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6章 碎片式记忆

律氏继承人之争正式开始,接下来的几天里,各大媒体都在不停地推测这场叔侄之争里,最后的胜利者究竟会是谁?

律兴业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好转,没有再发低烧后便出院回了律宅。

而律北琰也正式回到了律氏,与律国实平分律氏旗下的子公司项目,竞争也逐渐的从地底下移到了明面上。

一个星期以来,乔安安睡前等不到律北琰回来,醒来也没见着他。

如果不是每天早上床头柜上的果汁,她几乎要以为律北琰在公司安营扎寨了。

一早,乔安安跑完步回来满身是汗,咩咩早早就习惯了在阶梯上趴着,听到动静便懒懒地掀起眼帘看了一眼她。

它低沉的吼了一声。

乔安安上前摸了摸它的头,咩咩很是享受的蹭了蹭她的手心。

“咩咩……”她轻声念着这两个字。

脑海里仿佛闪过一个碎片的画面。

她如藕般的手臂紧紧地圈着一个人的脖子,洪水汹涌,她几度被浑浊的洪水呛住口鼻,连连咳嗽。

有力的手臂托着她,沉沉的却带着少年气的声音在耳边:“别怕,我会安全的带你离开这里的。”

她抿着唇绷紧下巴,脸色苍白的很。

洪水还在不停地把他们冲向更远的地方,他又道:“抓紧我,别松手。”

“……我不怕。”终于,她聂诺着,软软的回答他刚才说的话。

一声低沉的轻笑在耳蜗旋开,“好。你有喜欢的动物吗?”

为了让她不那么害怕,放轻松一些,他语气也松快不少,托着她用力的抱着,转移她的注意力。

“有。”她道。

“是什么动物?”

“我想养一只白虎。”

“白虎?”

她年龄小,果然被他的问题转移了话题,在洪水中点了点头,又被呛了一口,她满脸都是泥,低头窝在他的颈窝处,闷闷道:“嗯,孟加拉白虎。”

“你不怕它吃了你吗?”

“不怕。”

“如果你真的养了一只白虎,你想给它取什么名字?”

“……咩咩。”她缓了缓,一双星眸亮亮的。

“吼——”咩咩一声吼叫将陷入那些碎片式的记忆的乔安安拉扯回来,她双眸染上茫然,垂眸看着它。

咩咩站起身来,绕着她转了两圈。

乔安安手放在它的头顶,咩咩的毛是硬的,摸上去其实并不怎么舒服。

忽地,白色的阿斯顿·马丁缓缓地驶来,乔安安定睛去看,走下阶梯去迎。

律北琰回来了?

乔安安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要真的认真算,他们虽然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可这是一个星期以来他们第一次醒着见面。

驾驶座的位置缓缓打开,果然,是律北琰。

他眼睑青黑,因为刚刚接手子公司的业务,他根本就没办法休息,一个星期加起来真正的睡眠时间不过短短十五个小时。

脑海一闪,她嘴角的笑意凝住,有些担忧起来。

“北琰,你怎么回来了?”

律北琰绕过车头将她揽进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律北琰?”乔安安微楞,伸出手放在他后背。

“嗯。”律北琰的声音沉醇,带着一些疲惫。

入了乔安安的耳际,她抿了抿唇不由得担心,“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虽然律北琰不说,但是她多少是能猜到的,这场继承人之争彻底揭开帷幕,律国实这些日子逐渐露出来的野心绝对不允许律北琰这么轻易的回到律氏的,哪怕律北琰是自己的亲侄子!

律国实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应该是应寒舜。

“没事,想你了。”

轰——

乔安安听完,心口塌陷。

她从律北琰的怀里退出来,律北琰垂眸睨着她,她便伸手按了按他的眉心,另外一只手则主动的牵着他的手。

“等下是还要去公司吗?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他将她放在眉心的手拉下来,“已经告一段落了。”

告一段落?

乔安安投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律北琰便弯腰将她拦腰抱起,抬步往里走。

咩咩跟在他们的身后,正要进大厅,却不想律北琰余光扫了眼咩咩,咩咩当即怂了低吼一声趴在门槛,可怜巴巴的看着主人带着女主人上楼。

乔安安被他轻轻地放在床上,不等她说话,已然俯身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

“陪我睡会儿。”

“我刚跑完步,还一身汗呢。”乔安安手臂撑在两边就要起来。

律北琰眸光深了几分,紧紧地睨着她。

乔安安对上他的视线,起身的动作僵在一半,下意识的瑟缩脖子,动了动唇:“你……”

她总觉得这个眼神,好像是捕猎者,而在他的眼里,她就是绝对的被捕者。

“……安安。”

“啊……我还是不动了,太累了,我不洗澡了,我们睡会儿吧?我也好累,很早就起来了。”乔安安看出了他眼里的情动,当即躺回去,顾不得身上的汗,抱住被子紧紧地闭上眼睛。

眼皮动了动,下巴微微绷着。

律北琰轻笑一声,这轻轻的一笑,让乔安安微微睁开了双眸。

他的轻笑,与方才碎片般的记忆里那道沉沉的、少年气的轻笑完美的重合在一起。

她不由自主的视线落在律北琰的身上。

“不洗了?”律北琰问。

“我不想动了,太累了,你不会嫌弃我吧?”她还在仔细的盯着律北琰的眉眼。

那些碎片的记忆里,他的样子是模糊的。

乔安安不自觉伸手想要去描摹律北琰的眉眼,试图从那些记忆里拉扯出来什么,律北琰却在这时握住她的手。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时,律北琰眸中的情动又浓郁了几分。

“律……”

话还没说完,律北琰却扯开她的被子,将她一把抱起来。

乔安安瞪大眼睛,“律北琰,我累……”

“不想动?”

她挣扎了一下,却又怕律北琰真的松了手让她直接屁股着地。

“我……”

“不想动,我抱着你去洗澡。”

他健步抱着她走进浴室,砰的一声,门戛然关上,不多时,里面传来潺潺的水声——

***

乔安安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时下意识的看向侧边,看到边上躺着的人,她吊起来的心缓缓放下。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