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324章 铁证如山

这些书信上都残留着沉子香的味道。

沉子香说是留香一天一夜,可实际上还要更加持久一些,而且纸张因为构造的特殊,本身就具有吸附气味的特性,这些纸张留在慈宁宫有一阵子,都沾染了香味。

后来又被装在牛皮纸信封里,更加不透气,香气已经进入肌理,与其一体了。

“铁证如山,太后还有什么话说?”

太后面如死灰,顾景行太过狠辣,这件事一步一步将她逼到了死角。

没想到她垂帘听政这么久都没出过任何纰漏,却在阴沟里翻了船,被顾景行几句不经意的话给带沟里,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她笑了两声,像是在自嘲,又像是无奈,“王爷啊王爷,即便是你说了这么多,坐实了哀家做了这件事,可哀家已经是万人之上,卖了自己的江山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就要问太后自己了。”顾景行不想把话说的太清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总归是皇兄选出来的人,小皇帝的生母,他总还要给太后留点颜面的。

最重要一点,她是叶婉清的姑姑。

太后站起身来,从帘子后面走到前面。

平日里见大臣也不是每一次都垂帘的,但在大殿上,朝堂上,这还是头一次,她这么毫无遮掩的出现在满朝文武面前。

众人一时间都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才好。

唯独扎尔克直勾勾盯着她看了许久,心里把这个女人上上下下品评了一番。

太后与他通信许久,他对这个女人也已经好奇很久了。如今得见,感觉似乎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毕竟是一国太后,保养的倒是不错,看上去也就刚过三十的模样,气质也不错,只可惜躲不过中原美人木讷的模子,不如西漠的女人来的豪放,无趣。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太后已经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了。

当一个人放下了一切的顾忌之后就会变得很疯狂,太后站在高处俯瞰底下众臣子,不过都是她的棋子罢了。

她张开双臂,大袖垂下,宛如她身边张开的翅膀。

“主少国疑,诸位以为这大秦的江山没有哀家这件事就稳稳当当了吗?错了!你们全都错了!大秦需要一个英明的君主来治理,大秦需要一场变革!”

小皇帝扭头看向自己的母后,眼里神色复杂。

他也想当一个英明的君主,他也想有所建树,可他这位好母后从来不让他插手朝政,只有他的叔父摄政王暗中扶持他。

不然他自觉自己这个皇帝当的就是个傀儡,而且还不知道要持续到猴年马月去。

太后像是疯了一样大声道:“高枕无忧的日子过习惯了,你们这些人一个两个丝毫都没有斗志!若不是真的有事发生让你们清醒起来,你们还真以为天下太平了?”

她指着扎尔克:“殊不知西漠一直对我大秦虎视眈眈,铁蹄就等着有一天踏破我大秦疆土,践踏我大秦国民!”

她又指着龙椅上那个小皇帝:“届时我们要如何抵挡?靠这个少主?还是靠你们这些文弱书生?所谓四海升平从来都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说辞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听出来不同的声音,但最终都是殊途同归,她这是想上演一场武后之乱,废了儿子,自己当女皇啊。

就在这时,一直立在那像个木桩子一样的叶汉海忽然一揖到地,朗声道:“我等愿辅佐皇上创大秦千秋伟业!”

这一句仿佛一颗石子投入了本就不平静的湖面,那些乱撞的水波纹只不过是需要一个更强烈的波纹将他们都推到同一个方向去罢了。

所有人都好像找到了这个方向,太后再怎么垂帘听政,再怎么精明能干,她姓叶,她不是顾家的人,对皇家来说她还是外人。

小皇帝早晚是要亲政的,这个时候要表忠心,表达自己对皇室的忠诚,才是保命的良方。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小皇帝熬不到亲政的那一天就被他母后拉下马,那旁边还有个摄政王虎视眈眈呢。

太后真的要动手夺起皇位来,少不得要从摄政王手里抢一抢,到时候谁输谁赢还不知道。

与其真的等着变故来临的那一天手忙脚乱,倒不如现在齐心协力把这个本不该出现的变故给压下去。

然后就可以继续过太平日子了。

何乐而不为?

于是聪明点的人立即就跟着喊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喊,呼声震天,偌大一个金銮殿回荡着一声声千秋伟业,余音绕梁,震慑人心。

便是日日上朝三呼万岁都没有这样的气势来的惊人。

小皇帝坐在龙椅上不由得挺直了脊柱,这是他登基以来第二次真正觉得自己是个皇帝。

第一次是他登基那天,群臣跪拜,他坐在高处,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人跪倒了一片,三呼万岁都是为了他。

小小的人儿心潮澎湃,当时就立志一定要治理好大秦的江山,做个明君。

结果他就是个傀儡。

此时此刻他再次找回了登基那天立下雄心壮志的感觉。

他看着这些人从叶汉海起头跪下,到两个三个跟着跪下,最后剩下太后党犹疑不决的也跪下了,只剩下扎尔克和顾景行还站着,不过这不影响他的心情。

小皇帝意识到一件事,只要自己还是皇帝,这些人就会忠于自己,那位垂帘听政的母后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他们的衷心只能献给大秦皇室,献给顾氏。

太后神色渐渐僵硬了,她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就是个笑话。

最让她想不到的是带这个头的人竟然是叶汉海。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弟弟,跪在那里低着头,没有人知道他脸上究竟是个什么表情,也没有人知道他带这个头的时候究竟是怀着怎样的想法。

他可是叶家的子嗣啊!即便他只是过继的,可名字入了族谱,进了宗族,他就是老国公的儿子,自己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他竟然最后关头倒打一耙?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