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85章 拿别人出气

他表现出来极大的热情:“皇叔回来了。听说前阵子皇叔在家抱病,朕特意派了太医去王府为皇叔每日请平安脉,不知皇叔如今可大好了?”

顾景行行礼:“多谢皇上关怀,如今臣身上已然大好了。”

小皇帝这才一脸放心了的样子:“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又是顾景行上前一步站出来:“皇上,臣有事启奏!”

小皇帝满脸都是欣慰的神色,指着顾景行对朝臣们说:“瞧瞧,诸位都瞧瞧,这才是肱股之臣,心里装着朝廷装着天下,养病这许多事日,今儿头一日回来上朝,就有事要启奏给朕。”

底下朝臣们齐声喊道:“皇上圣明,王爷英明。”

然而许多人心里却觉得不以为然。

他是在家养病很久了,但你那不是给他派了任务他才回来的么?

这不是手上有任务,总得问明白怎么弄,有事启奏有什么奇怪的。

这便是小皇帝的尿性了,如今用人之际,他可以放下身段对你表现出求贤若渴的态度来,将你捧的高高的,好让你心甘情愿的为他办事。

“皇叔有何要事,请讲。”

顾景行毫不留情道:“皇上,臣要参一个人。”

小皇帝有点意外。

他还以为顾景行会说关于乱党的事儿呢。

没想到一回来就要找他告小状。

难不成他是想要告那个太医?天天在王府听墙角?

小皇帝还真的开始盘算如果顾景行真的要参那个太医一本的话,他该如何应付。

结果并没有太医什么事儿。

顾景行厉声道:“身为皇上的子民,大秦的臣子……皇上,敢问是否要事事以朝廷为先?”

小皇帝吃不准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只能点点头:“自然是如此。”

顾景行又道:“可如今有人凭着自己一己的喜好,拿着国事开玩笑,皇上以为,此人该如何处置?”

小皇帝眯起眼睛,心说皇叔这是在给朕下套呢。

是谁又不说,拿着什么事儿开玩笑也不说,开的什么玩笑也还是不说,上来就问怎么处置。

这要是说的轻了,他不满意,说的重了,他满意了,再把这个人的名字说出来……

小皇帝觉得开始烦躁了。

早知道就不听章小六的,把这个瘟神请回来干什么。

一回来就给他添堵。

“皇叔说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告诉朕,朕若是查明了真相,绝不轻饶了他!”

小皇帝也不是个蠢蛋,才不会轻易就答应顾景行的要求。

顾景行也不藏着掖着,把刚刚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

蔡良在后面几乎是爬出来跪在地上给小皇帝磕头:“皇叔,臣冤枉啊!臣没有拿着国事开玩笑,臣只是觉得此法可行啊!”

一个侍中而已,无关紧要。

小皇帝松了口气。

这就好办了。

他拉下脸来:“既然你觉得你没错,那就是朕的皇叔错了?”

顾景行听了这话,还特意回过头来看了蔡良一眼。

那一眼是在提醒他,说话小心点。

蔡良连连摇头说不敢。

小皇帝立马道:“既然不是朕的皇叔错了,那自然就是你错了。”

蔡良哭丧着脸,觉得特别无奈,又很委屈,无从辩驳。

谁让人家是王爷呢?

小皇帝又一口一个朕的皇叔,弄的蔡良满腹委屈不敢诉说。

“朕仿佛记得,蔡侍中是前不久刚刚升任上来的吧?”

蔡良忙磕头说是,已经意识到不好了,一脑门子的冷汗。

“看来蔡侍中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什么位置。既然摆不正位置,那这个侍中就先别做了,原先做的什么,就还回去做什么。什么时候想明白了自己的位置摆在那里,再来跟朕回话。”

蔡良好容易升了官没多久,又要被撸回去原位,当然很不乐意。

却又不能抗旨,只能磕头谢恩。

小皇帝看向顾景行:“如此,皇叔可满意?”

顾景行不置可否:“一切全凭皇上处置。”

叔侄俩对望了一眼,隔着长长的丹陛,一路火花带闪电,众人都能感受到两个人较劲儿的那股旋风搅动起来。

让他回来办个事儿还要讨价还价的,小皇帝越发觉得以后得多多提防他一些了。

“乱党的事儿,皇叔准备如何去查?”

早知道他要这么问,顾景行准备好了一肚子答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把所有人说的昏昏欲睡。

和从前的处理方式也没什么不同。

小皇帝不免有些失望。

还以为他能给出什么了不得的法子呢,其实也没有,还当朝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撸了一个官员下去。

但既然让他回来处理了,那就交给他处理就是。

横竖这个人一向喜欢不按套路出牌,也许他是怕朝中有人,知道了他的计划,再去通风报信。

嘴上说一套给大家听的,私底下还有一套计划,是暗中执行用的。

小皇帝这么分析了一下子,觉得在理。

下朝后,叶汉海走到了顾景行身边去。

“王爷这阵子在家,被小女磋磨的不轻吧?从前王爷可不是这种人啊,拿着无辜之人撒气。”

顾景行不咸不淡的:“本王可不是拿着无辜之人撒气,实在是这件事确实不能用来开玩笑。听听那个蔡……”

“蔡良。”

“蔡良说的话,什么百万雄师,什么围了京城,这话像话吗?不就是个乱党,用得着动用朝廷的百万雄师?还围了京城,什么意思?知道的是来剿灭乱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来逼宫了,天下要乱了呢。”

顾景行背起手来:“本王若是不给他点教训,他还以为以后这种话可以随便说。”

叶汉海干笑两声,顾景行这确实脾气有点变了。

从前他也不会说这许多话的。

通常一句话能一个字以内解决的,他不会多说一个字。

“看来这温柔乡不是个好地方。”

顾景行摊开手:“岳丈真是会说笑,这阵子本王待的大概是冰窟,何来温柔乡?”

“王爷刚刚不是说,情趣吗?”

顾景行把脸撇到一边去:“和岳丈讨论这种事情,实在有些抹不开面儿。”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