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523章 看不见的裂痕

这两个人一起进了慎刑司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章小六的耳朵里。

章小六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在庑房里躺着。

脑门上缠着白布条,额头上的血迹渗透出来,红红的一块。

平日里跟在他身边做事的小太监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

“那小德子还以为自己聪明,殊不知这是在拿着皇上的颜面做筏子,皇上岂能轻饶了他。”

章小六没说话。

他好歹也是个大总管,平日里身边巴结他的人也不在少数。

是有那么几个忠心耿耿的。

这时候看着他要倒了的样子,可小德子一完蛋,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皇上身边到底谁才是那个最吃香的。

于是那些巴结他的人还不是一样不遗余力的巴结他。

良久,章小六才说了一句:“他活该。”

那小跟班也跟着咬牙说了一句:“就是,他活该!谁让他只想着出头冒尖儿的?”

章小六扭过头去,目光阴森森的看着那个小跟班。

小跟班吓得一个机灵:“大总管,奴才就只想着怎么效忠皇上,怎么帮衬着大总管一起伺候皇上,奴才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大总管能给一口饭吃就够了,够了嘿嘿……”

这是个聪明人。

章小六心想。

有没有野心不说,至少知道把自己的野心藏起来。

也知道在不该出头的时候不出头。

他招招手:“藐视君上,该当何罪?”

小跟班吓得差点尿裤子:“大总管饶命啊,奴才没有这样的意思,奴才只是觉得皇上处置那两个蠢货处置的好,皇上英明皇上圣明!”

章小六道:“没有怪你的意思,就只是问你,你回答便是。”

小跟班一头冷汗的回答:“藐视君上,罪该万死!”

章小六点点头:“这便是了,既然如此,让那两个人进慎刑司还是皇上仁慈了。皇上是个明君,仁慈也要看是对谁,你明白了吗?”、

小跟班眼珠子一转,立刻说:“奴才明白了,奴才这就去办。”

慎刑司里,惊奇嬷嬷正给两个太监用刑。

小跟班进了来,厌恶的捂住了鼻子,对着精奇嬷嬷亮出了腰牌。

大总管的腰牌那可是相当的好使。

精奇嬷嬷立刻对小跟班点头哈腰:“总管大人什么吩咐?”

小跟班看看那两个人,冲着他们扬扬下巴:“几位嬷嬷都辛苦了啊。”

“不辛苦不辛苦,大总管有吩咐,咱们几个哪里还敢说辛苦啊!”

“这两个蠢货犯的可是藐视君上的罪过,丢尽了皇上的脸面,以后皇上瞧见了这两个货,这心里头未免也是堵得慌。几位嬷嬷,你们说,咱们能让皇上心里堵得慌吗?”

话没怎么说明白,但意思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

惊奇嬷嬷在慎刑司混迹了一辈子,谁还听不出来这里头的意思不成?

一个个立刻点着头:“明白,明白,总管放心,奴婢几个一定把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

“嗯,这就行。”小跟班临走之前才说了实话:“其实我不是大总管,我只是奉命来传话的。”

几个嬷嬷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撇撇嘴。

不是摆什么臭架子。

再回去看那两个人,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上头发话了,这两个蠢货的性命不用留着了,而且已经没了顾忌,怎么死就无所谓了。

几个嬷嬷一步步走到两个太监跟前,露出狰狞的笑容来。

不久后,慎刑司的人到了庑房,给章小六回话,说事儿都已经办妥了。

那个小太监和小德子都已经死了,而且是受尽酷刑活活被折磨死的,死的透透的。

章小六很满意,赏了来传话的人金叶子,把人打发走了。

小德子也算是他的一个眼中钉了。

在小皇帝面前,他是个红人不假,但他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片刻不离的守着小皇帝。

因此他休息的时候就会有别人顶上,替他当差。

小德子就是看上去最受小皇帝青眼那一个。

从前他不担心自己的地位,如今就不一样了。

他做事做过了头,热得小皇帝心里不痛快。

旁人看不出来,小德子只怕是个眼尖的。

为了避免小德子趁机上位,这样好的机会,他不会放过,趁机要了小德子的命。

一日过后,章小六头上缠着纱布回到了小皇帝身边去当差。

小皇帝看看他那脑袋,包起来让他看上去惨兮兮的。

“你要是伤还没好,就不用急着回来当差,回去养着吧。”

章小六扑通一声跪下了:“皇上,奴才就是死,能死在差事上也心满意足了,这点伤算的了什么,皇上千万别不要奴才了啊。”

他知道自己那点小伎俩在小皇帝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他趁机把小德子送上路的阴谋,只怕是小皇帝看出来了。

好歹也是小皇帝身边用着顺手的人,他就这么把人给弄死了,小皇帝心里难免多想。

章小六担心小皇帝让他回去养着,是因为这件事继续生他的气,不想让他在御前伺候了。

小皇帝哭笑不得:“谁不要你了?你这幅样子,朕派你做点什么都得考虑考虑,用起来也不痛快,还不如等你伤养好了再回来。”

他其实已经消了气了,是章小六自己多想而已。

章小六哀求:“奴才愿意跟在皇上身边伺候。能伺候皇上是奴才的荣幸,有皇上的龙气罩着,奴才的伤势才会好的更快,求皇上不要赶奴才走啊!”

小皇帝被他哭的头大,只能让他留下来。

但人留下了,敲打还是要敲打的。

“记住了以后有些事该管,有些事不该管,自己心里有点数。”

“是是,奴才明白。下不为例。”

他已经承认了错误,小皇帝也不为难他,继续看折子。

外面有人进来禀报说,林琸送了一坛子酒进来,说是进献给裕贵妃的。

小皇帝一愣:“给裕贵妃的?”

来人把林琸带来的话说了一遍。

说是裕贵妃自己想要尝尝樱花酒,林琸奉了裕贵妃的命,替裕贵妃酿酒。

樱花还是御花园里采摘的樱花。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