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3章 在医院,出了车祸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六点下班时间。

JK.集团破天荒的在这一天统统准时下班。

原因就是他们的工作狂魔、陵城无冕之王律总居然下达通知让所有人准时下班。

六点一到,律北琰直接中断会议,冷然起身,“明天继续,解散。”

众会议人员愣住了,回过神来时,会议室里那骇人的气场早就不知所踪,而让他们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罪魁祸首律北琰也抬步离开了会议室。

牧尘紧随其后,“律总。”

“夫人到了?”

牧尘犹豫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道:“还没,一直没看到夫人的车出现。”

律北琰眸光微凝

“知道了,你可以下班了。”

“好的。”牧尘松口气,赶忙转身离开。

这么多年来,这可是他头一回准时下班!牧尘压抑心里想要跳起来大叫的兴奋,快速收拾好东西离开。

律北琰推开办公室的门,长腿跨步走进。

入秋,六点的阳光显然微弱了不少,远处还有一片乌黑像是天空被泼了墨水,正朝着他们这边蔓延而来。

律北琰将放在大班桌上的手机拾起,熟稔地按下乔安安的号码拨出去。

*

手机铃声不绝于耳,乔安安却迟迟没有接起。

她将手机放在一边,抿着唇,眸光沉沉……

她有些不敢接这个电话。

终于,铃声截然停下,乔安安心直直的往下坠,垂眸,眼眶红红的,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点委屈。

这……电话就不能打多一次吗?

或许,再多一次,她就接了啊。

可,手机铃声没有再响起来,乔安安压下眼泪往下掉的冲动,咬了咬舌尖。

夜幕,降临了。

乔安安将手机放在枕头下,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如乱麻。

可哪怕是闭着眼睛,她的眼泪仍旧挡不住的从眼角滑落,乔安安咬着下唇将被子盖过头。

委屈?

她委屈什么!她一点也不委屈!

她有什么可委屈的,肯定是今天磕到了安全气囊,所以才会疼得掉眼泪。

乔安安心里不停地暗示自己,用被子的一角擦掉眼泪,紧紧拧着眉头。

或许是真的是被撞得有点狠,乔安安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就连手机铃声再度响起,她也没有听见。

与此同时,一直给乔安安打电话没人接的律北琰正站在落地窗前,墨眸沉沉,周身的气势比起往日要更令人寒颤。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第五次,官方的回复从手机里传来。

律北琰寒眸微沉,深不见底,没人能看出他眼下那汹涌的旋风。

他收敛眉宇,拨出号码。

很快,那边的人便接听了,只是声音有些嘈杂,“北琰?”对方似乎不怎么确定这个来电,还特地走出包厢,看了眼来电显示,语气微挑。

“帮我查个人。”律北琰淡声。

“刚查了乔安娜,你这是?”没错,这个人就是厉擎宇。

“查安安在哪。”

按着约定,六点时,乔安安本就应该出现在JK.集团楼下,可现在已经八点了,迟迟没见乔安安来,而且电话也没人接。

律北琰第一次知道,原来在意的人突然不见踪影,是会紧张的。

他会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厉擎宇嘴角的笑意微微收敛,“乔安安?你的老婆,你怎么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她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律北琰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今天下午的事情,厉擎宇却不由得眉梢微挑,微微松口气,勾唇,“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说不定她是刚好有其他事情处理没来得及跟你说一声罢了。”

说着,厉擎宇又顿了顿,打趣他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为了一个女人着急成这样,不,准确的来说,就算是当年唐伯母……”

“十分钟,我要知道她在哪。”律北琰没有听厉擎宇打趣,径直挂断通话。

另一厢的厉擎宇睨着已经结束通话的界面,眸光流转,轻语:“这是越陷越深了啊……”

果然,恋爱、结婚是世界上最麻烦的事情。

厉擎宇心里腹诽后还是拨了电话联系人去查乔安安的下落。

不多时,厉擎宇便收到了信息。

看着信息上的地址,他不由得眸光微沉,最后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将信息掐头去尾发给律北琰。

厉擎宇:在医院,出了车祸。

律北琰收到这条信息时,心跳狠狠一滞。

车祸?!

他拎起车钥匙便直直下落到车库,驱车离开,将油门踩到底。

原本需要十五分钟的车程,律北琰硬生生在晚上高峰期里缩减成十分钟,停在住院部门前,径直走向前台。

“乔安安在哪?”

前台值班的护士一愣,她值班这么久以来还第一次看到这么帅的人!

她不由得愣住,没反应过来。

律北琰眸光渐冷,“乔安安在哪个病房?”

“啊?哦,我……我帮你看看。”护士回过神,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后背一僵,着急忙慌的翻找入院记录,磕磕绊绊回答:“在……在二楼206病房。”

话音刚落,律北琰便已经不见人影。

护士懵逼,喃喃:“只是……轻微脑震荡,这么着急吗?”

律北琰并没有听到这句话,电梯停在二楼处,律北琰才发现,原来他的心脏竟跳的这么快。

他一向自以为傲的镇定自若,在看到厉擎宇的那条信息后,全崩塌了。

206病房。

律北琰站在病房外,墨眸微沉,迟迟也没能拧开门把手走进去。

他平复心绪,稍稍迟疑了一下后才推开门。

病房内,灯光有些昏暗,并不似白日那样刺眼,灯光柔和,落在乔安安的半张脸上,将她的精致的五官显得比往日更加柔和安静。

她侧着身子,蜷缩着,抱着被子的一角,眼尾还带着点点红润。

她似乎做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梦,洁白的眉心处微微蹙起堆起小山。

她呼吸平稳,除了做着一个噩梦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

律北琰吊着的那颗心,落回到实处。

他渡步走近才发现,乔安安的额头上,涂着红色的药水,应该是撞车磕伤的。

她没事。

律北琰嘴角噙着一抹笑,眉宇里的那点焦急逐渐散去。

“嗯……”乔安安转个身,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拧眉微微睁开双眼。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