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5章 我们谈谈?

男人坐在藤椅上,翘起二郎腿,微微偏着头,狭长的眸含着一丝兴趣。

“不过,这个女人比你还有有趣。”

“一个蠢货罢了。”律沛柔不屑的评价。

“啧啧啧,居然有胆量去动他的女人,你又何必着急让我动手?她现在在疯人院,可不一定能说出什么来。”

毕竟是个疯子,谁会听她说的话。

律沛柔沉了沉眸,没有说话,但眉宇之间明显对男人的拒绝帮她而感到不悦。

男人眉梢轻挑,起身将她锢在怀里,挑起她的下巴,吻上。

醇香的红酒在他们的唇齿回荡,交缠。

律沛柔咽下他渡过来的红酒,咬了一下他的舌尖,男人吃痛松开她,舌尖竟被咬出了血渗出来,将他那张脸衬得妖冶了些。

“还真的是只野猫。”

律沛柔眯眼,男人又道:“不过,我喜欢。”他又回到方才坐着的位置,“虽然我不喜欢对女人动手,不过……让一个人不说话的办法,除了死,还有很多。”

话落,他一口饮尽红酒。

一阵冷冽的风吹来,男人看着外面,勾唇:“时机差不多了。”

律沛柔脚步一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男人看的方向,正是律宅。

***

乔安安的伤并不严重,被律北琰强制性留在医院观察了两天后便返校了。

期末大戏因舞台事故而被中断,学校只能取消大戏的安排,用单独表演的方式去进行期末考核。

重新回到学校已经事故发生三天后了。

她在医院还是会去看耿丹秋,但耿丹秋……似乎有些抗拒跟她见面,她并不是不喜欢乔安安,而是觉得自己不配。

她从心底里开始厌弃自己。

乔安安见状便知道,不能再等了。

有些事情该了结的必须要尽快了结。

马巴赫稳稳地停在宿舍楼下,牧尘坐在副驾驶上,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后座的乔安安

“少夫人,这里面都是任倪从小到大的资料,事无巨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等结束了,我会给你打电话。”

牧尘颔首,没有多说。

乔安安下车上楼,司机侧头问牧尘:“牧特助,那我们现在去哪?”

“就在这里等。”

乔安安乘电梯直上三楼,任倪的宿舍楼层。

刚从电梯出来便看到任倪跟几个女生有说有笑的从另一端走过来,她看到任倪,而任倪也显然看到了乔安安。

她顿了一下脚步,很快便收敛了神色挽着边上的女生,正打算错开乔安安的肩膀往电梯走去,

乔安安冷笑,任倪往边上走,她便往边上站。

任倪又躲开,乔安安跟上继续站着挡住她往前走的脚步。

往复几次,任倪终于停下了脚步,“乔安安,你要做什么!”

乔安安没有说话,冷冷的扫了站在任倪身边的几个女生,那几个女生对上她的视线便怂了。

如今的乔安安在娱乐圈的地位算不上一线,但也绝对不低,人人都说她背后有华宸撑腰,而北电也有赵鹏池这个影帝撑腰,她们敢动耿丹秋,却万万不敢得罪恰安安的。

她们瑟缩了一下脖子便松开了任倪的手臂,“任倪,我……我们先去楼下等你。”

“安安……”

她们动了动唇想跟乔安安告辞,乔安安却冷冷启唇:“我想了想,觉得辈分这种东西还是要有的,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让人觉得我好欺负,欺负到头上了。”

这话一出,谁不明白?

那几个女生咬了咬唇,战战兢兢的道:“乔、乔前辈,我们……先走了。”

乔安安没有说话,视线重新落在任倪的身上。

任倪脸色铁青,看她们一溜烟地跑进电梯,从头至尾连看都不敢看自己,气不打一处来。

“乔安安,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谈谈。”

任倪一听,嗤笑用力甩开乔安安,乔安安这回也没有用蛮力牵制着她,顺着力道松开。

“谈什么?我不想跟你谈!”她扬了扬下巴就要往电梯走。

“是吗?包括你打胎的事情也不想谈么?”乔安安没有阻拦她的脚步,语气轻轻地,打开文件袋,继续道:“十八岁谈了一个混混男朋友,结果怀孕了打胎。十九岁喝醉,主动爬上别人的床,很不巧的是也怀孕了,你用……”

“别说了!”任倪听完脸色都白了,转身健步上前见乔安安手里的资料,伸手便要夺走。

乔安安却先一步举起手,她本身就比任倪高了点,这会儿气场全开,乔安安这般睨着她就仿佛是居高临下。

“既然你不想谈,那这些东西,不如就交给其他人看看,让他们谈谈你。”乔安安话落,转身准备离开。

任倪在原地挣扎几番,她不知道乔安安是不是在诈自己,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来来回回几次,眼见着乔安安要走进电梯,她箭步流星拦下。

乔安安站在电梯内,任倪站在电梯门边,挡住要合上的电梯

“好,我跟你谈。”

“可我突然不想了。”乔安安歪着头,勾唇笑得纯良无害。

任倪一听,喉咙涌上血腥。

“乔安安,你别太过分!”

“……过分?如果这就叫做过分的话,我可以更加过分,比如你第三次怀孕不能够再打胎,否则终身不孕,所以你生下了一个孩子?”

任倪脸上的血色彻底褪去。

如果说刚才她还抱了一点侥幸心理,那么现在,她是全身上下被灌了冰水!

“乔……”任倪咽了口唾沫,喉咙艰涩,牵强的扯着唇角道:“乔前辈。”

“乔前辈,对不起,刚才是我不懂事,是我错了,是我太冲动……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任倪朝着乔安安鞠了两躬,“我求您,给我一次和你谈谈的机会,我……我求你。”

乔安安眼底的寒凛闪过,“去你宿舍谈?”

任倪抬起头来,想到宿舍里还有人,便赔笑:“乔前辈刚来北电不久,我……我带你去附近的咖啡厅吧。”

乔安安没有拒绝。

半个小时后,北电小吃街的咖啡厅,乔安安和任倪找了一处安静的位置。

因为是期末,很多学生也基本上回家了,咖啡厅里人烟稀少。

明明外面刮着风,任倪却在这半个小时里,硬生生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浸湿了衣服。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