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彭雪的身世

张顺义摇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竟然也说:“慈母多败儿啊!”

彭雪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你还说什么?你还说什么?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那该死的诅咒,我孩子要受这些苦吗?当年要不是你坏了心眼欺骗我,我还要为你受这个罪吗?”

我问:“张老伯,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但是你们还是这么多的隐瞒!你究竟是得了什么病?这么多医院都不能治吗?偏要来这偏僻荒岛上找赖神医!”

张顺义没有回答我,而是伤心地抽泣起来!

顿时,一家三口开始放声痛哭!

过了一会儿,众人慢慢地平复了情绪。

我说:“事到如今,还不能坦诚相处吗?”

彭雪看了看丈夫,眼泪又要流下来!

张顺义点了点头,说:“说吧!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彭雪征得丈夫同意后,稳定了心情,才开口说话:“乐羊先生,感谢你一路的关照!我们确实有所隐瞒,但也是迫不得已!”

我示意大家都就地坐了下来,说:“你慢慢说!说不定,我们群策群力能想出个解决问题的好法子!”

彭雪说:“我从小在农村里长大,家里贫穷,父母也是死干活。为了让弟弟能继续读书,我读完小学后就辍学了。那年我跟随同伴们出城打工!由于没有文化,只能做一些粗重体力活。那会儿,年青……又勤奋,也是厂里很多男工友所喜欢的……”

蒋晓莹说:“我看你面容,就知道你年青时候肯定就是美人!”

彭雪笑了笑,似乎有点自豪。

她停了一下,接着说:“那时候,我一心想着多干活,多挣钱,寄钱回家给父母,改善生活。也为了供好弟弟读书,期待将来他成才,出人头地!我们姐弟俩关系可好,弟弟答应过我,一定好好读书!”

我问:“那现在……你弟弟呢?”

彭雪叹了一口气,说:“唉!没想到,第二年弟弟掉下枯井……最后……连尸体都没能找到!”

蒋晓莹说:“可怜了!原来你还有这么伤心的往事!”

彭雪说:“那时,我们厂的车间主任,是一个很有魄力的男人,我和他……”

这时,张顺义大声咳嗽,好像故意制止妻子。彭雪刚刚沉浸在回忆之中,顿时也回过神来,倍觉尴尬。

张智青说:“爸!这些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从来不告诉我……我想知道!我有权知道!我是不是你亲生的?是不是?……”

张智青似乎很激动,一把拉住母亲,追问:“妈!我是不是你和那个主任生的孩子……”

彭雪猛推了儿子一下,严厉地说:“胡说!你妈没你说的那么乱……”

说完,彭雪侧开脸,轻轻地拭去了泪水。

蒋晓莹说:“你别乱想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你爸亲生儿子,同一个模子出来的!”

谁知,张智青一听,竟然瘫倒在地上,重重地叹了一口长气,口中不断地哆嗦着:“没了!没了!”

蒋晓莹说:“你这人好奇怪!难道你不希望你是你爸的亲生儿子吗?”

彭雪忽然站了起来,指着丈夫大骂:“都怪你!你不但毁了我的一生,而且还害了孩子的一辈子!”

此话一出,我和蒋晓莹都是吃了一惊。

张顺义已经是老泪横流,说不出话来。

彭雪说:“当年,我本来是有一段好的姻缘!我本该和家人一起幸福的生活的!就是你!你这个禽兽!你不但强占了我,拆散了我和他……你还……害人家家破人亡……”

我说:“张老伯,你这是……”

张顺义说:“不错!我不是人……当年,我是喜欢你!我真的是爱你的!我不能没有你……我更加不能失去你!”

蒋晓莹说:“大娘,这事也过了这么多年了……如今,你们也是一家人,也有了孩子……”

彭雪大声说:“这才造孽啊!你们不知道,他们家……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家族!他们有家族的遗传病!他是不能要孩子的!……啊!我可怜的孩子啊!”

张顺义说:“嗯……我真不是人!……我们家不知道是哪一代开始,就得了这个怪病,还遗传……我确实不应该坚持要将青儿生下来!”

蒋晓莹问:“你……是什么病?”

张顺义说:“我们这个家族……生的男丁,一般到了三十岁左右就会第一次发病……发病的时候,浑身发冷,就像裸身掉进冰窟里面一样,随后,又浑身发烫,就像置身于火山熔岩……还有,体内的器官好像全部都好像天地移位一般……痛苦不堪!从第一次发病开始,人的健康就一天不如一天,发病的频率越来越大,最后都是痛苦挣扎而死……”

张智青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不要这样死……我不要这样死……”

彭雪说:“当年的恩怨……我已经不想追究了!这些年,你对我也算是照顾得够好……对我父母也尽孝……可就是,我这可怜的孩儿……你真不应该隐瞒这些……我们可以两人生活,白头到老!不应该毁了我孩子一生的幸福,他是无辜的……”

张顺义说:“嗯!当年……要不是发现你对那人还有感情……我也断了香火也无所谓,就以为有了孩子,你才能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彭雪说:“你明知道你不能要孩子的!你还隐瞒着……连我都隐瞒了!”

张顺义说:“祖上说,我们这个家族遗传病是从上五代人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得了这个病!我是想着……现代科学这么发达,一定能治好的!”

彭雪说:“那你治好了吗?我孩子还能救吗?你……你这个畜生!”

张智青抱着母亲大哭起来,两母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说:“你们不要再伤心了!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了,说不定赖神医可以治好你们这个病呢?”

彭雪忽然停止了哭声,还傻笑起来:“哈哈!哈哈!青儿说得对……说得对!我们不是来寻医的,我们是来寻死的!”

蒋晓莹说:“大娘,你们不要这样悲观!”

彭雪说:“原来,你们真的不知道赖神医……我们还以为,你们也是来找赖神医的呢!”

我说:“得病找医生是正常的,你们何必这样神秘兮兮呢?”

张顺义说:“当年,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的确是害了别人一生,我诬陷了他!害他没了工作,还得罪了不少人,背上了无辜的罪名!”

我说:“你是说那个车间主任吗?”

彭雪说:“对的!就是他,吴峰……我们亏欠了他!当年,我们那个机械装备厂,专门生产机械零部件的,生意还算不错!那次,……吴峰作为车间负责人,被立案查处了!还说他贪了公家的财物,说他利用公家的装备私接业务……”

蒋晓莹说:“坐牢了吗?”

张顺义:“呵呵!没坐牢……多亏了老情人通风报信,他逃得快……”

彭雪说:“哼!我相信他不会做那些违法的事情……现在想来,那时候的人也是天真,怎么就凭你一张嘴,大家都信了你!警察都没有来……几十人拿着家伙,要去找吴峰算账……要不是逃跑,恐怕早已死了……可惜就背负着罪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蒋晓莹说:“那也算幸运了,终归是留下了性命!”

彭雪说:“对!好人总是受上天眷顾的!坏人总有报应!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找他,我们一家说不定只能在家里等死呢?”

张顺义说:“呵呵!不是等死,只好来寻死!”

彭雪说:“终归是死,世界上那个人能不死,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不要遭受这番折磨!你自己也经受过那种滋味……”

张顺义冷笑一下,说:“我父子俩死了后,你们……一家三口,也好一家团聚了……”

“什么?”张智青惊愕万分,看着母亲,说,“妈妈……你和他,还有了孩子……”

彭雪怒视着丈夫,没有说话!

张顺义说:“当年,结婚不久,你就有了身孕!我坚持不要,你却死活要生下来!原来竟是一个野种!”

彭雪大骂:“什么野种!我和吴峰早已定下终身,两家人都已经默认,就差登记手续!要不是你从中作梗,还……陷害好人……,我们能这样吗?”

我说:“你是婚后有孕,是查验过了吗?明确了不是你的孩子?”

彭雪说:“造孽!造孽!他们家的女儿是活不过三岁的,这个该死的遗传病!”

蒋晓莹说:“那就是说,你还生了一个女儿,过了三岁……所以,他就认为这不是他的孩子了!你们不可以检查一下吗?”

张顺义说:“无须检查,结婚之前……她已经有孕在身!还想瞒骗着我!”

彭雪说:“确实!那是我和吴峰的女儿……幸好……不然,她又要遭这趟罪了!”

张智青哭着说:“为什么是我啊?你们为什么要生我啊?我可不想死啊!”

没想到这一家人竟然有如此苦痛的经历,我和蒋晓莹都心生怜悯,但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乐羊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