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634章 对月夜谈

他幽幽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熙熙皆为利往。说的就是这种现象。中原也有个说法,叫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巴丽娜被他说的脸上笑容僵住:“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彼此心中还是装着仇恨的?”

“也不能这么说,”林琸想了一下要怎么解释,“就像是人人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自己的安稳日子一样,今儿你来我地上掐个葱,明儿我去你地里拔个萝卜,这都不要紧。但如果你过来跟我说,你这块地我占了,没有理由,就是因为你打不过我,你看我生不生气?”

巴丽娜明白了。

“就像是我想要的东西,得不到宁可毁掉也不想让别人得到一样。”

林琸有点哭笑不得:“是这么一回事,但也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本质上还是有点区别的。彼此之间交换点好处都不要紧,谁也没有妨碍谁什么,达到了相对意义上的公平,若是抢地盘,那就是破坏了这种平衡,双方自然是药企冲突的,你明白了吧。”

巴丽娜对他刮目相看:“看不出来啊,你还懂这些。我原本以为,你是个纨绔公子哥儿,天天遛鸟养花,满肚子懂的那些诗词歌赋,只会在你那些红粉知己身上下功夫,没想到于家国大事上,你也有如此独到的见解。”

林琸只是一笑。

他的身份地位就注定了不允许他只是个单纯的纨绔。

不入仕,不代表他真的就什么都没接触过,什么都不懂。

但巴丽娜是真的知道的有限。

她没有蠢到什么都想不明白,也没有聪明到什么都能想明白。

这次回来,少不得要面对不少的争斗,林琸也是到了这一刻才真正的意识到,巴丽娜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所以他才会有意识的让她接触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至于她能领悟到多少,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原本巴丽娜还很烦这个王老板的商队,不过好在王老板也就是来做生意的,见这一带交易状况甚好,索性留下来。

卖给谁不是卖。

也就没有继续跟巴丽娜的队伍一道走。

巴丽娜自己也知道,这一段路也是自己最后一段快活的行程了,再往前进入到西漠境内,可就未必有这么轻松了。

等到了番答城,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所以一路上,两人除了累了才会乘车,基本都是下车走着,走走停停,买了不少吃的玩的。

巴丽娜也已经换上了西漠姑娘独有的打扮。

林琸这是头一回见到她这幅样子,不觉有些新鲜,多看了几眼。

巴丽娜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瞧什么,我这幅样子,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她换上西漠人的打扮,就没有了她作中原女子打扮的时候身上那股冲突的劲儿。

中原女子多含蓄,而她却是个横冲直撞的存在,根本不知道含蓄为何物。

反倒是换回来西漠的打扮,她那原本还有些深邃,却又不是那么深邃的五官看上去竟然也和谐多了。

为了行走方便,巴丽娜让林琸也换成了西漠男子的打扮。

不过林琸终究是个彻头彻尾的中原人,即便是穿上了西漠人的衣服,梳了辫子,额头绑了额饰,走在人群里也是突兀。

“你生的太白了,在西漠待几年,你也会变成那些男人那样。”

巴丽娜看着林琸这突兀的打扮揣摩道。

林琸笑笑:“这会儿回到了自己家乡,你开始嫌弃我瘦弱了?”

他的长相,和那些西漠男人比一比,确实是文静瘦弱的气质。

哪怕他生得人高马大,其实并不瘦弱。

只是文质彬彬的,看上去有些好欺负罢了。

他挑眉:“后悔了?”

“谁说的?我巴丽娜做人做事从来不后悔。”

林琸笑而不语。

也不知道是谁,之前眼巴巴地一定要跟着他表弟去中原,一定要给他表弟当王妃,结果现在呢?

他也不说破,巴丽娜只当没有这回事。

“明天就要进番答城了,以我如今这个身份,连皇宫能不能进去都不知道。要是阿兄不肯认我的身份,我该怎么办呢?”

扎尔克不是傻子,妹妹可以认,和亲公主就得考虑考虑了。

林琸安慰她:“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么?”

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非常没底的。

毕竟他不了解扎尔克的性格,以一个地王的身份去揣摩他的心思,巴丽娜这次回来十之八九凶多吉少了。

可人心都是肉长的,林琸对扎尔克也怀有那么一丝丝的念想,希望他能够认回巴丽娜。

如此一来自己也能顺利的留下,从而保全林家整个家族。

哪怕他心里知道,扎尔克留下巴丽娜,和留下他,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儿。

但只要第一关过了,后面的就都容易了。

这一晚,巴丽娜过的十分不安,辗转反侧,半夜了还是睡不着。

两人原本是两间房的,巴丽娜睡不安稳,索性爬起来去敲了林琸的房门,把他也吵醒了。

林琸披着衣服起来。

如今天热,可这一带白天黑夜几乎就是两种季节,晚上还是很冷的。

他睡眼惺忪的看着巴丽娜:“怎么不睡?”

“我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林琸没有拒绝,让开了身子。

他的房间有一个露台,两人就坐在露台上,一壶酒,就着西风,对着月,饮了一杯酒。

“我这么任性的脾气,其实挺讨人厌的吧?”巴丽娜问道,说完又倒了一杯酒自己灌下去。

林琸一时间没法答话。

说她不讨厌吧,这般任性确实不讨人喜欢,说她讨厌吧,这实话说出来又实在是难听。

巴丽娜苦笑:“旁人怕得罪我,从来不敢说实话,只知道拍马屁恭维奉承,怎么连你也这样?想当初初遇那会儿,若是你知道我真正的脾气秉性是这么个德行,只怕是你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吧?”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