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396章 选择

温雪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呆,手里捏着那个小玉葫芦,一闭上眼就会想起从前和纪星野之间的那些事儿。

明明已经过去十几年了,现在想起来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每一个细节都很清晰。

她甚至能想起来第一次两人在诗会上见面的时候他说了什么。

那时候被他当面嘲讽了,她心里可真生气呐,明明恨死他不给自己留颜面,可后来怎么就发展成这个地步了呢?

她也还记得那时候他少年得志,兴冲冲的因为看到人家姑娘长得好看就朝思暮想,天天跑来和她说他如何想念那姑娘,实则连人家都许了人家都不知道。

以至于在上巳节那天游湖的时候闹了一出大笑话。

她也记得他发现自己女扮男装的时候气的一个月没搭理她。

温雪晴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自己笑出声来,那时候他总说她生的比姑娘还秀气,可惜是个男人。

后来知道她真的是个姑娘,估计心里偷着乐了很久吧。

如果后来没有发生那些事,如果温琒没有背地里使坏,那么现在两个人之间一定是另一种不同的结局。

可惜没有如果。

她嫁给了别人,他九死一生改头换面回来,本想找她报仇的,最终还是放过她了。

往后呢?往后怎么办呢?

婉儿说让她和离,她也想,可她不能这么做。

成了自由身,她就能去找纪星野,然后两个人重新聚在一起,找回曾经的时光么?

和离了,日子会比以前过得更好么?

叶汉海固然可怕,身为他的妻子就像待在一个魔鬼的身边,但至少这样她还能控制住这个魔鬼,让他不去祸害婉儿。

一旦她提出和离,以叶汉海的精明,怎么会不知道白渊是谁,他会以为自己是为了纪星野才要和离的。

即便是他同意了,自己走了,这个魔鬼就没有人牵制他,婉儿会直接暴露在危险面前。

她的女儿,她来守护。

横竖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错过了就意味着没有缘分,又何须强求?

她和叶汉海被迫绑在一起,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缘分,不管两人是不是心里有彼此,谁都不能提出和离这件事。

当年她嫁过来给叶汉海带来的好处他不可能轻易放弃,所以他也不会同意和离的。

余下的生命,不如就化作一堵墙挡在女儿面前,挡住她父亲这个魔鬼,守护不了她一辈子,那就用自己的一辈子守到不能继续守着她了为止吧。

温雪晴用力一拽,把小玉葫芦从脖子上拽了下来,最后端详了一眼,捂在心口仔仔细细感受着这已经伴随了自己十几年的玉。

依旧温热。

也就到此为止了。

她拉开门,喊了云嬷嬷来,吩咐她:“去找一把锤子来。”

云嬷嬷不晓得她要做什么:“夫人要做什么奴婢去做就好了,何须亲自动手?”

温雪晴口气很坚定:“去找。”

云嬷嬷没办法,只能去找,不多会儿带着一把小锤子回来交给了她:“不知这样的锤子合不合夫人心意?”

是个精致的小锤子,大概是用来敲核桃的。

不过无所谓,是个锤就行。

温雪晴接过来,在桌上铺了一块布,把那玉放在上面,又包起来,随后举起了锤子。

云嬷嬷在一旁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了,顿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忙上前去阻拦她:“不可啊夫人,这玉您从不离身的戴了十几年,已经有了灵性,不可就这么砸了啊!况且这还是……”

还是纪大人给的。

温雪晴坚持要砸:“留不住的东西,不属于我的东西,何苦强留下去,就让它归去它该去的归宿吧。”

云嬷嬷还是心疼这玉,她太清楚这玉对温雪晴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夫人,当年的事就是误会,也许纪大人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咱们也不是没有解释的余地啊!既然是误会,那说清楚就好了,何至于要闹到这般田地……”

“这般田地?”温雪晴垮了肩膀:“对,都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了我还留着这东西做什么?这十几年来我不离身的保留着他送我的东西,结果他可好,没死不让我知道便算了,一见到我干的竟然是这种事,你觉得我还有必要留着他的东西么?”

说罢举起锤子又要砸,云嬷嬷自知拦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手起锤落,温雪晴真是一点没留情面的,下了死手,等揭开布的时候小玉葫芦已经再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云嬷嬷直呼可惜。

温雪晴却冷着一张脸,随手把锤子扔在碎了的玉渣渣上:“没什么可惜的,不过是一块玉而已,收了吧,我不想再看见。”

她方才是故意那么说的,云嬷嬷从小跟在她身边,她和纪星野之间的事她都是看着过来的,若不说的绝情一点,云嬷嬷拼死也不会让她砸了这玉葫芦。

如今最后的念想也已经没有了,温雪晴心底反倒轻松了不少。

这样对纪星野也是一种保护,叶汉海这么睚眦必报的性子,可说不准会不会找纪星野的麻烦。

就这样吧。

这个冬天格外的寒冷,大秦开国以来就没有过几个这样冷的冬季,冷风呼啸,街上的乞丐流浪汉都找地方躲起来避风了,连遇上集市的时候都不见得街上有几个人。

这么冷的天气里人心也容易跟着冷淡下去,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问仙堂新招的掌柜是个一板一眼沉闷的主儿,每月一回进王府报账,平日里管事都是中规中矩,并不出彩,也挑不出毛病。

每到这时候叶婉清就很希望成鑫能回来。

外面冷风嗖嗖,朝堂上倒是热闹非凡。

顾景行私下里搜集张太师犯罪的证据,组织了一大半的大臣弹劾他,当初赵峥死前留下的东西如今总算是派上用场。

唯一可惜的是许多罪名还不能明摆着罗列出来,不然张太师的头上的罪名还得摞的再多点。

例如他暗中勾结太后给小皇帝下药,虽说没成,却也被人添油加醋给他定了个欺君的罪名,这种事断不能拿到明面上的。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