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

第2章 拜倒石榴裙下

乔安安挣扎几下,但江以盛的手劲很大,她挣扎不开就干脆放弃。

“未来妹夫,你当着你女朋友的面拉着我,大庭广众之下,还以为我要吃回头草呢!我丢不起这个人。”乔安安讽刺道。

江以盛蹙眉,“安安,你明知道……”

一想到自己的确跟乔安娜在一起,他倏地顿住,没有说下去,只是眼底的不悦尤为明显。

乔安安听他叫自己的名字就泛恶心,恨不得将臭袜子堵住他的嘴。

“不松开是吗?”

“安安,你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被人逼的?那个男人在哪?”她身上密布的草莓刺了他的眼,他语气重起来,咬牙切齿。

乔安安表面冷脸,心里却暗戳戳翻白眼。

看来这个江渣男是不打算松开了!既然不松开,就别怪她不口下留情!

虽然有点恶心,但是她的手腕已经被他抓得出了一圈儿红痕了。

她的手腕是招谁惹谁了,昨晚被抓出红痕,这会儿还没有完全消下去,江以盛这个渣滓又来?

真当她是猫,不发威的吗?

抬起,狠狠一口咬在江以盛的手臂上。

江以盛显然没想到她会咬自己,一时吃痛松开了她。

乔安安擦了擦自己的嘴巴,连连呸声:“江以盛,别来招惹我!这次是咬你,下次就是让你断子绝孙!”

她错开江以盛往外走。

江以盛见状还想要追上前去问清楚,他绝不相信那个以前在她面前乖顺温柔的乔安安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乔安娜红着眼上前挽住江以盛,阻止他去追。

“盛哥哥,你都亲眼看见了,难道你还不相信吗?我也不想相信姐姐会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可是我在这里守了一个晚上,亲眼看着姐姐在酒店里呆了一个晚上才出来。她身上一分钱没有,怎么可能有钱开房间?来这里,可想而知。”

江以盛脸色难看,泛着铁青。

乔安娜继续道:“盛哥哥,都怪我,如果我昨晚再快一点追上去,也许姐姐就不会这么冲动了!我不知道她在哪个房间,我、我太胆小不敢去敲门,才让姐姐做了糊涂事。”

江以盛看乔安娜不停地掉眼泪,满目自责的模样便柔着声音,“不怪你,你别自责,安娜。至于安安……”

可一想到自己等了多年都没有得手的乔安安昨晚躺在别人身下,江以盛心里就堵着一口气,郁结的很。

乔安安拦下一辆的士,坐在后座,按了按自己的大腿。

真的是疼!就这么轻轻一按,她都疼的倒吸凉气。

“司机大叔,麻烦去江滨乔家大院儿。”

她掏出手机拉出通话记录,点下第一条记录拨了回去。

很快,电话便被接通,另一端的人打着哈欠,“乔安安,我打了你一个晚上电话都没人接,怎么回事啊?你昨晚给我发的信息是什么意思啊?”

说话的人正是乔安安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闺蜜,顾澄月。

“月月,我睡到了!”她勾唇,下巴微微上扬,看起来好不得意。

司机听到她说的这句话,险些重重踩下刹车,吞了口唾沫。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了吗?睡到了?!

“……”半响的沉默,终于,手机里传来顾澄月的大吼:“乔安安,你丫的不是真的脑子秀逗去睡男人了吧?”

乔安安将手机移开耳畔,等顾澄月冷静下来才开口:“我脑子才没秀逗,而且我都说了,我要睡我们陵城太子爷,再说了,他在哪个酒店房间,不也是你告诉我的嘛。”

手机里传来顾澄月深呼吸的声音。

律北琰昨晚住的酒店房间的确是她告诉乔安安。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远房表哥昨天跟太子爷有生意要谈,喝醉酒顺溜儿说出了律北琰的酒店房间号,如果不是因为正好乔安安那臭丫头跟自己半开玩笑的说要睡男人,她……她怎么会把太子爷的房间号给乔安安,这不是让自己闺蜜去送死吗!

“乔安安,你!我怎么知道你竟然真的这么大胆去睡他啊?……等等,”顾澄月脑海一闪,顿了顿继续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睡到了太子爷?”

乔安安勾唇,“那是必须的!我乔安安出手,太子爷都会拜倒在我的裙底下!”

滋——

这一回,司机忍不住终于踩下油门。

乔安安不备,整个人往前倾撞上座椅,额头泛疼。

司机赶忙开口:“小姐抱歉抱歉,是我不小心,抱歉。”

“没事,继续开吧,”乔安安摇头,话落便将手机重新放在耳边,“月月,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任由他们摆布我的!”

“安安,你不觉得你太仓促了吗?万一,万一太子爷不娶你呢?你要想想,太子爷啊,他是太子爷!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就只是把你睡了要娶你,怎么可能啊?”

乔安安扁了扁嘴,“他不娶我,我、我就公布天下!”

顾澄月最后只能祝福乔安安心想事成,心里为自己的闺蜜多了一丝担忧。

其实,就算是被那群人摆布,大不了再闯回来就好!可是乔安安就是要剑走偏锋!

乔安安挂断了通话看向窗外,朝阳划开漆黑的夜空,翻起鱼肚白的清晨,作为C国最繁荣奢华的城市——陵城不过才刚刚苏醒过来。

她暗暗下定决心,她绝对不会听从他们的安排,她乔安安,从小到大就不是一个认命的人!自从她被带回到乔家,就没打算被安排一生。

的士停在乔家大院儿门前,乔安安推开车门,“司机大叔,等会儿,我拿钱给你。”

她跨进大院儿,只见管家匆匆出来,对一夜未归的乔安安关心道:“大小姐,你这一个晚上都哪了啊,老爷他们都急死了。”

急?

是怕她跑了才对吧?

“李叔,麻烦你帮我付一下钱,我没有带钱。”指了指外面等候的的士,她说道。

乔安安这才踏步走进客厅。

还没有看清楚客厅坐的人都有谁,一道震耳严肃的声音便响起。

“乔安安,给我滚过来!”

布谷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