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671章 仓库失火

他带了点威胁又挑衅的目光看着林琸:“我徐某人也想要一个交代,大人如果查处了什么结果来,还请赏个脸,知会我徐某人一声,看看到底是谁跟我过不去。”

林琸怒火中烧,刚想说点什么,外面有人叫起来:“大人,快过来看!”

他瞥了徐胖子一眼,他的事儿以后再说,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林琸过去,那个手下扒拉开灰烬让他看,里面有一个没有烧完的玉环。

玉环所在的位置看上去像是一个烟袋的残骸的形状。

那么这个玉环可能就是这个烟袋锅子上的装饰,或者直接就是烟嘴。

能用得起这种玉环装饰的烟袋锅子的人,身份地位必然不能低,而且手里多少有点钱,品味也不会差。

林琸找了个枯枝,小心的挑起那个玉环。

手下说道:“大人,我们查过了现场,十分怀疑这把火其实就是因为这个烟袋锅子烧起来的。”

一个烟袋锅子引起的大火能烧掉整个仓库,倒也不是做不到,里面都是烧火的好东西,一点火星都能引起不可估量的后果。

他端详着那玉环,这玉环上还刻了字。

张。

他不动声色的下令:“去问问,这里姓张的,有谁平日里爱抽旱烟。”

这个并不难打听,很快手下就带了一个人来。

那人看上去神情颓废,穿的也比较考究,一口牙有些发黄,时常会有几声咳嗽,常年抽烟的人就会有这样的特色。

林琸打量了他一会儿,他不说话,那人也不说话。

周围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儿,这两个人就像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样。

半晌之后,林琸用枯枝挑着那玉环在这个姓张的面前晃了晃:“是不是你的?”

那个姓张的还想否认,摇了摇头。

林琸叹气:“可惜了,这么好的羊脂玉……”

“那是祖母绿。”姓张的张嘴就来了一句。

林琸像是来了兴趣:“是吗?我竟没认出来。看来这一把火烧的,把个好好的祖母绿烧的像羊脂玉一般了。”

姓张的听不下去了:“大人,羊脂玉和祖母绿样子相差许多,不管是颜色还是质地。一把火烧下去,也不至于把这两样东西弄的有什么相似之处的。”

“看来你对玉器挺懂的。”林琸和这人聊起天来,言语间十分轻松。

这人也像是有心卖弄自己,一气儿说了许多和玉器相关的东西。

期间说到了玉器雕刻,他说这是个技术活,玉都是有灵性的,有的软有的硬,每一块料子水头啊色啊统统都不一样,刻这个东西就需要下手的人也有灵性才行。

林琸就十分有耐心的听着,偶尔陪他聊几句,说着说着就引到了刻字这事儿上。

姓张的说的兴起:“当初我得了这块祖母绿,十分喜欢,只是料子不大,又没法做别的,匠人便让我做成玉环镶嵌在烟杆上,还给我刻上一个张字,彰显身份……”

说到这里,他陡然住了嘴。

然而已经完了,林琸正戏谑的看着他,又拿出那块玉环来:“是不是这块?”

姓张的见再抵赖已经没用了,不得不垂头丧气的承认下来。

林琸脸色一拉:“带走!”

底下人把姓张的带了回去,林琸暂时借用了府衙的衙门审案子,徐胖子也跟着来了。

他一来,齐大人就成了个陪衬的,钦差的身份可不是闹着玩的,林琸坐了主位,齐大人只能坐一边。

升堂一道道程序走完,姓张的跪在堂下,林琸问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如果不是此时此刻真的有正经事要做,他真想笑出声来。

坐在这个地方,说这句话,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肃。

或者说,他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能来干这事儿。

姓张的大概是认命了,老老实实交代:“张横。”

林琸又问:“你的烟袋锅子,为何会出现在走水的仓库?”

“我去过那里。”

“你为何要去那里?”

“放火。”

他交代的如此痛快,林琸反而不知道如何往下问了。

就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徐胖子在一旁已经嚎叫起来了。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亏我徐某人把你当根葱,你倒好,干出这种事来,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么报复我,害的我损失至此!”

林琸回过神来,喝止了徐胖子的喧哗,继续问张横:“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放火烧织造局的仓库?”

张横垂着头,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是织造局的管事,平日里徐老板不在的时候,大小事务都是我处理的,我管不了的才会送到徐老板那里去拍板。”

这个身份,倒也配得上他用个祖母绿的玉环装饰烟杆。

身为织造局的管事儿,大大小小的三教九流也见过不少,手里也有点钱,偶尔玩玩玉器是玩得起的。

看来没撒谎。

张横道:“徐老板,这事儿是我对你不起,只是我本意并不是想要针对你,实在是……”

说着他看了一眼堂上的林琸:“实在是这件事瞒不住了,徐老板你对我有恩,我不能因为自己,把你拖下水。”

这话越说越离谱了,林琸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他凭直觉感觉这件事情的走向不对劲,这个张横承认的太痛快了。

痛快的就像是送上门来给他查一样,有种一心求死的感觉。

他不会不知道承认下来这一切是什么后果,可他还是这样做了,这说明什么?

林琸没开口,打算看看这俩人还能说出什么来。

徐胖子颤抖着手指指着张横:“你……你你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要放火烧了一个仓库来遮掩?”

“徐老板,仓库里那么多草料,放火烧了才是最好的遮掩方法了!不然即便是连夜运走,也会留下痕迹,而且动作太大,少不得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钦差一查就查出来了,倒不如直接烧掉,来个死无对证。”

这话就闹着玩了,林琸一针见血的问道:“既然想要来个死无对证,那么你现在为什么又在这里认了?”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