律北琰寒眸淬了一层冰,抱着乔安安转身上楼回卧室。

他将乔安安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谷诗便抖着手,咽了口唾沫闭了闭眼,让自己镇定下来才撩起乔安安的衣袖。

律北琰瞳仁一缩。

从昨天到现在,乔安安一直都穿着长袖。

如今将衣袖卷起来,只见乔安安的手臂上有一片青黑,而且上面还有明显的针口!

很细小,但密密麻麻的有数十个!

卧室的温度骤然下降!

因为之前一直都是谷诗帮乔安安扎针,她抿了抿唇舒缓了内心的紧张,准确的找到了一块能够扎针的位置,戳了下去。

她缓慢的推送药水,只见那小小的针管里浅蓝色的药水逐渐减少,最后见空。

谷诗这才用棉签按住了针口。

律北琰启唇,语气冷若冰霜,“你们谁给我一个解释。”

此事,司祭和牧尘也赶来了。

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牧尘也愣住了。

他侧头看向司祭,司祭却没有看他,而是走进卧室,在律北琰的身后径自跪下来。

“是手下的失职。”

律北琰冷冷的转过身来,二话不说一脚就踹在了司祭的肩膀上,“到底怎么回事!”

司祭没有任何的反抗,直接被踹到在地上。

他又撑着跪在地上,低着头,没有说话。

律北琰眸中的冷意越来越深,上前一把拎起司祭的衣领,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当即司祭便嘴角渗出血来,打落了一颗牙。

可想而知律北琰的力道有多大!

谷诗眼睛微红,眼看着律北琰要将司祭往死里打,她忙走到司祭的面前,展开双手,“律总,别打了。”

律北琰停下,冷眼睨着谷诗。

谷诗被律北琰这么盯着,凉意从脚底升起,真正的感觉到如坠冰窖的感觉。

“解释。”律北琰冷冷道,吐出来的两个字好像夹杂着寒冰。

“解、解释……”谷诗被吓得脸色刷的白了下来。

卜鸣沉声,“安安中毒了。”

律北琰身形一僵,“你说什么?”

“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在去剧组之前发现的,她被人下了毒,这个毒渗入血液,是一种奇怪的成分,目前……没有解药。”

“……”律北琰眼底的寒冰,划开了裂痕。

“司祭!”

司祭又一次跪下来,低着头,“是属下的失职,律总,我愿意领罚,不论是什么罚我都愿意……”

谷诗生怕律北琰又会上前来将司祭往死里打,拉着司祭的手臂想要把他拉起来,扬声道:“这不能怪司祭,律总,是我……是我要司祭瞒着的,对不起,要罚就罚我好了。”

反正她肉多,肯定比司祭要抗打。

谷诗这样想着,眼泪就落下来了。

“好了,都别说了。”卜鸣抿了抿唇,道:“是安安自己要求的,她担心她的事情会影响到你的计划,所以才选择瞒着你。”

律北琰敛了眉宇,走到床边,将乔安安抱起来。

没了妆容的遮掩,乔安安的脸色苍白如纸,唇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了,她的血还沾在了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律北琰心脏好像被一把刀狠狠的砍下来。

“刚才打下去的是什么?”律北琰冷声,语气里不兴波澜,一双眸倒映着她的轮廓

“阻隔剂,安安的身体情况很糟糕,一直在恶化,从最开始的咳血、吐血,最后是昏迷……医生说按着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很可能接下来安安会成为植物人。”

律北琰睫羽垂下来,没有说话。

“阻隔剂可以减缓安安血液里的成分肆虐,副作用也很大,但安安为了不让你发现,一直在打阻隔剂……”

卜鸣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缓缓地、稳稳的说了出来。

谷诗早就忍不住,崩溃的掉下眼泪捂着嘴转身离开。

作为乔安安身边的助理,天天陪着乔安安,无疑于是最清楚这段时间乔安安是怎么痛苦的熬过来的。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