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第3章 银霄大厦

赵燊笑笑说:“章总,你看小说也太多了吧!”

我反而没觉得好笑,说:“嗯,哪怕不是盗墓的,这个古董的来历肯定非比寻常!”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12楼。这座楼宇的格式也是比较旧式的,就是一个楼梯上去,左右两个单元。

我们大气还没有喘完,顿时都傻了眼。

我说:“一路上来,我就留意了,每层楼都是两个房号,确实没有03号的。”

章烨也有点惊慌,吞吞吐吐地说:“但上次……上次我来的时候,确实是12楼的03号房的!”

赵燊说:“会不会是你进去了其中的一间,01号或者02号,而真不是什么03号?”

章烨走去左边的房门前,上下看了一下,有跑去右边的房门,又上下看了一下!

“不对!不对!”章烨像失了魂一样,直摇头,“不可能这样的!”

我双手按住章烨的肩膀,大声叫道:“冷静!冷静!”

我们三个就地而坐,都低头寻思不说话。

章烨又站了起来,在走廊两扇门之间来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词,但不知所云。

我问:“你究竟想起了什么?要仔细回忆一下,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章烨说:“12楼的只有两家人……你看,两家人的大门都是这种不锈钢门的……”

我说:“这……没什么奇怪吧!我家的大门也是这种不锈钢门啊!”

章烨说:“不对!不对!黄志家的大门不是这个模样的!”

赵燊问道:“难道我们来错地方了?”

章烨说:“没错的!就是这座银霄大厦!连门卫老伯我都让得了!”

我也站了起来,说:“嗯!那你那天跟着黄志上来这层楼,这一路上的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章烨叹了一口气,仰起脸,闭上眼睛,拼命地回忆着。他说:“没什么……就是爬楼梯实在是太累了,黄志身子瘦小,走得快,我这身材爬楼梯真是重体力活……追得好辛苦,也没留意什么01号02号的……”

忽然,他似乎记起了什么,来回地踱着脚步,说:“哦……记起了!他越走越快,我在后面越跟越紧,我叫他慢一点,那个黄志好像装作听不见似的,一声不哼……我累得要扶着这些楼梯的扶手借力!开始,这些扶手栏杆就是这种用老水管焊接起来的……慢慢地,慢慢地,忽然……”

赵燊突然冲了上来,问:“忽然怎么啦!”

章烨被赵燊这一喊,倒是有点吓到了,脑袋似乎短路了。他推开我们俩,双手紧紧地抓住那排楼梯的扶手。

章烨说:“那天……忽然,我的手一阵刺痛……”

章烨举起右手,认真端详着。我和赵燊也凑了过来看。

章烨说:“你看!伤口刚刚愈合了呢!当时是一根小小的木刺插进了我的手掌心,流血了呢!”

我拿起章烨的手掌看了一下,确实是一个小小的伤口,线状的,挺深,看来那根小木刺挺细尖的。

赵燊拼命地摇摇头,说:“你不会就记着这些无关要紧的事情吧?”

章烨用手摸着那些铁扶手,又用手指敲敲了。咚咚……咚咚……声音迅速传了出去,在整个楼梯间里回荡着。

他转过身来,斩钉截铁地说:“我敢确定的是,那天,我扶着的不是这种铁扶手,我当时扶着的是木质的扶手!”

我和赵燊面面相觑,都惊呆了。

章烨接着说:“开始是铁的,后来……慢慢地,就变成了木的扶手,很旧的,那扶手的表面已经残损不平,我就是这样才被刺到的……”

我问:“是从哪一层开始变成木的扶手的?”

章烨摸了摸头,直摇头,说:“忘记了!忘记了!……但是,我能确定的就是这层楼的扶手肯定是木头的!因为一路上,黄志都没有跟我说过半句话,就是到达12楼的时候,我被刺伤了手,大喊一声‘好痛’,他忽然很紧张的样子,转身冲了过来,很生气地说‘跟紧我,别乱碰东西’!”

赵燊在走廊来回走了两圈,不解地说:“就是在这里……但又不是在这里……”

三人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哐的一声,1201号房的大门打开了!

此时,我正站在1201门前,一转身吓了一跳,差点儿喊出声音来!

一个干瘦瘪瘪的男子探出半个身子,头发已经好长,盖过了耳朵眉毛,两个眼眶深深地陷了进去,眼睛似乎布满了血丝,整块脸毫无血色,似乎还爬满了青筋。

那人睁大那双没半点神气的眼睛,扫视了一下我们三人。干咳了几声,终于开口说话了:“新来的吗?……咳咳……里面请吧!”

我们三人互相对望了一下,我点点头示意:就进去看看!

那人并没有把大门完全打开,我们要侧着身子一个跟着一个进入1201房。我们都进去后,那人探出脑袋在外面观察了一下,才迅速地关上了门!

进入大门,我们才发现这个房子的奇特装修:好像所有的房间都打通了,仿佛进入了一个大厅堂。大厅里用不同颜色的移动屏风隔离开来,分成了十多个小间隔。房子的顶部垂下几捆大布条,分别拉到了房子的各个角落。

“请换鞋!”那人指着门口地面处的鞋柜子。

我一看,周围摆满了几十双换下的鞋子,有皮鞋,有运动鞋,有凉鞋,也有布鞋,有男鞋也有女鞋。

我想:“这么多人,居然静的像空房子一样!”

章烨忍不住问:“喂,这是什么地方?黄志呢?”

此言一出,那人一听,满脸的惊讶:“你们……你们……不是……”

忽然,里面传来一声:“什么人乱闯圣地?”

那人顿时慌了神,说话也含糊不清:“我……搞错了……他们不是……他们!”

里面忽然“啪!啪!哐!哐!”的乱了起来!很明显,那是很多人拿起刀具、铁管之类的声音。

我大吃一惊,大喊一声:“不好!要打人了,快逃!”

章烨情急之下双手抓住那人,往里面狠狠一推。那人一个踉跄,终于站不稳,翻倒在地时顺手一拉那条大布条,啪的一声,所有的布条都掉了下来。里面顿时乱成一团,那些隔离屏风也倒下很多。

我顺势看去,只见很多浑身白色衣裤的人整齐了躺着地上,有的微微颤动,有的纹丝不动。

正在不知所措之时,赵燊猛拉我手臂,大喊:“逃啊!”

章烨首先冲到大门外,我们两人紧跟其后。刚想从楼梯往下跑,谁知从11楼冲上来三个人,手中各拿着一根钢管,凶神恶煞地模样,怒气冲冲。

我说:“往上跑!”

于是,三人顾不得前面的安危,互相催促着就往楼上跑去!

赵燊边跑边喊:“上天台呼救!快!快!”

我们三人一口气跑了三层楼,终于看见天台的大门。赵燊年轻,这时候倒是力气好,首先冲了过去,拉开了门锁。三人冲出去后,马上把门关上,我大喊:“章烨,我们俩顶住!赵燊,快找东西来压着!”

章烨用身子往门一压,我紧紧地抱住章烨,两人死死顶住了那扇已经锈迹斑斑的铁门。

赵燊转过身,看着我们,一动不动,呆如木鸡,眼神充满了恐惧!

章烨大喊:“赵燊,发什么呆!找东西啊!没找到就过来,帮顶住!”

赵燊并不理会,还是站在原地发呆。

我冲他大叫:“喂!”

赵燊依然是中了邪一般,轻轻地摇着头,低声说:“不可能!不可能!……”

我把耳朵贴近门板,仔细地倾听着楼梯的声音。我小声对章烨说:“奇怪了!他们没追来!”

我放开了双手,离开铁门。章烨说:“你疯了!小心有诈!他们有武器……”

赵燊似乎清醒了过来,他说:“我们来的是什么时间……”

我和章烨异口同声地大喊道:“天啊……”

我一个箭步,冲去天台的边上,往周围看去:华灯璀璨,整个城市五光十色,远处高架桥上车水马龙,来往的汽车开着大灯滑行。我抬起头往天空看去,月朗星稀,漆黑的夜空中一颗流星划破天际。

章烨:“怎么变成晚上了?我们来的时候,明明是白天的啊!”

我们都尝试打了手机,见鬼,三人的手机都是电量不足,电话没打出去就自动关了机。赵燊说:“明明是充满了电出门的,怎么就没了电了!”

我说:“管不了那么多了,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我和赵燊在天台周围翻找,看看是否有些什么棍子之类可以防身,而章烨还是死死地顶住了那道铁门。

我找到一根手臂长的生锈钢筋,软软的,好像也没什么战斗力。但总比手无寸铁的好啊!赵燊又找到一张破凳子。他两三工夫就把凳子给拆了,拿了两根凳脚,一根递给了章烨,一根自己拿着。

章烨说:“好像没有声音!怕是他们果然没追上来……现在怎么办?”

乐羊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