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第321章 一命换一命

律北琰沉眸,没有解释。

牧尘实在看不下去,道:“安娜小姐,律总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他答应在任职期间封杀冷藏,可如今律总已经不是华宸的大股东,无权干涉华宸高层的决定。”

乔安娜咬着后槽牙,恨恨地看着牧尘。

律北琰寒眸微凛,“你想要什么?”

手背上刺痛,乔安娜垂眸去看,血顺着针管正在往上流,手背高高肿起。

再看看这狼狈不堪的病房,外面守着的江家保镖,她的一生都完了。

如今她能抓住的就只有律北琰,所以她的身份一定不能被揭穿!她一定要好好的抓住这个身份不放,这样才能够翻身,这样才有机会!

“我的母亲……”乔安娜抬眸,双目猩红含泪,“我要你救她!”

牧尘瞳仁一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乔安娜居然敢提出这样的条件!

一个杀人犯,纵使律家根基深重,人脉遍布,也绝不可能动摇国家的法律!

乔安娜提出来的要求,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不可能。”律北琰语气变得冷了几分,区区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就好像是冰块,砸在乔安娜的身上,发出森森寒气。

“安娜小姐,任何人都无法阻挠国家法律的执行,您母亲犯下大错,没有人能救。”牧尘道。

乔安娜咬着下唇,她当然知道!

可如今唯一能够有办法让袁香玉出来的就只有律北琰,其他人,更指望不上!

如果她没有完成袁香玉的条件,那……她的身份——

乔安娜想到这里,狠了狠心,“律北琰,你说过,你欠我一条命。”

“……你要?”律北琰面不改色,眸色反而更深了一层。

牧尘背后渗出一层细密的汗,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着,乔安娜居然连这样的要求都提出来了!

上一次不是说还了救命之恩吗?

如今又是拿着救命之恩要挟……

可牧尘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他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律北琰必须要报的救命之恩,当初如果不是乔安娜,律北琰根本不可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所以不论乔安娜如何,他们都不能说什么。

“我不要你的命,但是我要你救我的母亲袁香玉!不论用任何办法,她杀了人犯下大错必死无疑,可我知道,如果你律北琰想,一定有办法可以救她!救她一命,抵我当初救你一命,一命换一命。”

不管怎么样,乔安娜必须要先过了袁香玉这一关。

至于救命之恩能不能还清,那就另说了!

“……”律北琰没有说话。

牧尘动了动唇便想启唇拒绝乔安娜这个无理要求,这分明就是要把律北琰往火坑里推!

这真的是十二年前善良可爱的小女孩吗?

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牧尘却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人的本性居然可以被改的这么彻底。

“律北琰——”乔安娜启唇还想说些什么,律北琰冷冷打断。

“好。”

牧尘瞳孔毋地瞪大,“律总!”他下意识的音量拔高了几分贝。

律北琰冷冷的睨了一眼乔安娜,淡声:“接下来具体的事情我会让牧尘来跟你沟通。”

乔安娜心上一喜,见律北琰要走,又急急地出声:“那要几天她才能出来?”

袁香玉只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她如今跟袁香玉联系不上,万一三天时间到了之后,袁香玉当真的就将所有事情告诉律家的人怎么办?

“最迟两天。”

“好,我等你消息。”

律北琰转身抬步离开病房,牧尘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两人站在电梯口,牧尘动了动唇,终究是忍不住问:“律总,您真的要帮袁香玉吗?少夫人好不容易才……”

他没有把话说完。

一直都是司祭在暗中保护乔安安,所以牧尘也只是从司祭的嘴里得知一点有关于乔安安和袁香玉之间的事情。

能够被司祭提及,虽然只有寥寥几句,言简意赅,但也足够证明乔安安为了拿到能让袁香玉难以翻身的证据多难!

如果这个时候真的将袁香玉放出来,乔安安只怕会崩溃吧?

牧尘光是想想就觉得堵心。

明明之前两个人才闹过一阵,那时候的日子有多难熬?牧尘光是想想就觉得浑身战栗,实在不想再回到那个时候。

“牧尘。”电梯门缓缓打开,律北琰长腿跨步入电梯,淡声吩咐:“派人跟公安局那边说一声,将袁香玉暂且保释出来,另外……派人去盯着袁香玉。”

牧尘下巴紧绷,垂眸应下来。

*

律北琰从医院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凤鸣苑,而是独自开车往厉氏集团去。

厉氏没有JK.大厦恢弘,但也算得上是陵城的标志性建筑。

律北琰一路畅通无阻的直入厉擎宇办公室,推开门,厉擎宇正半躺在沙发上,手上拎着一瓶红酒,放荡不羁的样子。

他的长相偏阴柔,衬衫衣领敞开露出大片的胸肌,倒是显得比女人还要妖娆。

“哟,还真是稀客。”厉擎宇眉梢轻挑,将酒瓶放在桌面上,道。

的确是稀客,向来都是他厉擎宇去找律北琰,倒是很少见律北琰亲自找上门。

他们这帮兄弟,一般没有什么事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偶尔出去鬼混一下罢了。

“给个人进来。”厉擎宇扬声冲着门外。

不一会儿,穿着紧身正装的秘书走进来,亭亭而立,“厉总,请问有什么吩咐?”秘书的声音柔柔的,声音酥软。

厉擎宇勾唇,“给律总买杯咖啡,他不喜欢喝酒。”

律北琰寒眸沉沉,坐在他的对面,睨了一眼红酒瓶,厉擎宇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红酒,“我说你从JK卸任之后也一直都没有跟我们联系,你这些日子都做什么呢?卸任之后,可比我们要清闲的多了吧?”

不一会儿,秘书将咖啡端了进来,媚眼如丝,“律总,你的咖啡”

可遇上律北琰这样冷冰冰的人物,秘书就是使出百种方式也勾不起他的兴致,秘书见他无动于衷便只好恹恹的离开。

“找我什么事?”办公室的门关上,厉擎宇也收起了自己吊儿郎当的模样,问。

“帮我重新查乔安娜十二年前在郓城的细节。”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