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第78章 危机面前

郭华见状,说:“严头领,我知道你是一个崇尚和平的人。你看,我们杀气腾腾地进入蓬丘境,你们却一路避让,宁愿躲到这山上来,也不和我们兵戎相见!嗯!所以,我们很敬重你……你好歹指一条路径让我们走,有事也好商量!”

严彬说:“不错!我们都是从外面世界来到这个岛上的!但是,我们这些人带着善良而来,收获着更多的善良……”

覃占全一听,火气大了,大声骂道:“你是在说我们不善良吗?你是替圣境势力说话吗?”

郭华伸手一挥,制止了覃占全。

他说:“严头领,你这句话就不对了!我们本来都是简单快乐的人,来到这个岛上受尽屈辱,吃着最差的食物,喝着最糟糕的水……”

覃占全顾不得身份,大声插嘴道:“就是!你们在蓬丘境的确是享福的!没有受到猛兽的袭击,吃的喝的都是干净的!”

谢元吉说:“严头领,事到如今,你说说你的想法吧!”

严彬说:“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因缘的。要解决这里的问题,必须从源头开始!”

覃占全说:“废话就少说了!我们只求好好地生存下去,好好地享受着生活。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从不在乎。”

谢元吉说:“严头领眼界开阔,理想远远在我们之上。可是,我们只是一群落难的兄弟姐妹,只是吃个饱饭,睡个安稳觉而已!至于,源头不源头的,我们真的不是太计较!”

严彬说:“嗯!其实,在目前的情形,想吃个饱饭和睡个安稳觉,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到底,还是需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郭华说:“那你说说吧!”

严彬说:“蓬莱圣岛的形成源于晋朝王质的穿越事件!王质的每一次穿越所造成的历史错乱,最终都会自然地通过蓬莱圣岛这个结界来解决。”

覃占全说:“这些……好像我们都是知情人了!难道我们要穿越到晋朝,然后解决王质吗?真是笑话!”

严彬说:“如果靠穿越来解决穿越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咳咳!”

说到这里,严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得往旁边看看了黄志。

黄志只是微微地笑笑,没有说话。

郭华说:“既然我们不能穿越回去晋朝找黄志,那如何从源头解决问题?”

严彬说:“这是一个极高智商的问题,不是你和我能够解决,我们只能顺其自然。”

“哈哈……”,覃占全大笑一声,“还是一堆废话!”

谢元吉说:“严彬,我们应该是在一条船上的……你何必拖延时间?”

严彬说:“不是!你们需要土地和物资,我不是双手奉上了吗?蓬丘境内的一切都已经在你们手中了!”

覃占全大声喝道:“几块烂菜地就说是‘双手奉上’了吗?你们明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为何还要躲上这山上绝路来!圣境势力一向对蓬丘境关照有加,我们需要知道通往圣境的途径!”

严彬说:“对了!你这样说,我们确实是在同一条船上的了!我们之所以,离开蓬丘境,就是为了寻找通往圣境的途径。”

覃占全有点生气,大声说:“据了解,严头领是曾经到过圣境的贵客哦!”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惊,包括蓬丘境众人。

严彬却非常的冷静。他说:“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年是被邀请才进的圣境,现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要我们自己主动寻找通往圣境的途径。”

郭华说:“大家不要激动!我看,严头领是胸有成竹,肯定是有法子的!”

谢元吉说:“要从源头开始,那要先找到源头哦!莫非……你们已经找到了王质?”

人群一阵轰动,虽然结界内有来自多个历史时期的人物,但是始作俑者王质本人还真是没有露过一面。

严彬说:“不错!王质本人就在这里!”

大家又是一惊,很多人开始喧闹起来:“撒谎!撒谎!”

严彬走到黄志身边,拉了他一把,大声宣告:“这个就是王质本人!”

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一点杂音。

这时,人群中有人大声说:“撒谎!他不是王质!”

大家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人群中一阵涌动,很快就让开了一条道路。只见前后各两个人抬着一张竹藤椅走了出来,躺坐在藤椅上的正是张智青!

张智青脸色煞白,还长了一头长长的头发,但是有些显得稀疏。他双手紧紧抓住藤椅的扶手,不时还咳嗽几下。

四人将他抬到前面来,在此山坡上确实不好走路,大家都显得有点艰难。那四人将藤椅从肩上卸了下来,还没有放平稳,就松开了手。那藤椅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张智青不由得哎呀地叫了一声。

彭雪一直在旁边伺候着儿子,不断地叮嘱抬椅的人要小心点。

但是,明显那四人的态度并不友好。

张智青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说:“他叫杨达文……不是王质,他们是跟这些人一伙的,大家都不要上当!”

张智青指着我们大声说。

黄志说:“嗯!是的!杨达文确实是这副身体的上一任主人!他已经完成了使命……现在……我是黄志,就是你们所说的王质!我的确是晋朝的穿越者王质!”

张智青瞪大眼睛,没再说什么!

蒋晓莹鄙视了一下张智青,说:“没想到事到如今,你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你以为他们真的是诚心尊重你吗?他们只不过是利用你,利用你的毒血罢了!现在,他们已经打胜了仗,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醒醒吧!”

张智青大喝一声:“呸!我是真圣神体!战斗胜利,全靠我的宝血!我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这时,周围的人都不觉笑了一下,包括叛逆者那边的人。唯独彭雪呆呆地看着儿子,眼里似乎有点泪花。她轻轻地拍着儿子的后背,不断安慰着:“别激动!别激动!”

吴静一直在盯着彭雪,眼里也泛着泪花。此时她已经知道了彭雪就是自己的母亲,而彭雪还没有知道吴静的身份。

鲁泉扶着吴静,两人对视一下。

张智青脾气本来就是不好,现在变得更加暴躁。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母亲,大声骂道:“激动什么啦!连你觉得我弱不禁风吗?你不知道我现在是真圣神体吗?哈哈……”

本来现场的气氛挺紧张的,虽然蓬丘境人并不打算以武力解决问题,但叛逆者一方毕竟是杀气腾腾地来到了跟前。

此时,张智青的夸张表现反而让现场气氛轻松了起来。一时间,他也成为了全场的笑料。

显而易见,张智青的病情更严重了。彭雪也更加憔悴!

彭雪诚惶诚恐地站在儿子旁边,哪有当母亲的半点尊严。

张智青也看出众人对他的不屑,于是将愤怒迁移到了母亲身上。

他猛地将母亲一推,彭雪顿时后退几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张智青大声骂道:“都怪你!都怪你!……”

刚说完,他又转怒为喜,大笑起来:“哈哈……不!感谢你!感谢你!感谢你们赠送了我这副天使的身躯……哈哈!我的身上流着天使的血液……我身上满是宝血……咳咳……”

彭雪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又走到儿子身边,轻轻地拍着儿子的背部,柔声地说:“儿子,别激动!别激动……”

那张智青根本就不领情,恶狠狠地对母亲说:“怕什么?我是什么身份……我是真圣神体!”

众人任由他发疯,并不理睬,很多人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吴静却恨得牙痒痒的,一直怒视着张智青。

这时,张智青似乎也看到了这边的吴静。

他笑了笑说:“嘿!吴小姐,你好吗?嘿嘿!之前你看不起我是吧?你看,你看!现在是什么环境了啊?”

吴静哼了一声,大声说:“你还能有什么好环境?我看你是越来越可怜了!”

张智青哈哈大笑,道:“哈哈……,你们这些蠢货!蠢货!你们押错注啦!你们很快就要成为这个孤岛上的亡魂了!”

张智青这话一说,现场的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

覃占全说:“嘿!严头领,既然现在我们都坐在同一条船上了!你好歹要指一条明路让我们走!这个黄志……王质,又如何带我们进入圣境?”

严彬说:“呵呵!所谓志不同则道不合!虽然,我们的目标一致,但是我们的动机却不一样!恐怕你们想利用我们进入圣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郭华说:“嗯!我们是彻底的反抗者,我们只是想解放这岛上苦难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是圣境势力的保护对象,历来受到他们的荫庇,享尽清福,当然不想反抗了!”

谢元吉说:“是啊!我们受到的压迫太大,受的苦太多了!这个恶势力一定要铲除,否则,我们永无宁日!”

严彬说:“各位,有果必有因!你们之前所造的孽,害惨了多少人,圣境势力只是尽了他们的责任,平衡了这个世界而已!你们不懂得反思,反而要造反……”

覃占全打断严彬的话,大声说:“废话!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得好好的,我要他们来搞什么鬼平衡!”

谢元吉说:“他们只是掌握了更先进的技术罢了!你不要抬举他们!他们并不是什么救世主,他们收购人类的灵魂,散布恐怖,难道真的这么正义吗?”

郭华说:“不错!我们确实做了很多坏事,我从来不说自己有多伟大!但是,如果我手中掌握了更高的科技,我一定会用来救人,而不是平衡世界!”

严彬说:“生老病死……就是调和世界的自然手段!如果哪个环节出了乱子,神奇力量是会用非自然的手段去调整的!”

覃占全说:“别说了!这里只有你去过圣境,也只有你知道通往圣境的手段!你带路吧!”

严彬说:“圣境之内,并非是你我想象中那样……圣境势力也是神奇力量的代言人!你们可以推翻圣境势力,但是神奇力量一旦现形……后果,我们都无法想象!”

郭华说:“那你就多虑了!最坏的后果,就是被换掉了健康的躯体,每天喝着有毒的水,吃着有害的食物……我们已经没有了选择了!”

严彬说:“如果……我不愿意带你们……”

覃占全说:“那就休怪我们无情了!要不是,你不肯带路。我们只好杀了你们蓬丘境所有人,因为在这个岛上,你们是圣境势力最宠爱的臣民!”

谢元吉说:“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结果!毕竟,你们都是崇尚和平的人!”

严彬没有说什么。双方都无言相对,气氛既紧张,又有几分尴尬。

郭华脸色一沉,指着我们,大声说:“将他们押下去,其他人就地驻扎,严密监视!”

一队武士冲了出来,将严彬周边的人都抓了起来,包括我们几个伙伴。

鲁泉拉紧吴静,赵燊也拉着蒋晓莹,我和丁咛一直都在一起。

此时,我们都被抓了起来。

乐羊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