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羊志异录之蓬莱圣境

第29章 移魂的真相

这时,吴克荣拉了我一下说:“到办公室里面去谈谈吧!”

我们上了二楼,进入了工厂的一个办公区。虽然办公的人不多,但是来来往往的也是一派忙碌的景象。

我们走进一间办公室,吴克荣请我坐下后,顺手便关上了门。

吴克荣说:“乐羊先生,你是我的农场和工厂的第一个外界客人!”

我说:“如果我猜错的话,这里的工作人员……应该跟西岭山圣境里面的动物一样……是否都是输入了人类的意识!”

吴克荣说:“呵!不是输入……是交换!”

我说:“什么?人跟动物交换意识?”

吴克荣说:“哦!不是全部的,只是部分的意识!”

我说:“在西岭山圣境里,一切都是虚拟出来的……没想到在现实中,你们也这样做!”

吴克荣说:“公平的……这是公平的交易,一切都是自愿的!”

我大吃一惊,说:“难道你之前说的交易,就是让我跟动物交换意识吗?”

吴克荣说:“那不是我想要的交易,我说过……你是一个很特殊的人,你可以加入我们……”

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哼!那可不是什么正经的交易,你们奴役了动物,也是奴役了人类!”

吴克荣说:“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所有的生灵都是应该得到更好对待的,他们生活在这里,跟人类一样通过劳动获取食物和休息,甚至娱乐,都过着愉快的生活!”

我说:“但是,动物应该生活在草原,生活在森林,而不是在工厂里面!”

吴克荣说:“地球已经被人类过度的开发,动物们在草原的家,在森林的家……早已被破坏了!他们之所以没有选择的自由,那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是低等的动物!”

我脑袋一阵恍惚,默默地低声说:“那也是事实啊!”

“乐羊先生!”吴克荣大声说,“什么是事实?你经历过这么多,难道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吗?”

我顿时无言以对!

吴克荣继续说:“世界的所有生灵都是平等的,人类觉得自己如何如何的高等,那只是我们人类自以为是而已。每一种动物的肉体都是同血肉之躯,而每一种动物的意识都是成分相同的!”

我说:“正如蓬莱圣教所说的‘灵魂’?”

吴克荣说:“那是圣教信徒的解释,而我们非信徒并不一定是这个说法!”

我说:“那你说来听听!”

吴克荣说:“所有生物的意识都是可以分为十个成分,三份是正能量,七份为负能量!正的那部分能量虽占的分量比较少,但是它却能相对自由,就像一块坚硬的石头,不容易变形,甚至在一般环境下可以长时间独立存在。而负的那部分能量却对肉体相当依赖,它水一样,容易被塑形,也容易被交换!”

我说:“这个理论,我听幻灵大师说过!蓬莱圣教称正能量为‘魂’,称那些负能量为‘魄’!”

吴克荣说:“大概也是这样,只是各自解读不同!”

我说:“按照蓬莱圣教的理论,好像魂和魄还可以再分!”

吴克荣说:“三魂和七魄!那三魂是指天魂、地魂、命魂,其中命魂对肉体有强烈的依赖性,而天地二魂却可以离开肉身独立存在。当然,这要在一定的条件之下才可以!”

我说:“嗯!显然你们做到了!”

吴克荣说:“虽然我们与圣教人士较为密切,但我们并不十分认同他们的行事方式!”

我说:“那‘七魄’呢?”

吴克荣说:“七魄是指尸狗魄、伏矢魄、雀阴魄、吞贼魄、非毒魄、除秽魄、臭肺魄!魄不同于魂,魄是没有固定形态的,它必须是依托肉身而存在的!”

我说:“这个我有所了解,在西岭山圣境里,就很多动物的魄!那些萤火虫、麻雀、还有孔雀!”

吴克荣说:“那不是动物的魄,那些都是人类的魄!由于魄是没有固定形态的!身体和魄的关系就像是杯子和水,杯子是什么形状的,它装的水就是什么形状!”

我想了一下,说:“噢!蓬莱圣教将人类的魄存放在动物的肉体上,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魄就有了动物肉身的形态。”

吴克荣说:“对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和适应,这些魄就具有了动物的形态。然后,我们将这个魄从动物身上提取出来,存放在特殊的能量场范围内,它们就是你所见到的孔雀和萤火虫!”

我说:“我明白了!西岭山圣境就是一个特殊的能量场,我们见到的一些人的意识,但是他们都是动物的形态!要是它们离开这个能量场……或者,能量场受到破坏,会怎么样?”

吴克荣说:“杯子都被打烂了,水会怎么样?”

我点点头,说:“明白!明白!西岭山圣境就是受到了破坏,而我们的魄差点儿就完蛋了!”

吴克荣笑了笑,说:“哈哈!完蛋也说不上!只是往后人生就凄惨了!”

我说:“那又是怎么回事?”

吴克荣说:“人的三魂统称为元神,那是一块坚硬的冰,它不会因为杯子的不同而变化形状的!人的大部分智力都在于元神。你们进入圣境的只是三魄,元神在外!若果三魄毁了,回不到肉身,人就会变得痴痴呆呆的!”

我说:“这样也是好险!痴痴呆呆地活着也是一种受罪!但是,我记得……黄志他说过,他的什么雀阴之魄,好像已经毁了……”

吴克荣一听,顿时紧张起来,慌张地说:“黄志……你见到他……哪个样子?”

我说:“蓬莱圣教的人尊他为‘真圣神体’,你不是圣教信徒,干嘛这么紧张?”

吴克荣说:“嘿!那些圣教信徒也是在利用他……你究竟见到了哪个黄志?”

我说:“两个黄志我都见过了!”

吴克荣表情变得十分奇怪,一会儿笑,一会儿怕,就像傻了一样。他自言自语说:“好……好……竟然两个都见过!”

我说:“为什么这么慌张?”

吴克荣说:“一个是魄,一个魂!魂是他的真容,魄是……别人的!”

我说:“不错,那次我们误闯圣境,见到的是黄志的魄,别人的模样!这次在那个山洞里见到的是他的魂,是真容!”

吴克荣浑身发抖,满脸汗珠,本来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都垂了下来,早已湿透。他不断在眨眼,伸手从裤袋里掏出手帕不停地抹汗!

我问:“你说,黄志的魄曾经进入过谁的身体?那个是谁的样子?”

吴克荣并不回答我的问题,过了好一会儿,他说:“你说他的雀阴之魄怎么啦?”

我说:“黄志私自分离雀阴之魄,不料中了张达的机关,那雀阴之魄毁了!”

吴克荣说:“那……圣境坍塌后……黄志如何了?”

我说:“长老以自己的雀阴之魄赠予黄志,黄志得以魂魄齐聚,应该也醒来了吧!”

吴克荣说:“我违规了!我违规了!我不应该知道这些的……怪不得,你被标签了!”

我看见如此失态的吴克荣,心里万分的迷惑!我说:“你能告诉我,你和蓬莱圣教是什么关系吗?”

吴克荣说:“你不应该被送到我这里来,你应该直接被到仙岛上去……”

我说:“嗯!好了!吴老板,我是来做交易了!”

吴克荣忽然抬起头,盯着我,说:“对!对!我不该知道这些……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我问:“我们的交易是……我加入你们的组织,你们就放过我!要是我拒绝了,你们就要分离我的魂和魄,然后分别施加在那些动物身上。然后,你们就获得了高智商的动物工人,他们永远只知道为你干活,而没有什么索取!”

吴克荣说:“不能这样来看问题!你知道他们都是一些珍稀的动物……他们都快灭绝了!如果能够提升他们的智商,让他们像我们人类一样平等地生活在地球上……那不是一件非常高尚的事情吗?”

我说:“哼!你们都是一群疯狂的人!你们简直就是反人类!”

吴克荣说:“乐羊先生!那些动物一离开我这里,只会有一种命运,那就是杀戮!世界上所有的生灵都是平等的,地球是所有生灵的家!动物们想分享地球,首先就要分享人类的智慧!”

我说:“哼!让动物和人类交换意识?让人类变蠢,让动物变聪明!这就是你们追求的平等吗?”

吴克荣说:“我说过……我再三强调……这一切都是自愿的!人类并没有变蠢,而是他愿意成为一个高智商的动物,并且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愤怒地说:“胡说八道!”

吴克荣叹了一口气说:“唉!看来,我们这单交易泡汤了……很遗憾!真可惜!”

我说:“你们想把我怎么样?”

吴克荣摇摇头说:“乐羊先生,你如果加入我们,或许,真的能为这世界作出更多的贡献!当然,接受是有一个过程的……”

我说:“哼!显然,你等不了这个过程!我的两个朋友呢?”

吴克荣说:“他们都在经历着这些,或许……跟你有不同的选择!”

那吴克荣看着我,眼里充满了失望!

我心里想,要是现在不逃跑的话,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乐羊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