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2章 你对你自己的名气有误解吗?

“呕——”

一瓶冰镇矿泉水横空出现在乔安安的眼前,她蹲着接过矿泉水直接灌进嘴里漱口。

她脸色还有些苍白,眼前有些眩晕,总觉得脚落不到实地。

“要不去医院?”

“不去!”乔安安眼睛一瞪,视线落在费嘉许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赛摩,毫不犹豫拒绝。

她是连碰都不想碰那辆车了。

刚开始的确是刺激,可是刺激之后,全身上下的不适感便涌上来,乔安安原本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不怎么在意。

可等到下了车,她直接单腿跪在地上,整个人就跟踩在棉花上似的,怎么也站不稳。

费嘉许见情况不对便将车撇在一边把她扶起来,刚站起来,乔安安便感觉胃部一阵翻涌,紧接着便甩开他的手朝着马路边的垃圾桶奔去。

乔安安吐了,直接将胃里所有的东西都给倒了出来,到最后连酸水都吐出来。

吐完漱口,乔安安才感觉到胃里舒服一些。

她蹲在马路边,头埋进膝盖里不说话。

费嘉许眉眼含着担忧,“要不我背着你去医院看看吧?你这么吐,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

“这都怨谁!”乔安安闷闷道。

怨谁?

其实说到底也怨不到费嘉许的身上去,毕竟是她自己主动上车的。

而且也是她在察觉到不适时没有说出来的。

费嘉许赶忙认错,“都怪我怪我,祖宗,你再这么吐下去,非要把胃弄出毛病来,我们不行就去医院吧?”

“……”乔安安没有说话。

“祖宗?你要是不想坐车,我背着你去也成?”

“费嘉许……”

“嗯?”

“你是对你自己的名气有误解吗?”

费嘉许挠了挠头,“那……”

乔安安抬起头,露出一双眼眸大眼,这会儿已经入夜,星空高挂,路灯下将她那双大眼照的更加明亮水灵,像是会说话一样。

“费嘉许。”

“怎么了?是不是还很想吐?”

“……我肚子饿了。”

乔安安吐了足足半个小时,肚子里一下子空了,她缓过来之后就觉得胃里不止烧得慌,还饿的厉害。

肚子好似听见了乔安安的话,适时配合的叫了一声。

“咕噜——”

乔安安耳根一红,按了按肚子。

费嘉许眼底的担忧一闪即逝,随机替代的是越发浓郁的笑意,他起身伸出手,“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不坐车。”

因为一辆赛摩,乔安安连带着对车都产生了些许畏惧感。

费嘉许掏出手机搜了一下附近能吃的地方,道:“附近有个小吃街,去吗?”

“也行。”只要不坐车,吃什么,乔安安倒是没有多挑。

乔安安手撑着费嘉许的手臂起来,就在费嘉许动了动手腕时,她却很快收回了自己的手,睨着他。

“哪个方向?”

“这边。”费嘉许视线轻轻落在他的掌心,只是一瞬便收敛心绪,放进口袋回答道。

乔安安颔首,脚步缓慢地朝着小吃街的方向去。

走着走着,乔安安才发现,这里竟是北电外的小吃街。

这会儿不少的学生从学校里出来聚餐,一条小吃街从头到尾,摆满了桌子和各种小摊,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喝酒。

“安安,你是北电的?”费嘉许看着乔安安的后脑勺,说话。

“你怎么知道?”

“你对你的热搜体质似乎也不够了解。”费嘉许将方才她怼他的话又还了回来。

乔安安轻飘飘的斜眸睨了一眼他,“我也没有那么容易上热搜好吧?”

“嗯,一个月两次的频率。”

“……这个天聊不下去了。”

“你还没回答我呢。”费嘉许笑道。

乔安安顿住脚步指着不远处的路边摊,说:“我们去那里吧,人少,你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出现在大众眼前。”

“听你的。”

乔安安缓过来后整个人都好受不少,她朝着路边摊渡步过去,刚落座,抽了两张纸巾将桌子擦干净,温吞着语气。

“嗯,我在北电,怎么?”

“北电应该快开学了,你要回校?”

“请假了。”乔安安咬住筷子的一边,然后扯开放在热水里消毒。

费嘉许看着她熟稔的动作,眸光沉了沉,闪烁着点点复杂的情绪。

这抹复杂稍纵即逝,乔安安并没有机会捕捉到,她将全新的一副碗筷放在费嘉许的面前。

“你很经常来这里。”费嘉许语气肯定。

乔安安挑眉,“算不上常来吧,不过以前高中的时候的确比较喜欢这些地方。”

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顾澄月抽了什么风,一改去各种餐厅吃饭的习惯,拉着她天天跑路边摊、烧烤摊待着。

久了,她才知道,合着顾澄月惦记上了高中校篮球队的学长,所以才会天天跑到这些地方来。

次数少,乔安安和顾澄月都没吃出什么问题来。

可次数多了,总会遇到不卫生的情况,加上乔安安和顾澄月都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肠胃,一下子吃的多了,直接两人拉肚子进了医院。

自从那以后,她才少来了这些地方,不过乔安安还是喜欢这里的烟火气。

“看得出来。”费嘉许道。

很快,点的菜便上桌了,乔安安叫了三瓶啤酒,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费嘉许给乔安安倒了一杯啤酒

他缓缓道:“网上都说你跟乔安娜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那你母亲……”

乔安安顿住手上的动作,掀起眼帘淡淡的睨了一眼。

费嘉许心里一咯噔,只是稍稍迟钝了一下便说:“如果你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她死了。”

费嘉许夹菜的动作一滞,“这样啊,那你外公外婆呢?”

“……”

乔安安没有回答费嘉许的话,反而猛地灌了一口啤酒,挑眉道:“这里的炒花甲很好吃,尝尝看。”

费嘉许见她可以避开话题,便颔首。

乔安安垂眸,盯着眼前的啤酒,扯了扯唇,唇角划过一丝苦味。

外公外婆?

她怎么知道?

她连见都没有见过……

想到宋禾,又莫名的想到律北琰和乔安娜那天在咖啡店的独处……她给自己连着倒了好几瓶啤酒,灌下肚子。

东西没吃多少,啤酒倒是下肚不少。

马路对面,阿斯顿·马丁隐匿在路灯之下,半明半暗。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