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章 安然通仙境

次日,一大早,丁坤便来张罗事务。

我和蒋晓莹被要求换上全白的衣裳后,便跟着丁坤来到了一处山脚下。

这是一座依靠石壁而建造的实木建筑,足足有五层楼。

丁坤带着我们走进楼下大厅,直接上了楼梯。大厅里,站着两排卫士,拿着长枪,十分威严,目光紧紧盯着我们。

蒋晓莹或许有点害怕,一直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臂。

原来这个建筑的每一层都驻扎了卫士守卫,所谓戒备森严。我们一直上到第五层楼,才停了下来。

这楼梯比较陡峭,我们都喘着大气,而丁坤却轻轻松松的。他笑着说:”歇一下!歇一下!”

我才发现,前面竟然是一个大山洞!原来这座五层楼建筑就是为了通往这半山石壁上的山洞而建的。山洞门口处装饰讲究,适用上等的木材造门包裹着,还上了黑漆,古朴庄重。洞门两边刻着一副对联:

安然通仙境

须臾达天堂

牌匾正是“天堂阁”三个大字。

我们走进了天堂阁,洞内石壁上都挂满了油灯,光线虽然不是太明亮,但是还是很清楚地看清地面。通过好长的一段山洞后,眼前一亮,便来到山的另外一面。

这里的景色跟之前的完全不同!自上岛以来,我们所看到最多的就是竹树,而此处确实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十分幽深。

丁坤带着我们从山洞出来后,就来到一排木房子前。

我环视周边,发现几处的山腰上还有几处同样款式的木房子,每排都是四间房子。

丁坤推门而进,赖勇顺已经坐在里屋,他鞠躬向师父问好,示意我们进屋,自己却转身离开了。

赖勇顺说:“你们现在穿上的白衣裳,是我们天堂阁的服饰,是本岛最受人尊重的人了!也是最圣洁的工种!乐羊先生、蒋小姐,稍后,你们务必要保持安静!无论你们看见什么,无论你们听见什么,你们只需要参观即可!”

我和蒋晓莹点点头。

丁坤从门外进来说:“师父,仪式可以进行了!”

赖勇顺脸色严肃起来,轻轻地应了一声,就起身走了出去。我们随后跟着,大家就进入了第三间木房子。

这间房子装饰相当讲究,开着大大地窗户,光线十足,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鲜花,空气了都弥漫着花的芬芳。房间里一张大木床,上面正躺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全套浅绿色的衣裳,安静地躺着。

那男人看见我们走了进来,并没有起身,但是也礼貌地点点头,挤出一丝笑容!

丁坤一直在忙碌着,不知道在准备着什么东西。原来,这排房子一共四间房,刚才那间是单独的,而后三间房却是连通起来。我们现在正在第三间房里。

丁坤一直在第二间房里干活。我走近那通道处,看了一下。发现那是一间类似的药房的房间,摆满了各种玻璃瓶子!

玻璃瓶子!

不错!就是玻璃瓶子!我心里感到非常迷惑:这不是在宋代吗?怎么会有玻璃瓶子?还满屋子都是呢!

丁坤托着一个托盘出来了,托盘上放着三个玻璃瓶子和一张纸!

我这才想起,之前彭雪拿出来的信物就是这种玻璃瓶子!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赖勇顺指了一下旁边的凳子,示意我们都坐下,他独自走到了床边!

丁坤站在赖勇顺旁边,两手依然捧着那托盘。

床上的男人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托盘上的玻璃瓶,面色紧张起来!

丁坤说:“这位是赖神医!你有福了!今天是赖神医亲自来为你主持仪式!”

那人忽然露出了笑容,眼睛好像放了光一样,说:“哦!原来是赖神医……”

赖勇顺笑笑说:“嗯!你别紧张!”

说完,轻轻地拍了一下那男人的肩膀!

赖勇顺在托盘上拿了那张纸,问:“若是你自愿所写,请你读一遍!”

那男人吞了一下口水,拿过那张纸,读到:“本人钱大良!中国山东鲁山县人!身患绝症,已无生存希望。经高人指点,随缘到此仙岛,签本契约!愿献三魂七魄,得以永生!愿弃此一身皮囊,回馈自然!望天堂阁恩人,赠吾安乐,早赴圣境!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赖勇顺问:“确是你本人意愿吗?”

钱大良说:“是!”

赖勇顺说:“根据天堂阁查核,钱大良生平为人亲善,虽非乐善好施之人,但亦无作奸犯科之事。所以,决定你享受二等仪式!”

丁坤说:“容我分说!本仪式一共分为四等次。一等享受者为世上圣人,为世人作出杰出贡献者。一等仪式,即灵魂全齐,移入新身,重获再生!二等享受者为世上善人,平生无大恶,亦有为善者。二等仪式,必须奉献一魂二魄,留二魂五魄,移入新身,重启人生。三等享受者为世上平人,一生无功无过者。三等仪式,必须奉献二魂五魄,仅留一魂二魄,移入新身,重启人生。四等享受者为世上俗人,一生平庸,碌碌无为,幸无作大恶者。四等仪式,三魂七魄皆奉献,前生点滴尽忘怀。”

钱大良点点头,说:“这些我都知道了!”

赖勇顺说:“既然你都清楚了!那我们开始进行仪式吧!这托盘上有三瓶药水,红盖的让你瞬间离世,黄盖的让你在两个时辰后才安然离去,绿色盖子的是在一天后才起药效。在此期间,如果你后悔了,我们可以采取终止措施,留你生命。”

那钱大良看着托盘上的药水,考虑了一下,忽然起身坐着,伸出手去拿了红色盖子的那瓶,毫不犹豫地拔掉那红色的木盖儿,仰起脸,直接就将那瓶药水倒进了口里,一口就吞了下去。

钱大良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我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说完,他闭上眼睛,重新躺了下去。

赖勇顺和丁坤对望了一下,都笑了一笑。

钱大良安静地躺着,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丝笑容跟他原本就十分憔悴的病容毫不相衬。

好一会儿,钱大良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十分迷惑地看着我们,说:“怎么回事……”

赖勇顺说:“嗯!是的!刚才只是试探一下你的决心!钱大良,你后悔了吗?”

钱大良说:“不后悔!不后悔!我已经想通了,后事也已经交代清楚!请开始仪式吧!”

赖勇顺看了一下丁坤。丁坤点点头,重新在药房里用托盘拿了一瓶白色盖子的药水。

赖勇顺说:“这次是真的药水!你喝了之后,会沉睡半天。这半天里,会有圣境中人来分解你的灵魂!你的二魂五魄将与其他的物种的一魂二魄结合,然后移入一具健康的身体,开始新的人生!你将会保留部分此生记忆的!而你贡献的一魂二魄,将会贡献给其他的物种,让它共享你的智慧!请问,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钱大良笑笑说:“好!很好!就这样……”

丁坤将白色的瓶盖拔掉,将那瓶药水递给了钱大良。

钱大良这次没有起身,而是躺在床上,伸手接过药水,慢慢地放到嘴边,闭上眼睛,紧锁眉头,将那药水慢慢地流进口里。

空气顿时凝固了,大家都屏息观察着。他的喉结上下滑动着,仿佛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钱大良把药水喝完后,将瓶子递还给丁坤,低声说:“感谢……”说完,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钱大良张开嘴巴,大大呼出一口气,喊了一声:“哦……”然后,迷迷糊糊说了几句话,仿佛梦里呓语,不知所云。

又过了一会儿,他竟然鼾声大起,明显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丁坤放好托盘,撸起衣袖,轻轻地拍打着钱大良的脸颊,大声喊:“钱大良!钱大良……”

钱大良像喝了酒的醉汉,毫不理睬。

慢慢地,慢慢地,钱大良鼾声低了下去,最后彻底没了声息。

丁坤再次拍打钱大良的脸颊,大声喊:“钱大良!钱大良……”

钱大良已经一动不动,安详地躺着,仿佛一尊石塑。

赖勇顺说:“第四房仪式!”

丁坤走进了第四间房里,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四个白衣男子。那四个男子抬着一副担架,合力将钱大良放在担架上。

只见那四个白衣男子全程毕恭毕敬,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小心谨慎。他们将钱大良放在担架上,并没有直接抬走,而是庄重地为钱大良整理了妆容。从头发到衣裳,一切都细心地整理了。

赖勇顺示意我们跟着进去第四间房。

第四间房,也就是这排房子的最里面的一间房。房里的布置就像一个化学实验室,或者说,就是一个医院的手术室。

房子中央是一张小床,就是刚好躺着一个人大小。床的四个角处,各有一个的灯柱。那灯柱的装潢十分讲究,都盘着一条龙,那龙头朝着床。

那四个白衣男子小心翼翼地将钱大良安放在那小床上,又再次整理了一下钱大良的衣裳。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龙……在哪里见过?

乐羊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