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7章 你被开除了!

砰!

护士长被推到,整个人从花圃的台阶滚下去,痛呼:“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推我!你信不信我让主任辞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乔安娜却又从花圃边上拿了块石头猛地朝护士长扔去。

“啊!杀人了啊!”护士长瞳孔猛地紧缩,抱着头忙不迭站起身来。

乔安娜的眼里的阴鸷愈发的浓郁,哪里还有之前那种畏畏缩缩的模样,眼白泛着血丝,释放出来的气场好似从地狱而来。

护士长抱着头弯腰四处跑,跑出了天台。

乔安娜站在花圃,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捣鼓半天后又抬头,方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儿竟不知不觉乌云密布,眼看着要下一场大雨。

她却没有找到地方躲雨,而是就站在那里,嘴角上扬咧到最大。

如果这会儿护士长没有跑走,只会觉得乔安娜这脸上的笑令人胆颤。

**

耿丹秋从医院离开,赶回学校,却不想刚刚打开宿舍门,迎面便是一盆水。

她低头退后几步,抬手将脸上的水抹掉,全身上下都湿了。

“谁!”水珠挂在睫羽上,挡住了她的视线,她抬眸厉声。

一道嚣张的笑声传来,一双黑色的帆布鞋映入眼帘,视线往上缓缓地挪动,任倪那张幸灾乐祸、傲慢的脸彻底的入了视线。

“任倪!你发什么神经!”

“耿丹秋,你还有脸回校呢?”任倪不屑的勾唇。

耿丹秋瞪着任倪,她将不断顺着额角滑落的水珠擦干,眼前的场景才真正的变得清晰起来。

她这才发现,原来面前站着的不仅仅任倪一人!

任倪的身后还有好些女生,都是隔壁宿舍的,她们聚在一起,没有一个人要上前帮忙,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鄙夷的神情。

耿丹秋一眼就看得出来她们每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含着嫌弃、恶心。

她心口下沉,垂在身侧的手攥着。

“耿丹秋,看来你还不知道啊?”

“……”

耿丹秋薄唇紧抿,抿出了一抹白,没有说话。

任倪却连连哼笑:“耿丹秋,你被开除了!”

轰隆——

窗外,电闪雷鸣。

走廊里,耿丹秋一个人站在他们一群人的对面,她全身都湿哒哒的,一阵风吹进来,她不由自主的发了个冷颤。

“任倪,你什么意思!什么叫……”

话没说完,任倪便将一张纸扬起来,走到耿丹秋的跟前,猝不及防便将那张纸狠狠的拍在她的额头上。

耿丹秋没想到任倪会突然靠近,踉跄几步站稳,而那张纸并没有贴在她的额头上,而是掉在了地上,地上的水渍将纸张的一角染湿。

任倪双手环胸,“耿丹秋,你还真以为你可怜巴巴的跟摇尾狗一样跟在乔安安身后就能被她包庇吗?可笑,你看她现在帮你了吗?我劝你,还是赶紧收拾好你的东西滚蛋吧!滚出北电!”

“对,滚出北电!”

“滚出北电!”

“这种人,我看见就觉得恶心!滚出北电!”

“……”

任倪一起头,身后的人也纷纷扬声要耿丹秋滚出去。

任倪骄傲的微抬下巴,视线不屑的落在耿丹秋的身上。

耿丹秋全身微微发颤,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上的衣服濡湿贴在身上,还是因为怒气。

地上的那张纸正对着躺在地上,耿丹秋视线稍稍下垂便看清楚了纸上的内容。

【关于期末大戏事故调查结果及处分。】

【耿丹秋同学在期末大戏《白雪公主》舞台剧中担任道具负责,在幕后未能做好及时检查道具安全的本职工作,造成严重的舞台事故,更因其个人问题导致校内风波又起,鉴于这两件事,学校领导经过讨论决定给予耿丹秋同学开除处分,以儆效尤。】

耿丹秋的脸色霎然白了下来。

任倪仿佛一个胜利者,高高在上道:“耿丹秋,赶紧滚吧!”

话音刚落,只见耿丹秋掀起眼帘,眸光幽冷,任倪看着当即后背微微发凉。

耿丹秋朝着任倪的方向走了两步。

任倪下意识的瑟缩往后退了两步,抬手指着耿丹秋:“耿丹秋,你想干嘛!”

耿丹秋却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所有人,稍转身拧动宿舍的门把手,推开,原本架在门上的水盆早就掉在了地上,挡住了入口。

她弯身慢条斯理的将水盆捡起来,规规矩矩的放在宿舍中央的桌子上。

任倪见她完全没有挫败的模样,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回头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人。

那几个高喊着让耿丹秋滚出北电的女生两两对视,会意了然后便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跨进耿丹秋的宿舍。

她们的目标非常一致,径自朝着耿丹秋的衣柜去。

耿丹秋刚刚打开衣柜的门,那几个女生便一拥而上,挡住了她衣柜的门,不让耿丹秋有任何动作。

“你们想干什么!”耿丹秋将衣柜的门用力关上,一把推开他们,背靠柜门,冷脸看着她们。

“我们干什么?我们当然是要让你滚出北电!滚出这里!看到你我们就觉得恶心!”

“咦——”有个女生拉长了尾音,转身到桌子上抽了好几张纸巾擦手,“你干嘛要提醒我她这个人恶心,我刚才还不小心碰了她呢,也不知道会不会得病。”

“你说得对,等下我可要好好的用洗手液洗洗手。”

耿丹秋眯着眼,“你们也就只会这点小把戏吗?你们是小学生吗?怎么,别人指哪打哪,比狗还听话!”

“耿丹秋,你还嘚瑟呢?”任倪见他们迟迟没有动手,干脆自己进来。

耿丹秋冷冷的看了眼任倪,还没有说话,那几个女生又要上前拉扯耿丹秋,她当即从边上的桌子操起花瓶,朝着他们地上狠狠砸去。

砰!

清脆的碎裂声,将她们的动作硬生生唬住。

耿丹秋沉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还不怕死的过来!”

她又拿了一个玻璃杯子,扬起来作势要摔,那几个女生被那花瓶吓得不轻,生怕会砸在自己身上,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

任倪怒气上涌,动了动唇,耿丹秋却凉凉地睨着她,她看到那水杯在耿丹秋手上晃动,当即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

耿丹秋转身打开衣柜,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不会这么轻易离开北电的!

该她承担的责任,她不会推卸,但不该她承担的,她一个也不认。

还有那个所谓的个人问题……

“耿丹秋,你还装什么!”任倪安静了会儿后又拔高音量,尖锐道。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